情绪管理:绝不能缺失的成长训练 | 文字版

自在场 2017-08-12

Kazuo Nakamura Blue Reflection

本期内容来源:自在场家长微课堂

文 | 崔扬

亲爱的老师、家长,亲爱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各位晚上好。

上次分享之后呢?很多老师和家长在微信群里,很真诚地给了我回馈,非常开心知道自己可以给很多像吴老师一样认真的家长带来帮助,同时呢我看有叔叔阿姨还说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来听,能成为各位的朋友,各位弟弟妹妹的一个踏脚石,我很荣幸。

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情绪管理:绝不能缺失的成长训练。

那有关情绪,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在教育当中也非常重要,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今天就先着重围绕三个方面来分享,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供您参考。

那这三个方面

首先第一点,就是,管理情绪是指什么?如何开始管理情绪?

第二呢,家长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做好针对孩子情绪的引导和教育?

第三,就是理性看待疼痛与挫折,不添加,不演绎。

我之所以会分享这个主题呢,起因是随着吴老师这么多年来的观察,我们对上千个教学案例的整理,发现青少年心理健康的问题,是呈现一个爆发式的增长,其中有些问题呢听起来很大,但其实根源就在家教中的细节;有些,甚至是大部分看起来无关紧要的问题,反倒是负面影响很深远的。像我们接触的有些孩子,家长经常带着去看心理医生,但是其中一部分人,没有真正根本性的转变和效果,得到一连串的诊断,下好多定义,结果最糟糕的是,家长宁肯选择药物,也不选择理性地训练他。那现在的孩子,面临的比较普遍的,高发的,影响他一生幸福的心理问题,是哪个呢?就是如何面对,如何管理情绪。这也是很多家长头痛的地方。

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现在的独生子女享受着铺天盖地的爱,社会上又讲爱的教育和爱的奉献。似乎,满足一切要求,才是爱,引导、指正、批评和限制就不是爱了,所以孩子们在完全没有规则的爱中放肆,没有底线。

那同样作为独生子,今天我会分享几个真实的案例,向您汇报我的母亲是怎样训练我和同学们,如何面对情绪,管理情绪的,我又是通过怎样的体验,学会正视自己内心的弱点。所以主题当中有训练两个字,指的就是通过训练一个孩子管理自己的情绪,对自己明明白白,坦坦荡荡,对别人才有真诚的资本。咱们中国人讲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也讲修、齐、治、平,那我个人一个比较粗浅的理解,我想这个天下平不平,还要看我们自己的内心平不平?是不是清醒?先把自己平了,也许这个世界,就会平。那平自己的什么呢?我们先来看情绪。

情绪这个词是《内经》中提出的,喜怒哀乐忧思恐,咱们都很熟悉,但是呢,对情绪本身的观察就很有学问了,所以大家都常说嘛,一个人成年的真正标志,不光是说他生理年龄到了多少岁,更是看他会不会观察自己,有没有反观自己情绪,管理自身情绪的能力,那如果一个人没有自我观察的能力,我们就觉得这个人没长大,如果一个小孩子就懂得反省自己,反观自己的身心的状态,那他同样是一个成人。

杜月笙,他就把人分成三类,他说啊,上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中等人,有本事,有脾气;下等人,有脾气,没本事。那这个所谓的脾气啊,就是指情绪。

中国古人呢,很少使用情绪这个词,中国人真正讲的,是修身养性,所以传统文化当中,孟子讲“尽心知性”,禅宗讲明心见性,这个才是解决情绪问题的根本。那么尽谁的心,知谁的性,这里面的深度又不同,那对情绪的认知和体验,有一点我们可以确定,就是这些实修,全都是引导我们观察自己的学问。

也就是说,儒家讲的,“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强调这个对自己的求,道家,像《抱朴子》里面讲,“治身养性,务慎其细”,强调这个微细的细,都是观察自己身心状态的形容,所以站在教育的角度来看,认识情绪的本质,就是一个人,如何处理与自己的关系,如何在自我观察中成长。

同样反过来说,一个人也正是因为不会观察自己,观察不到自己心的变化,所以才会有情绪的失控,在情绪中挣扎。

我和大家分享一个小案例哈,零八年啊有一次吴老师在浙江讲课,那会场有几百人,课间休息的时候呢,有一位老奶奶,开始发传单,内容就是某个宗教组织,募捐的传单,那她发的非常起劲,见人就一定要塞到你的手里去,那会场有会场的规则,一般是禁止这样的行为,于是有工作人员呢就去制止,制止一次呢过了一会儿老奶奶就跑到另一边开始发,然后见到工作人员赶过去她就又跑到这边发,最后实在躲不过了,老奶奶呢就一下子坐在地上开始哭,一边哭一边蹬腿一边喊,你们这帮人不学好啊,你们这帮人没善心啊,最后只能被工作人员请走。那当时吴老师就说了一句话,你看他没长大。

其实情绪呢,只要人活着就会存在,情绪本身也是一个很正常的反应,但是对情绪错误的演绎,对情绪附加上去的执着,就会像那位老人一样,别人看她无理取闹,自己还在其中痛苦,在其中挣扎。通过这件事我们看,一个人情绪的表露,就是看他如何为人处事,小时候没被训练过,长大仍然是由着自己的性子,达不到目的就又哭又闹,和小孩子抢不到奶瓶是一个状态。而小时候没学会处理情绪,一个人是不会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明白要去反观自己的,这个和年龄没关系。而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行为,也一样来自后天的养成,养成她在情绪中的无明,养成她使用这种一哭二闹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所以我们看,一个孩子小时候就习惯无理取闹,以闹为武器,以哭为武器,长大的结果,就是碰到一点事开始喝酒,开始打人,小时候动不动离家出走,动不动要跟父母挥拳头,长大就会有警察和监狱,来帮他观察自己,帮他管理情绪。

那让家长更痛心的,是这个孩子不仅会对别人有伤害,他真正伤害最深的是自己。我们知道所有负面的情绪,都会产生负面的能量,而负能量首先会伤害产生能量的那个人。像《黄帝内经》里面讲到的七情之伤,也叫情志之伤,比如怒伤肝,怨伤脾胃,恐伤肾,所以现在很多孩子的身体很弱,也跟他常闹情绪有关。

那情绪的影响可不单是健康啊,你看有多少家庭是因为夫妻双方对情绪的失控,而被破坏,导致离婚,导致孩子失去一个家,又有多少亲子关系,是因为父母本身就无法管理自己的情绪,结果教会了孩子的放肆,导致家这个本应具备尊重与呵护的环境,成了一个可以肆意发脾气,可以无理取闹的地方。孩子的学习方面呢?因为自己情绪的问题,看别人不顺眼,别人看他也不顺眼,上课和老师有矛盾,下课和同学有矛盾,工作上,也没有人欢迎一个动不动就闹情绪,动不动就甩脸色的人,在家中,家人无限的包容和忍让,让这个孩子习惯了周围的环境应该去关注他,应该迁就他,而事实上完全不是,所以到头来还要让孩子自己慢慢去碰,慢慢去受伤,等孩子受伤受够了,家长疼够了,才会真的反省自己。这个随着经历,真的是体会越来越深。

那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家长如何正确化解孩子的各种情绪,引导他从小养成一个观察自己,直面情绪的能力呢?下面我先讲几个案例,带您看一下身边的小孩子,他们在情绪上已经呈现出了什么样的问题,这样的问题根源又是什么?最后吴老师又是怎样解决的。

就在今年上半学期,自在场来参访的朋友比较多,其中也有几个大学生来住过一段时间,他们也和自在场的学生一起作息,一起上课。

五月份的一天吧,老师带着孩子们去公园玩,骑单车,那自行车有大有小,有的比较好看,有的比较旧,那出发之前呢同学们就商量好了自行车的分配,大家举手表决,达成一致。但是等到了公园之后,有一位女同学就开始闹,反对刚才达成的协议,非要骑别人那辆车。

那同学说一开始咱都说好了,你现在反悔,别人不接受,结果这位同学呢,找个长椅一坐,就开始哭。这个时候啊,来自在场参访的一个女大学生看见了,一个小女孩儿在春风中坐在长椅上抹眼泪,旁边的欢笑全然和她无关,孤伶伶的,这哪行,所以马上走过去搂住她安抚,这位女同学非常委屈,小女生就依偎在大女生的怀里啜泣,大女生呢也逐渐进入状态,跟孩子讲,说自己小时候也总是被人误解,总是被人欺负,总是被人针对,所以呢安慰安慰着自己也哭起来,同学们看这位女同学经常这样,达不到目的就委屈,都习惯了,一般都是过一会儿自己就出来,什么事儿都没了,但是今天啊她好像比往常伤心的更久,这时候吴老师走过来,就问这位同学:

今天怎么哭这么久啊?怎么了?来说说具体情况。有意思的是啊,很多孩子无理取闹的时候,陈述事实经过就不顺畅不严谨,态度和目光呢,就会闪躲,而且会在陈述的过程中斟酌用词。那吴老师一直启发她说出事实经过,在陈述经过的时候她就会梳理清楚自己的问题。

这个女生的特点呢,就是她很会夸大别人的行为,但是对自己的问题呢,就很懂得搪塞,去轻描淡写地回避。那吴老师就会说“然后呢?”,引导她继续说清事情的原委,而常常是事情还没讲完,她已经看清自己的状态了,用不着旁人再去给一个对错,她自己就会有答案。等到她自己完成了一整个事件的陈述,已经不哭了,表情坐姿都很正常了,吴老师问她,你刚刚通过哭这种方式来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你的做法让你自己舒服吗?孩子说不舒服,再问,通过哭你达到目的了吗?她说没有。又问,你想继续哭,还是想继续玩呢?她说想玩,吴老师说那就玩去吧,孩子站起来就走了。

孩子走了以后,旁边的女大学生就说,吴老师您这样处理会不会太无情了,太没有爱了?吴老师问她,你刚才安抚了她四十分钟,爱了她四十分钟都没有停下来,你的爱和安抚让她越来越伤心,好像她一哭就是对的,所以越来越难过,你这种处理,合适吗?再问,你刚刚陪她哭,舒服吗?她说很难受,又问,那为什么不结束呢?这位大学生就讲,我以为这是爱她。

有一次我听一位家长说,无论孩子是有理取闹也好,无理取闹也好,我们做家长的都要包容。吴老师私下里就说,现在也许还能包容,以后也许就会有你包容不了的那一天,为什么一再地允许孩子无理取闹,哪些事情又是能通过哭闹解决的呢?所以无理取闹也好,有理取闹也好,真正解决的对策,一是要引导孩子陈述事实真相,让他在倾诉中,理清思路,二是无论怎么闹,家长要有原则。

通过这个案例能带给我们什么启发呢?首先我们看,这名同学在决定使用哭这个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委屈,和不满的时候,这说明这个方法在她过往的经验中是非常有效的,屡哭屡胜,屡闹屡胜,什么方法呢?把自己武装成受害者,既然讲道理讲不过了,那就不讲道理,只要我不舒服了,难受了,甚至想欺负别人没欺负着,她竟然就会委屈,就会伤心。

这个逻辑上很明显的问题,对一个已经十几岁的孩子来说,有那么难理解吗?其实也不是,但是他养成了一个思维的定式,一个情绪的习惯。就是合理的需求也好,不合理的需求也好,只要是我想,不达目的就算挫折,就是痛苦,我就得通过哭,通过闹,来要挟别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那根源是什么呢?就是她在成长过程中,身边人对她情绪的认同,要远比对原则的,对合理性的认同,多的多。一嚷嚷爸妈马上抱起来了,一哭哭唧唧的马上哄,所以这个孩子的情商是人为降低的,而我们越保护她无理的情绪,越是在坑害她,那作为家长,当一个孩子哭闹耍赖的时候,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时候,请一定要淡定,一定要理性,不该满足的要求绝不答应,无理要求绝不答应。我们常跟自在场的孩子讲,合理需求合理表达,不合理的要求,闹死也不答应,不怕你哭。不应该只是考虑,只是为了让孩子觉得你和她是一个阵营,你是对他好,而纵容、包庇他的无理取闹。

吴老师经常举我小时候的一个例子,她说我在两三岁的时候啊,因为胖,脸上肉比较多,所以一吃东西很容易咬到腮,那咬完了疼啊,所以就哭,有时候还急,拍桌子,那我每次这样呢?吴老师就会问,是谁咬的呢?我说是我自己咬的,然后她就问我,说你自己咬的你生什么气呢?那我就嚷嚷疼!然后她说,疼和生气有什么关系?疼是嘴里疼,疼完了不就好了吗。你看那时候我是不明白的,但是她会引导我把疼痛和情绪分开,然后她问你哭舒服吗?我说不舒服,那还哭什么,哎然后这件事儿就过去了。她没有不当回事,但她的原则是不会哄我。比如有的时候我走路还撞桌子了,撞墙了,又哭又生气,母亲就会问我,是墙来撞你的?还是你去撞的墙?我说我撞的墙,她说那墙应该哭啊,所以我经常一边哭呢,脸上都是眼泪,但嘴上是笑的。

那随着一天天长大,让我哭的事儿,让我有情绪的事儿有很多,只要我妈在旁边,她这种引导也一直在陪伴我。她会安慰,但是在安慰之余,她都会用这种方式,引导我去转变一下关注的方向。这种引导不是想要让情绪消失,也不是简单地转移注意力,而是让我善待自己的感受,不去把它演绎成一个悲剧事件。所以我从来都没有习惯说,一疼了,一不舒服了,一达不到目的了,甚至是想欺负你没欺负着,我就成受害者了。所以是我的母亲教会我,痛,一会儿就过去了,但是没必要苦。

上面的这两个案例呢,吴老师就是在通过“问”这样一个方法,引导孩子陈述,引导孩子把注意力收回来,那陈述有什么好处呢?第一个他会让孩子在注意力上有一个回转,就是把对情绪的认同转移成对事实本身的观察,所以哭可以继续哭,不用憋回去,但是呢你得清楚你在哭。第二个,老师经常引导孩子去接受疑问,自我反问,会让孩子形成向内关照的习惯,这个习惯一旦养成了,会帮助他在为人处事出现问题的时候,第一时间,调整自己,而不是去抱怨。第三呢,就是引导性地问,会唤醒孩子的理性,让他更客观地看待自己是疼了也好,不舒服了也好,这只是个事实,不去人为继续演绎这个疼,不去把这个不舒服,演绎成苦。

零八年在江苏常州,我印象特别深,当时澳大利亚的一家华人来家里做客,那位母亲呢有两个双胞胎,都5岁。当时大人都在说话,两个孩子来回楼上楼下的跑,结果呢有一个小孩下楼的时候没把住,就滑下来了,胳膊着地,蹭掉一层皮,受了点轻伤,那她母亲呢对孩子的眼泪完全不关注,无论孩子怎么哭,她都不过去,然后孩子看她没反应,自己走过来拿受伤的胳膊在她面前晃悠,她就是三言两语,就是不哄他,只是说看了一眼,看摔没摔坏,发现没摔坏那接着玩去吧,就很正常地把他打发走了,然后孩子眼泪还没干,就又被他妈妈推着去玩了,而且又很快地投入到下一次游戏当中。

我听到过一些家教的细节哈,比如说孩子走路摔倒了,家长去打地,就蹲下拍这个地,说地不好,怎么能把我大孙子绊倒了呢?还有小孩儿撞电线杆儿了,家长就去打电线杆儿,说这杆子真坏,不长眼睛,我儿子过来了你怎么不让着点呢!啊这都是给孩子看的,都在教会孩子抱怨。

那我们可能觉得这也只是个玩笑。但是刚刚这位母亲,她可能讲不出什么教育理论,但是她懂教育,她的行为简单粗暴吗?是冷酷无情吗?我想她仅仅是通过孩子的一次摔倒,这么小的一件事,其实已经完成了心理上的很重要的引导。她没有过度关注孩子的疼痛,你是流血也好,擦破皮也好,这都只是事实,不是什么所谓的苦,更不是一个进入悲情角色的条件,所以那位妈妈都没有给孩子脸上的眼泪一个关注。那没关注就等于没有认同,不是说值不值得去关注的问题,哪有孩子受伤家长不心疼的呢?但是这个意思就是说,如果因为疼,你哭很自然,很正常,你可以哭,没有好不好坏不坏的问题,但是你无论怎么哭,我不会去帮你定义这个疼痛,是一种痛苦,你哭完了就完了,就可以接着去玩。那你看关于孩子摔倒这种事,家长该怎么做的道理我相信大家都是耳熟能详,但真轮到我们是当事人的时候,有些人是怕孩子哭的,觉得哭是他伤心了,其实伤心这个概念,悲痛这个概念也是环境给他贴上的,是大人教会他的。

所以这个小案例呢,就告诉我,陷入情绪,先从定义情绪开始,陷入痛苦,先从定义痛苦开始。你不定义他就不痛苦。可如果你想让一个孩子在情绪中挣扎一生,不停地在自怜的角色里玩味和演绎,我想最好的方法,就是从培养他定义生活中的每一个痛苦开始。

今天又下雨了,衣服又晒不干了,真痛苦;今天又没下雨,干的脸上都出皱纹了,真痛苦;白天上课举手老师没点我名,是不是不喜欢我了,真痛苦;晚上妈妈没做我爱吃的菜,是不是对我不好了,真痛苦。所以关注痛苦会让我们,会让孩子形成一个心里的坑洞,而且这种孩子往往会有一个特点,就是他永远会比别人先感受到不公,先感受到来自外在的,来自他人的敌意,如果没有,他就会自己捏造,不停地处理、解读、演绎身边的负面信息。而当你真心对他好的时候,他觉得特别理所当然,因为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的不平等这样一个位置,自己把自己弱化成了一个受害者,所以别人对他的付出与馈赠,对他来说都像是一种补偿。

那我刚刚都在讲孩子无理取闹,无理还痛苦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做,那当一个孩子处在有理的痛苦当中时,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前段时间有一个离异家庭的孩子找我们咨询,他的父母呢关系不太好,母亲就和孩子讲说,回家后希望你能选择住在妈妈这边,因为如何如何,因为妈妈爱你,然后过两天爸爸来了,也和孩子讲回家后你应该选择住在爸爸这边,因为如何如何,因为爸爸爱你,夫妻两人呢就通过孩子互相传话,互相倾倒内心的想法。结果这个孩子就一边想要维护爸妈的关系,一边又怕选择了其中一方,而伤害到另一方的感情,所以就特别纠结,心里憋气,平时就和别的同学发生了争执。

那这件事一出来,首先,我们就是去引导孩子陈述,引导他放松,这个时候如果只就他和同学发生争执的事情,单方面地判定谁对谁错,下定义,就没有化解孩子心中的委屈,反而加重了他的压抑,所以我们先去倾听。老师坐在对面,平静地注视他,上身要往前倾斜一点,一定要让孩子觉得,他现在是这个世界上你唯一关注的对象,唯一可靠的人,然后引导他陈述事实,陈述自己的感受。但是,这个时候尤其要注意,就是倾听者的角色和目的,到底是为了让孩子依赖你,还是引导他自己站起来,这也是好的老师和一般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如果你的目的是让他依赖你,让他不能没有你,你的共情,你的呼应,就会让他觉得的很痛快,有人懂我,有人愿意和我一起承受,但是内心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而以发泄为手段去解决情绪,事实上您也会看到,哭是哭不完的,泪是流不干的,盘子也永远不够你摔,你可以因为同样一件事,每年都哭几次,因为你的目的,不是去观察自己的视角,而是想让外在的转变,成为自己情绪好转的条件,那越是这样的引导,越是共情,越会加剧孩子对情绪的认同。而一个以疗愈为目的的,以帮助他自己站起来为目标的心理医生也好,咨询师也好,不仅是让你的情绪得到了释放,更重要的,是帮助你铺设自己从情绪中走出来的台阶,让你通过陈述,来清醒地观察自己。

所以等孩子充分地表达了自己的感受之后呢,我们就和孩子一起探讨,如何解决问题,既然我们无法改变一些既定的事实,那我们如何调整自己,比如帮助孩子勇敢地向爸妈表达自己的处境,既然你们双方共同的目的是为了我学习好,上大学,那我们就围绕这个主题来看,怎么样达到这个目的,而不是反复沉浸在对对方的埋怨当中,沉浸在谁属于谁的纠葛当中,鼓励孩子向自己的亲人表达,你不表达,三个人一起哭,三个人一起用对方的错误惩罚自己,依然解决不了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倾听,但是不带着孩子演绎情绪的能力,是我们每个老师和家长都应该具备的。

那从刚刚长椅上哭泣的小女孩,到一个不哄孩子的母亲,再到刚刚被关系撕扯的少年,我们看到孩子之所以会有不同的表现,乃至有不同的人生,根源其实就是当他升起情绪的时候,家长和老师,是如何引导他看清情绪,解读痛苦的。

接下来我和大家分享一个我自身的案例。

二零一零年的时候我十六岁,在北京昌平的山里,和赵老师学习,那当时我住在一个庙里,庙还在建设中,但是冬天下雪停工了,所以呢各方面设施都不齐全,比较简陋,只通电不通水的,我住的呢是庙里面大门口旁边的门房,因为只有那有一个炕,里面一张桌子,我刚去的时候凳子也没有,再加上一个大塑料桶,和一个电磁炉,干嘛用呢?打完的水要烧一下再喝,就这样我带着一行李箱的衣服和书就过去了。那我是刚过完春节,大年初三进的山,昨天还在非常温暖的家中,踩着拖鞋,闻得是肉味,今天就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来到了一个不打水就没水喝,没厕所,屋子里头没暖气的这么一个地方,所以无常啊,看多少书都是领会不到的,一定要用肉身体验一下。

那我是上午到的,在老师的住所先交流,等下午回去呢收拾收拾,那山里面天黑的早,等我吃喝完了,反应过来晚上如果睡觉的话会冷,已经差不多八点了,那屋里没暖气,夜里又零下,然后那个窗户啊还漏风,大风一吹还会有这个尖叫的声音,让我很慎得慌,所以必须暖和起来,要不然这个觉没法儿睡,所以得烧炕,马上点火。

我长到十六岁,从来没烧过炕,以前在老家玩过,但那次我才发现,玩是玩,真让你干你不见得会干,这个卫生纸报纸燃点低,烧完了木头没着,所以还得找比较干的树杈,树杈上面还得搭点大的柴,折腾来折腾去,那我点火就将近点了一个小时,点着了发现柴不够,然后我就披着大棉袄满院子找柴火,找完了可劲儿地加,结果进屋一摸炕还是不热,那接着加,我就这样一直烧到晚上十一点钟,屋里还是冷,炕才稍微温乎一点,那我已经忙活一天了,实在太累了,所以我就拿自己的衣服塞这个窗户缝,然后就睡。一躺下去,发现这个炕硬,后背有点铬得慌,一翻身,肋骨铬得慌,哦这个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这已经不是家了。

大概半夜两点钟,我热醒了,满头大汗,我当时就纳闷这炕怎么越来越热呀,啊就甭说躺下了,后来连坐都坐不住了,像这个烙饼的锅了,而且满屋子都闷,那这人一热,就容易渴,想拿杯子喝水的时候猛的一下发现,塑料桶没水,白天杯子里也没罐,半夜三点钟,我是睡眼惺忪,现在让我出门走两里地夜路,去挑两桶水回来,村里还没路灯,太麻烦了,太闹心了,我是越闹心越渴,越渴越闹心,所以我就到外头抓了把雪对付了一口,那等到早上五点钟左右,天稍微亮了一点,我就迷迷糊糊挑个扁担去打水,一打水才发现,和烧炕一样,原来看起来特别简单的事,当我真上手去干的时候,发现自己要比原来想象的,以为的,笨的多的多。

把水提上来的时候,麻绳勒的手心疼,扁担放在肩上,走两步是体验,走一公里就不是体验了,是煎熬,肩膀上的骨头棱角鲜明,你越有棱角,被磨的越厉害啊,然后肉也薄,我是走走停停,换来换去,但是怎么换都腰酸背痛,回去之后呢除了路上洒的,剩下的这点必须烧一下还,因为那个井里边有垃圾嘛,那烧完以后还烫嘴呢,我就喝。

天亮了,早上得洗把脸哪,浑身又都是汗,特别腻的慌,拿桶里的水往铁盆里一倒,手往进一放,拔凉拔凉的,那这个凉,和家里面的凉还不是一个凉,家里的凉是常温,这个凉,是一种寒冷,我当时就想,这日子太苦了,尤其是一想到我亲爹亲妈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我就在这过着小白菜的生活,越想越心酸,越想越觉得,这叫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又想到这个孟德斯鸠也说过,人在苦难当中,才更像一个人,所以手在盆里放着,心里在被自己感动,但是感动着感动着?我突然发现旁边的铁壶里面还有热水,那把热水兑进去点,水不就不冷了吗?我还在这儿感动什么呢?哎兑完之后,手一放进去,果然不一样了,这个温暖和水龙头里面出来的那种温暖是不一样的,水龙头里出来的,是暖在手里的,这个兑完的,铁盆里的热水,是暖到心里的。

洗完脸之后,人精神了,知道今天该干什么了。比如先挑他几个来回,把水攒够了,白天喝水中午也得喝呀,晚上还要洗脚啊,还要擦一擦啊,等喝的时候现烧来不及啊,得晾一点,然后晚上六七点钟就得烧炕,少烧一点,把被也扑好,这样晚上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一进被窝人是暖和的,而且呢也要对火候有把握,不能因为现在摸不着热就一直烧,这样才不至于越睡越烫,那这些都忙完了,又是一天,我终于在屋里面坐下,喝着热水,想要翻开日记本写点什么的时候,我当时就在想,一个人,仅仅是为了喝一口热水,吃一口饭,为了让身上有温暖,到底要付出些什么?那从早上忙到现在,白天还得做饭洗碗,听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复杂的,但是经过这么一圈下来,我突然发现喝白水都能喝出滋味了,睡觉也睡的踏实了,仅仅是坐在软一点的凳子上,心情都会变好,就是那一刻我才明白,人要想成长,一定先要让自己更像一个人,要流汗,要疼痛,要疲惫,要让坚硬的床板,硌一硌自己的肋骨,然后蜷缩在劳动换来的温暖当中,那个快乐才是一种有机的快乐,无添加的快乐。

这样的生活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山里呢倒春寒上冻,那天啊我去打水,挑了两桶回来晃晃悠悠的,进庙门的时候因为是一个大土坡,上面的雪啊都冻成冰了,很滑,我往上走小心翼翼的,以为没事,结果呢一没站住,就摔了,人仰马翻,我就连人带桶滚到坡下面去了,两桶水刚好泼了我一身,透心儿凉,我呢一摔,因为是冰啊,摔到大腿根了,是真疼,然后呢衣服也湿了,我就坐在地上,很自然,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那个眼泪非常烫,就感觉像烧开的一样。我呢从小有个习惯,就是一哭的时候喜欢马上憋回去,因为以前有人说过,哭特别不男人,所以我就觉得不应该哭,但是那天啊,我是好几年来第一次放声的哭,因为一是太疼,二是太冷,然后小时候一疼就生气的那个劲上来了,我就踢那个桶,一脚就踹一边去了,我是又疼又气,气什么呢?就是气自己怎么这样狼狈,为什么这样狼狈,辛辛苦苦挑回来两桶水,全都浇自己身上了;辛辛苦苦进山学习,现在光是挑水,就在这条破路上每天往返来往返去,我到底图什么呢?想着想着,环视四周,几幢房子,几堆草垛,没人发现我的痛苦,没人因为我哭了觉得我脆弱,没有人因为见证了我自认为的坚强,觉得就有义务来帮助我。

那我还在心里继续问的时候,因为地太冰,实在坐不住,只好站起来,我呢就边哭边把东西拿进屋里,喝热水换衣服。哭着哭着呢,我就在演绎刚刚的悲凉,但是哭了一会儿,我注意到,这两个水桶还是空的,我再怎么演绎,再怎么鼓励自己,再怎么被自己感动,这个洒掉的水都不会自己回来,我要么继续演绎,要么把桶挂在扁担上接着打水去,所以我决定,回去打水,打水回来上坡还滑怎么办,我就拿个铁锹在外面的坡上洒了点土,哎问题解决了,等我再挑了两桶水回来的时候,走到刚刚摔倒的地方,地上洒的水已经冻成冰了,我的心里面也没有怨了。

那我和您分享这个案例呢,是想说,面对自己的情绪,在生活中,在每个小事儿中,训练自己的心性,这个光靠说教是做不到的。体验,才是真正的训练。你看,让我用手去摸那个凉水,才知道要想让它变热,就要往里兑热水啊,你用不着定义那份凉,是一种悲凉,也用不着演绎一种情绪,用脆弱,自我怜悯。我要想让被窝变暖和,是要有付出的,你去感恩那个炕,它自己是不会发热的。而当我再经过那个土坡的时候,就知道如果又摔下去,不是因为进山学习艰苦,不是因为命不好,不是因为爸妈不爱我,而仅仅是因为地上有冰,那把冰上洒点土,把这个让自己摔倒的问题解决了,比在同一个地方摔倒第二次,第三次,比坐在地上哭,更坚强。

所以从这里延伸出来一点谈,当一个孩子离开了家,当他独身一人步入社会也好,成家立业也好,真正能够让他幸福的,让他痛苦的,往往不是外在带给他的东西,而是他自己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决定的。同样一件事情,我们可以把它解读成痛苦,可以在这份悲凉当中受伤,流血,撒盐,自己完成一个自我折磨的全过程,不需要别人帮助,自己就可以活成地狱,只要你想找寻,会有无数的条件和理由,来满足你情绪的需要。但同样,只要你想幸福,即使挫折也好,困难也好,它都有独特的味道可以供我们品味和欣赏。

那我想相比于孩子这方面的教育,知识可以等,文凭也可以等,但是情绪和习气的养成与训练,教会孩子解读世界的角度,是绝对不能等的。我上面提到的几个案例呢,虽然都是临机教学,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非得等到事件偶然发生,临时发生了,才轮到有人去随机教育孩子。孩子等不起,他的生命更体验不起,等他到了十五六岁,三观定型,人格定型,习气定型了,这个时候想让他重新学会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绪,如何解读生活中的困境,就会是非常非常难的。而有些人生中的坎儿啊,到了一定岁数,摔一跤,也许就再没有力气能够站起来。

所以孩子真正需要的,是在小时候,在一切都还来得及之前,接受理性地训练,那谁来负责训练呢,首当其冲,就是家长。但是如果家长自身就认为劳动是苦的,上学是苦的,孩子还没开始学呢,就觉得学海无涯苦作舟了,还没开始干活,就觉得干活儿是低贱的,那我们就只能接受一个被我们人为打造出来的,有脾气,还没本事的人。

所以古人讲耕读传家嘛,出家人天天有出坡这个活动,绝不只是为了锻炼身体那么简单。在劳动中,磨炼自己的心性,在做事中,学会观察自己,我想这个才是解决情绪问题的根本,才是训练一个孩子拥有情绪管理能力的根源。所以吴老师在我小的时候,就用心给我创造体验和锻炼的机会,现在再把这十多年来的经验啊,有系统,有步骤地,分享给家长们,让家长带着孩子去做,不光是打扫卫生,不光是烧菜做饭这样一个肢体上的行为,更重要的是,活儿干完了,怎么样去总结和升华,同样是摔倒了,怎么看问题,怎么解决问题。如何面对事中事后升起的情绪,比如幽默着快乐着是一种解读,倒霉着痛苦着也是一种解读,这样一点点的磨砺和积累,才是教育。

但是呢,知道和做到,有着非常远的距离。对家长来说,烧个水,煮个面,吃完饭收桌子,越是觉得没什么,越是这些小事,我们也许才会忽略对孩子的训练;越是看似委屈的哭闹,越是平时细小的索取,家长才会不知不觉的帮助孩子养成纨绔的习惯。所以家长现在对孩子的严格,就是对他未来最大的负责。

其实学习和训练我们对情绪的管理,学习如何放松,是一门很大的学问,我今天的分享只能说在认识上面,和您简单地阐释了一下,认识情绪的角度,但如果说真正要在家教中落实好情绪的引导,家长本身还需要一个系统的了解。

其实学习管理情绪就像我们学开车,第一先去认识车,车的组成,基本构造,这个就和我们先去认识情绪,知道情绪由什么组成?是一样的。

然后第二步呢?就是学习汽车的基础知识,还有交规,如同我们学习正确的管理情绪的观念和方法,是一个道理。比如汽车的机械运作原理,怎么打火,怎么开出去,怎么开好的同时遵守交规,怎么停车,怎么保养,如果使用好了就很方便,使用不好呢就有危险,那用在情绪上讲呢,就是我们要知道情绪是怎么产生的,是怎么升起的,情绪既然是正常的,那我们怎么接纳它,善待它,不伤害自己,也不伤害别人。

第三,就是实际的去练习,比如真要把车开起来,离合油门怎么配合,这个无论交规你背的有多熟,还是得练,同样是情绪的管理,接纳这个词很好听,沟通这个词也很好听,但应用起来,应用熟练,还有一定距离,所以要通过练习找感觉。

第四呢?就是练习之后一定会出问题,所以要纠正,开错道了,方向盘拿不稳了,教练要踩刹车,两脚之间配合有问题,教练要指出错误在哪里。那我们情绪起来了,理性和感性之间的配合不好了,同样需要老师来帮我们看清问题。那孩子的教练是父母,家长的教练是老师。

最后呢,就是加强,当我们已经学会了方法,知道自己容易什么地方出差错,剩下的工作,就是我们要不断的强化正确的认识,正确地实践,所以又需要老师,又需要团队,互相关怀,互相扶持。

那么这五个步骤的学习体系呢,其中包含了吴老师过去十多年来线下课程的总结,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没办法和大家详细地讲解,但是我想随着吴老师和我一次次的分享,只要能给您带来一些帮助和启发,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前几次分享后,有很多家长反馈说,听课很受益,只是每个孩子的问题,每个家庭的情况都有一定的差异性,所以还有很多问题,希望进一步得到吴老师的指导。很多家长朋友还说,希望我们在线上做分享的同时呢,可以线下做一个沙龙,这样可以更方便地和吴老师交流,更能针对自己现在面临的教育问题做一个有效沟通,那么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提议,因为线上的知识也好,信息也好,并不能一下子解决实际教育当中千变万化的问题,所以我们也一直在考虑,在哪个恰当的时机,来和大家进行线下的互动学习,帮到大家。所以我在这边先统计一下人数,请有这个愿望的朋友呢先和我联系,我们安排一下时间,也更好地和线上的分享做一个呼应。

如果您想在分享之后,尝试着使用陈述的方法自我梳理,同时看清孩子情绪问题的根源,我在这里留下四个问题,您可以用这四个问题作为引导自己表达和陈述的契机,把针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想法表达出来,陈述出来,可以录音,然后自己听,也可以用文字,这样做可以帮助我们看清情绪背后的根源,让我们更能坦然地接受已经发生了的过去。

那这四个问题分别是:

第一,您的父母曾经是如何批评您,甚至是骂您的,请把具体的话写出来。

第二,您是怎样批评,乃至去骂您自己的孩子的,请把具体的话写出来。

第三,您一般都会怎样处理孩子的情绪?请尽可能详细地陈述一次事件,表达您的看法。

第四,吴老师是怎样处理那位小女孩的情绪的?请谈谈您的理解。

我相信这个作业会帮助我们每个人开始一段观察,也非常欢迎您把陈述的心得体会,分享到微信群里,给大家一个启发。

那今天呢,我的分享就到这里,感谢您抽出这么宝贵的休息时间听我分享,希望可以给您带来帮助和启发,那为了方便我们更有针对性地和您交流,向您提供适合您孩子和自身情况的帮助,请您添加自在场学习委员的微信(teszeng),然后我们可以互相加微信,您还会被邀请到自在场的家长学习群中,我们经常在群里分享一些正能量的干货,各位家长还会在里面进行非常有价值的交流,欢迎您的参与。

谢谢。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自在场
作者自在场
2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自在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