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我是如何从传销中逃出来的

慕明小子 2017-08-12

 

  我很庆幸当时没有被软禁,当后来我跟朋友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甚至在怀疑我说的是不是传销,因为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种拳打脚底。但回来之后我特地的查阅,就是网上一般的传销惯用的手法,至于是南派还是北派,我也分不清楚,有一句话来表达南派和北派,“北派打地铺,南派住别墅。”而我当时住的是地铺,但我没有被限制人生自由。

  前段时间看到网上爆出李文星被传销组织杀害,让我不禁想起我的经历,现在的传销组织这么无法无天了吗?碰巧的是,我在翻阅朋友圈的时候,我一大学同学也在抱怨,他是这样说的:“桂林山水甲天下,桂林传销好猖狂”,那两天都是他在刷屏爆出传销组织的一些信息。

  同时与传销相关的文章陆陆续续的写出,我并不是跟风,只是想把自己“逃出”的经历说给大家听听,当你遇到同样的情况时有一个参考罢了,不过文章有点长,我只是想尽量把细节写的清晰一些,可以慢慢地看。

  

背景

 

  当时的背景是这样,我刚上大三,就在大三的那个暑假,四处找暑假工,之前已经订好的中介因为某些原因取消了暑假工,无奈之下,我只能待在学校继续找,因为不想回家闲着,而且我家境不是很好,希望在毕业前适应社会,所以我极力的想找一份暑假工练练手。

  一天下午,我在寝室对着电脑刷招聘网站,挂着的qq突然闪动,一看备注名是三表哥,他同时也是我初中同桌,自从高中毕业以后我们很少联系,但因为有表亲这层关系,我对他几乎没有什么戒心。我们寒暄几句后,问他那儿有没有工作可以做,想找一份暑假工,他说他问下他们老板,有的话第二天给我答复。果然,第二天,三表哥打电话给我,说我可以过去,过去后安排我工作,他们做的是雕刻,我可以过去帮忙。当时我也是忙急着有一个赚钱的机会,况且室友们大都回家,其他的也都找到了暑假工,于是我就决定去三表哥那儿。

  当时也没考虑距离远,我在成都上学,表哥在河南南阳,而暑假回家学生票可以打半价,但只限于在成都与家乡之间。为了省钱,我托同学拿到一张毕业生优惠证明,那样只需要出示这个证明就可以买到半价票,票是买到了,没想到的是我在出发的时候,居然没有带上这张证明,结果在车快到南阳的前一站的时候,乘务员查票,让我出示那张毕业生优惠证明,我说忘带了,他非要我补票,我跟他吵了半天,最后我实在是理亏,还是被要求补票,此时我身上只剩120块钱,当时真后悔没带上证明,我清楚的记得那张证明就放在我桌上。

第一天下午

 

  连续坐了28个小时的硬座到达南阳,下车后我呼吸好困难,南阳这边实在太热了,而且环境也是很差,我马上电话call表哥,他让我在车站门口等。在等的过程中,站在我旁边有位打扮很有品味的女士,就在这时前面一个似疯非疯的汉子朝那位女士走去,像疯子一样的挑逗她,那女生看到我之后,急忙跑到我旁边,疯子看了我两眼便转身离开。当时我就心想:我靠,这地方这么乱!

  表哥十分钟就到了,他领我去吃了一碗热干面后,便带我去地下商场吹空调,我说先去住的地方吧,他说住的地方还要走很长时间,况且他没有钥匙,要等他同事下班。于是我们在商场珠宝店看了一下午的首饰,天黑的时候才带我过去住的地方。我以为他们是厂房那种寝室,直到我拎着箱子爬上四楼打开门。房间是挺宽的,但里面住的人真不少,两室一厅户型,没有空调,就靠大厅的顶部吊扇降温,表哥说这些都是他的朋友,跟几位朋友打招呼后,他们便开始去准备饭菜。

  将近晚上7点的时候,我们大家一起围着桌子坐着。表哥为我一一介绍,一共有7个人,加我表哥三男三女,再加一个7岁小女孩,其中一男一女貌似是家中年纪比较大的,相当于当家的,小女孩是其中一个女的妹妹,其实蛮可爱的。我当时问他们是做什么的,都是含糊其辞的带过去,我也没有细问。

  再来说吃的吧,也许是为了欢迎我,第一次吃饭他们就把一小瓶白酒拿出来招待我,我们各自都小酌一杯,可是我对他们吃的很是没兴趣,8个人吃的东西简直了,一盘酸菜,一盘青菜,一盘土豆炒排骨,只有骨头没有肉,一大碗鸡蛋汤,然后一大锅白米饭粥。可能是因为我太饿和食量大的缘故,一下就喝了三碗粥,导致后面他们都谦让着舀完最后一勺。

  饭后我们大家一起坐在厅里闲聊,那位大哥和大姐让我这两天先住在这儿玩玩,等工作了后再说,我点头示意谢谢。吃完饭也就才8点,对于在学校的时间其实晚上才刚开始嘛,可是不一会儿,他们各自都洗的洗澡,漱的漱口,准备开始睡觉了。我的天,睡这么早干嘛,我发问一句:“还这么早,怎么就睡了”,当家的回答我说:“明天还的上班呢,得早起”。我因为舟车劳顿,好吧,刚好可以好好休息,坐了28小时的硬座要了我半条老命。

  万万没想到的是,来到卧室,都是地铺,加上我四个男生,打着地铺躺在20平不到的房间,开着两个风扇彻夜的吹。大哥热情的对我说:“兄弟,条件艰苦,你就将就一下”,我回道:“没事,我能接受,这样睡反而凉快一些”。

第二天

 

  第二天我一睁眼,我的妈,这才几点啊,怎么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一看手机时间,才6点啊。我走出去看到他们都在开始做早餐了,洗漱之后,大家围着桌子各自喝粥,中间两盘酸菜。吃完大概6点半,大姐准备带着小妹妹出门去玩,这时大姐走到我面前有双手握住我手,说:“我出门了”,当时的我就愣住了,你出门就出门呗,握我的手干嘛?这时表哥走出来对我说,那是他们的出门礼节。大家都出门后,表哥说今天先带我转一转,先玩一天再说,我虽然想工作,但玩一天也没有什么。

  因为家中只有一个厕所,8个人根本不够用,表哥带我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公共厕所。我们转了一早上的南阳公园,边走边聊从毕业后的一些事。就快到中午的时候,表哥接到一个电话,我忘记他说的什么,只是对我说他一个朋友公司开张,需要他去捧捧场,当时我在脑海里的第一反应:不会是像电视剧里面那种举着香槟庆祝,免费吃喝那种吧。我当时以为是这样的,所以也没有拒绝,去就去呗,就当做玩就是了。

  绕了一大截路,表哥把我带到一个墙面都没有贴瓷的楼下,我一看为何如此简陋,这哪像是公司开张,我也只是心里抱怨,表哥也在一边抱怨一边说先上去看看。我跟着上去,那楼房都像是危房,走到里面去一股尿臭味扑面而来,似乎还有人住在里面,我们来到最顶层,表哥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我傻眼了。30几个人坐成3排,连椅子都没有,坐的是一字长条的矮凳子,前面一块黑板,你可以想象成为你小时候上幼儿园时的那种环境。走进去后几个兄弟挪出位置给我和表哥,我见表哥坐下我也就坐下了,不一会儿,一个中年女子走进来,后面跟着两个年轻的兄弟,这两个兄弟很是奇怪,一左一右的站在讲台两边,同时一只手握住一瓶水另外一只手扶着,像是站军姿,从上课到下课期间一只站着纹丝不动,我对他们这样的举动表示很诧异。

  因为我当时并没有觉得是传销,而且我之前只是听过有传销这么回事,但不知道其中的细节。因此我上课的时候也就是认真的听了一课,那女的在黑板上一直写,意思大概就是网络直销,把商品直接卖到客户手中,跳过中间商的步骤。刚开始我对这种方式还蛮赞同的,错误的认为是做生意的一种理论。就这样呆呆的听了两个小时的课。

  吃午饭的时候,我和表哥说:“这什么跟什么嘛,不是说捧场吗,怎么是去听课的”。表哥说他也不知道,下午还的去,当时我一万个不情愿,因为坐在那儿实在是屁股痛啊。

  吃完午饭后,跟表哥回到“教室”,这次来个中年男子,但讲课的内容好像是重复网络直销的内容,我已经开始反感这些理论了,我一大学生,来听你重复讲这些没用的理论干嘛?我用眼神示意表哥我们走吧,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表哥没有走的意思,我开始四处探望,不耐烦的挪来挪去。

  这时又一个声称是“邓小平”的崇拜者走了进来,用很高的声调阐述他们的理论,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邓小平理论不是像他们这样理解的,完全曲解了嘛。而且,我周围的人开始一致的高声呐喊,内容我忘记了,我开始意识到不对劲,该不会是进入什么犯罪团体了吧,环视四周他们当中还有几个看似淳朴的老人,他们这样高声呐喊不会引起周围的居民报警吧,到时候我且不是同伙!想到这儿我开始有些后怕。

  我又开始左右挪动,极不耐烦,可能那位“邓小平”崇拜者发现我有些异常,

  他说:“让我们来听听新成员们的想法!来,这位小兄弟,说说你的感受”,他指向我旁边的另外一个小伙,那小伙像是很有热情,说一堆热情高昂的话,表示很愿意加入组织。崇拜者点点头表示很满意。

  然后指向我说:“那这位小兄弟呢,我看你好像不太满意我的说法啊”。

  我为了不暴露我的不满,断断续续的说:“我只是好久没坐在教室了,屁股有点痛,不太习惯而已”。

  他继续追问:“那要不要加入我们?”

  我肯定是不会加入的,但看他们人多势众,我只好婉转的说:“我现在还不太清楚你们所说的,等我搞清楚了自然会加入的!”。

  表哥一边拉我的衣服一边低声说:“先应许他再说”。

  我没有听表哥的。那位崇拜者好像下不了台了,只好说:“那请这两个小兄弟出去转转想想再说”,表哥带着我出来了,当时心想:“尼玛,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破地方了,搞得跟犯罪一样。”

  下午回去的路上,我开始问表哥你们做的是什么工作,不会是传销吧,他一直的态度是含糊不清,说让我再呆两天自己看看是不是传销,路上我们一直沉默,我仿佛觉得我暑假工怕是干不了了,但我不太确定他们就是传销。

  回去的路上,表哥说要去超市买菜,让我在外面等,等表哥回来的时候我看他手里买的菜都是些啥啊,几个鸡蛋,一两颗青菜,几根葱蒜。你好歹也买点肉啊,无语中。

  这天晚上还是同样的喝粥酸菜鸡蛋汤,我也开始吃腻了,喝了一碗粥再也没有胃口。但其他人吃的那是津津有味,真不知着天天喝粥身体怎么可能吃的消,更何况这当中还有一个长身体的小女孩呢。

  吃完饭后,大姐让我教教小妹妹的数学,小妹妹是很可爱,也挺聪明,简单的数学问题在我简单提示下就知道答案了,作业做完后,这是我被那一幕震惊了,小妹妹一本正经的站着,用很严肃的话语在自我介绍,说的一套一套的,最后还说她以后长大了也要想姐姐哥哥们一样去赚钱。当时我就开始觉得,小孩子受大人影响太大了,这么小怎么就接收这样的教育呢?

  我看完小妹妹的表演后,只是附和大家微笑一下,直接到卧室去躺下玩手机去了,我得去思考我来的目的是什么。他们之后也陆续进来休息了,这天晚上其中一个兄弟跟我聊了一晚上,他向我诉说他为什么来河南,做什么工作的,什么人生第一桶金啊,我当时很认真的听,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三天

 

  同样第三天早晨起来,卧室就只剩我一个人了,我当时在感叹是什么驱使他们起这么早呢?吃完早餐后,我私下问表哥今天做什么,要不带我去找你那儿工作吧,他还是表态先玩两天再说,反正他请了3天的假,就是为了先陪我玩。我又默许了,

  后来我又强调,“今天我决不去你那朋友那儿捧什么场了,太没意思了”。

  表哥说:“昨天那个我也不知道的,不会去了,今天带你去拜访几个人……交交朋友”,

  我很是好奇,什么朋友还需要用拜访的。

  跟其他几个人握手以表我出门,我们走出来,大早上太阳照的刺眼,走了好长段路程,表哥带我到又是一个裸墙的楼房下面,走进一间屋子,一个中年男子正在逗他的小儿子玩,旁边的女人(大概是他妻子)看到我们来了,连忙去端茶倒水,男子见到我情切的问候,然后就开始讲述他“牛逼”的一生,如何一步一步的干到这个地步,说的他跟成功人士一样,我环视了四周,破墙破砖瓦,成功也不至于住的这么差吧,刚开始我是很用心的去跟他聊天,后来发现他在向我灌输一种我不能接受的思想,我开始不想聊了,他也许认为我怀疑他说的话,于是他把兜里面的身份证掏出来给我看,妻子和孩子总不能是假的吧。

  我们相互告辞之后,走在路上,我问表哥,他是谁啊,我们怎么要来拜访他,表哥说:“你别管了,就当出来串个门吧”,我回道:“我不想再跟陌生的人聊了,跟他们聊真没意思”。后来表哥居然给我说下午还得再去拜访一位大哥,我表示不想去,最后被表哥说服了,叫我不要多说话就可以了。

  后来我又后悔了,怎么可能不说话,别人问你的观点你啥也不说?表哥带我来到一个看起来还过得去的家里,家庭也不是很好,墙面有些地方已经破损,关键是还没有空调,这位是一个中年男子,像是老大哥传授经验,一口河南话讲述一套经验,手里拿着扇子扇风,问我的时候我用了一口四川话跟他聊,聊了半天他听不懂我说的,表哥来了一句:“说普通话!”,我改用普通话表达了我的否认观点。

  此时我算是看透了,他们这表面上说的拜访,其实就是一个接一个的给我洗脑,无奈我对洗脑有排斥,只要一发现你在强行向我灌输我不认同的理论,我就开始反感你了。

  这次回来的路上,我开始跟表哥直白说了:“你们干的这东西我说不准,但是我认为是不太合法的,你怎么能干这个呢,我来是为了做正经工作的暑假工,不行,明天我得回去,如果你再拦着我就不认你这表哥了”。他还是一味的劝我多玩两天,我已经无法接话了。

  回到家,我感觉全身疲惫,口干舌燥,幸好他们当中还有一两个同龄的女生可以聊聊天,要不太无聊,跟其中一个女生聊天觉得他们挺正常的,但是他们一直不告诉我是做什么的。吃完饭,手机刚好没电,只有大厅有插座可以充电,我把手机放在大厅充电就进屋睡觉。

  刚躺下不一会儿,太早睡不着,我走出大厅,靠!看到那两个女生在玩我手机,看到我出来后,一边放下手机,一边说想用我手机下下歌。怎么可能是下歌?下歌会那么怕我发现,为什么急忙放下手机呢?

  我回道:“额,我睡不着,我想先玩玩手机再睡觉”。

  拿着手机进屋了,躺下后,我暗自思考:玩我手机被我发现了吧,肯定是想从我手机里面查看我亲人朋友同学的电话号码,然后借钱敲诈什么的,还好我的手机是全键盘的那种智能机,当时在学校的时候300块买的美国A&TT WINCE系统智能手机,一般人是玩不转的,嘿,小样,跟我玩!为了保险起见,我飞信群发我通讯录的好友,内容是:“请不要相信我发给你的信息或者电话,电话可能被盗了!”,我的口气很强硬,结果一顿疑问的信息回过来,我怕屋里的人怀疑我在通知家人朋友,我发了那个短信后再也没回,抱着手机闭眼思考。

  此时是我人生中最牛逼的时刻,我坚信他们就是传销团伙,我一大学生,不能就断送在此,我的趁他们还没把握软禁起来之前逃出去!行,我就设计明天如何逃走。我想了好多:

  报警?报警有可能警察是他们当地人,说不准报警警察也管不了;

  如果警察抓获他们了后,我可能会出名吧?可我不想出名;

  强行逃走?可是行李在屋里,学生证都在里面呢……

  最后到了凌晨2点,我还是没想出对策,这时我想到一条说的过去的理由。

  他们6点起床,6点30吃早餐,我把手机的闹铃调到7点整响,提醒铃声就是来电铃声,假装是家里打来电话,自言自语,说家里爸爸工作摔到腿,正在做手术,我需要急忙回家,这样他们就没什么可以阻拦的了吧,恩,就这样!如果他们不要我走的话,我只能强行跑出去,大喊救命了;或者实在不行用我毕生功力跟他们大干一场反正你们也就6个人而已,大不了同归于尽!直到凌晨4点我才停下思考睡觉,等待天亮的到来。

  第四天

 

  天亮了,今天我醒来他们还没起来,我一直躺着等待他们起床,然后我跟着一起起床,洗漱,吃早餐,之所以等到早餐后后吃完才有力气跑,按我预想的进行,吃完早餐,其中一个女生去洗碗,剩下的坐在厅里坐着休息,这是7点整,我手机响了,我不慌不忙的接起电话。

  “喂,妈,这么早啊,什么事嘛”,我淡定的说道。

  “……”,假装在听电话。

  “啊,怎么搞的嘛,我爹不是都很小心的嘛,怎么受伤了啊?”,我开始变得惊讶和慌张的说。

  “……”,假装慌张焦急的听电话。

  “我马上赶回家哈!我先挂了!”,我匆忙的回答并假装挂掉电话。

  此时,大家都在看我打电话,估计只有我表哥听得出我说的话,因为我是用本地话说的,表哥问我怎么了,我说我爸干活受伤了,要手术,我得马上回家。然后,大家就开始安慰我,说我现在回去也帮不了什么忙,先在这边玩两天再回去!“我爸都受伤了,我哪有心情玩啊,我的今天赶回去!”

  “……”。中间大概10多分钟的交流时间。

  这时表哥说话了,叫我不要慌,他叫他爸骑车去我家看看情况,因为我与表哥家相隔就2-3公里。靠,按表哥那样的话,我就穿帮了,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拨通大舅(他爸)电话,说去我家看看我爸伤的情况。当时的我好绝望,穿帮了我就真的走不了了。

  这时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直接对我表哥说:“表哥,出来我跟你单独讲!”

  我走出大门,表哥紧跟其后,然后我把门给闫上。

  生气对他说:“表哥,我跟你说实话吧,刚才我是假装的,我爸没受伤,我是演给他们看的,你赶快打给大舅让他别白跑了”

  表哥:“……”,掏出手机电话大舅取消行动。

  继续说:“xxx(我),你在这边在呆两天看看我们做的嘛,来都来了,就算不加入先玩两天就不行吗?”

  我语气强硬说:“不行,你们做的违反我的原则,那是我最基本的原则,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如果你今天不让我走,或者你揭穿了我,那么我们的老表关系就今天断交!我说到做到,我不再认你这个表哥!”,然后我直接走进屋。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表哥真的揭穿了我,我也是无招了,我直接跟他们说我已经看透你们做的了,你们做的跟我想的不一样,我是来找暑假工做的,没有时间做你们这些,你们这个就像上楼,我们是走楼梯,而你们是爬绳,虽然直接,但是有可能绳指不定哪个时候断!

  就这样我用了我毕身的语言功底和理论跟他们6个人,从7点一直辩论到9点,实在得不出一个结果,后面直接提着箱子快速走出去,表哥执意要送我,我说好,就你一个人,其他人不要跟着我,我走出后把门硬生生的用力一推,跑下楼,表哥跟在我身后追赶着。走着走着我一边说,“今天我一定要走,你别想通风报信把我拦下!”

  走着走着,我回头看,卧槽,他们一党人追在我身后,我急忙抱起行李箱快速跑起来,一边思考,这样跑不是办法,我的打出租车,但是在这小路上打的,会不会连司机都是他们的人,我在大路上随机揽的出租车不可能是你们的人了吧,我转身往右跑到大路上,拦下一辆出粗车,上车后,急忙给师傅说:“师傅,到火车站,快!”,表哥这时一并冲上了出租车,关上门,我叫师傅急忙开走,终于走了。

火车站

 

  在去火车站的路上,我发现我兜里面的钱只剩下120块钱,如果付了出租车的费用,我是不够买火车票回家的。这时我决定向表哥借钱,虽然我知道他不会借我,但我恳求他先付出租车的钱,果然他被我说服付了出租车的费用,然后他又告诉我一个让我吃惊的消息,那就是其实不止他一个人在这边做这个,和我初中玩的要好的同学也跟他一起,还有,我的二表哥也在这边,他让我见见他们后再考虑要不要走,我当时啥也不想,就是就铁定了心上火车再说。

  十分钟后终于到火车站,下车后我飞快的提着行李箱冲向售票处,表哥一边打电话一边跟在我后面,我并不关心他在跟谁打电话。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兜里的钱还差8块钱才能买到票,可我身上就120块,银行卡余额为0,而且售票阿姨说现在票多得是,有的是座位。我去哪儿找这8块钱,于是我又回来向我表哥借钱,然而我苦口婆心的求他借我8块钱,他就是不给,坚持让我再呆两天。

  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向售票阿姨说我抵押我的身份证,你就先卖给我,后面我再还给你,售票员不干;我向我后面的人借钱,我第一次向陌生人借钱,可以说是乞讨吧,都用冷漠的表情绕开了我;我又向一位老人祈求说能不能帮我,给我8块钱买票,老人回答说:“你看我这一把老骨头,你好意思向我要?”。

  我觉得我向陌生人借钱是行不通的了,我居然走到售票大厅的保安大哥那里,向他借8块钱,结果他也不肯借,我突然觉得人们怎么如此的冷酷无情!这位保安大哥给我一个建议,让我买到我身上的钱可以到的站,我思考了一下,如果又到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还不是没钱,我没采纳他的意见。

  这个时候,我只能求助我的室友,我打电话给我关系很好的室友,当时他在ACM编程集训,我当时用很紧迫和强硬的口气对他说:“你马上给我打100块钱,快!否则我就回不去了!”,我很感谢他,因为他从集训室到寝室需要走30分钟,后面他马上答应我说现在回去寝室给我打钱。这下我不慌了,等钱买票走人。

  就在我四处找钱的过程中,表哥一直在打电话,果然他叫来一个让我吃惊的人——二表哥,在我印象中他是一个诚实可信赖的人,怎么他会在这里,吃惊归吃惊,但我不吃他们那一套,同样他也在劝我玩两天研究下他们做的,我用很坚决的口气对他说:“你们所做的事情,不是我想做的,这是我的个人原则问题(其实我并不是有原则的人),我今天马上必须得走!”。

  就这样,我跟表哥又辩论了1个小时,他又告诉我一个吃惊的消息,他爸(我大舅)也是其中一员,就是他爸把他们拉下水的,大舅威胁他们说如果不跟他做的话,他就去死。我真是又感叹又无力,我当时只想一走了之,并没有想拉他们一起走,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我是不可能说服他们的。

  我试图向二表哥借钱,他比较随和,最后出乎我的意料答应借我100块,还叫三表哥去给我买了车上吃的东西。我很感谢二表哥,我这才得以有钱买票,结果当我怀着300块去售票窗买票的时候,只剩下站票了,当时一万个草泥马飘过!不是说座位很多吗?我狠下心站票就站票吧,先上车再说!就这样我很幸运的登上了返程的火车,上车前二表哥对我说了一句话:“xxx(我),你以后应该会比我有出息!”。

回家

 

  “终于踏上回家的路上了!”,我在心里感叹,从这次的经历,打破了我以前对亲人很信任的想法,我告诉我自己,就算是自己的父母也不要轻易相信!同时,对于这次我的机制逃脱和跟他们的辩论上的对话,太佩服当时的自己了。然而,为了早点上火车,我买到的是站票,对于身心疲惫的我,中间站不住了,直接钻到座位下躺着睡着了。

  回到学校后,我向室友们诉说我的所见所闻,无一不拍案叫绝,因为还在放暑假,因此我还是选择了回家,我开始意识到,社会多险恶,还是回家好好陪父母,明年找个好工作吧!

  刚好回到家,我就联系我的哥哥姐姐们表弟表妹们,初中同学们,同时向他们诉说我的经历,让他们提防表哥和我初中同学他们,不要相信他们的话,但是我并没有向我的爸妈说,因为当时我怕伤害妈妈与大舅之间的感情,过年去大舅家拜年的时候,我跟大舅,表哥他们就当做什么事情没发生,但是我们之间无话可说。

  之后,我接到那个在里面的初中同学电话,好久不联系居然打电话给我,他警告我不要到处乱说。我只能说我并没有乱说,我只是实话实说。直到三年后的今天,我将此事详细的给妈妈说了一遍,我劝她想开一些,不过在我意料之内,时间过去很久妈妈也没有那么多愤怒了,但后来我从妈妈那儿得知,我一个小表弟还是被大舅他们骗过去,被要挟拿钱赎人,听到这个我很心寒,我真后悔当时漏告诉我最小的表弟。

  吃一堑,长一智,自从那以后,我就很难相信别人了,就算是我姐向我借钱,我都会侧面的打探是不是进传销之类,因为我很担心。我这也算是人生中一次重要经历吧,很幸运,也很坎坷,特别是对于当时还是大学生的我,一心想赚点钱分担家里的压力,其实,如果我暑假回家帮忙或者暑假学习,也是为以后找工作铺下很好的路,所以告诫还在校的同学们,如果找暑假工的时候,一定要多长一个心眼,毕竟当时的我们比较纯真。

  “以家庭为单位打地铺,6-7人一个团体,吃大锅饭,艰苦,不限制人生自由和外界通讯,以串门的方式一对一洗脑,以朋友公司开张捧场为借口骗你去听课……”,这就是我差点被拉入的传销组织,很庆幸我并没有吃你们那一套,而且我早点发现并逃了出来。

  否则~~~我就写不了这篇文章了,哈哈!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慕明小子
作者慕明小子
2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慕明小子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