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写信(第二封)

浠存 2017-08-12

你好哇: 七月中下旬,在帝都待了近一周。 西人以漫游忘忧,我也权当出去散散心。 归家后,脑海里老浮现出那个场景,没将其记录下来,如今想来倒成了一桩憾事。美好的事物出现时,总那么让人猝不及防。 那天,在798艺术区转了转。出来吃完饭,大概有八点了。天色渐渐黯淡,稍作休息后天就全黑了下来,高楼上的霓虹广告牌傲气地发着光,那光线直愣愣地刺向天空一角,好像要和月亮比美。街边的路灯,似点缀在夜幕中的颗颗碎钻,不息的车流如于夜幕里穿梭不止的金丝银线。北京的夜,像个珠光宝气的大明星,急匆匆地赶着场场演出,不为任何人驻足,停下她那金贵的脚步。 在街头,我们仨各寻到一辆单车,开始规划摸索从朝阳到海淀的归途。 因为路程太远,起初的线路规划出了问题,三个人折腾到了望京。就在到达望京的前一个斑马线那里,邂逅了这些天里北京城最美的风景。 起先一切如常,都匆匆忙忙地各得其所。等红绿灯的空子里,我百无聊赖地看着马路上的过往车辆和人群。后来在人形光影的移动里,隐约看见一对衣着朴素的老人,两人都穿着白色纱质衬衫,显得十分干净爽朗。老人的发皆霜白似雪。因为年迈,挺拔的身姿不再,微微佝偻。个子不高的两个老人,手牵着手等着过马路,看着他们的背影,却觉得像看着一对单纯可爱的孩子。 几十秒的时间里,信号灯由红变绿,两人依旧牵着手,走到马路对过。我怔在那里,目送两个离去的背影,看着他们渐渐消失在城市闪烁的灯光里,过往车辆像抹布一样一次次将画面从我的眼里拭净。等回过神来,想记录下那刻时,已身影不知何处去...... 到了望京站后,坐上了回去的地铁。 地铁上,忍不住困意的上班族闭目养神,多数人的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我看着窗外随地铁高速运动的广告牌。 心里还想着,那两个老人。 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里,上下班往往要耗费两个小时,大伯和大妈的工作地点简直相隔在城市两头。每日的午餐,没机会一起享用,晚上,下班回到家,往往也八九点钟,之后疲惫的两人各自休息。他们上次一起牵手过马路是什么时候呢? 有时候,不知道到底是生活残酷,还是我们无能?曾经最简单的小事,最后却也变成了奢望。 幸福也许很简单吧。两个人一起对抗生活、击败时间。饱经风霜之后,我的牙齿掉了,你的眼睛花了,我们都不再年轻,皱纹多了一条又一条,老年斑长了一个又一个。但在你面前,还是能像个小孩子般自然地哭哭笑笑,永远觉得过马路时还得牵着你的手。 地铁隆隆飞驰,于途中,我仿佛能听见,斑马线上那双人告诉我,这世间,最美的情话不是“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而是,“今生,我们一起手牵手过马路,好吗?谁都不能耍赖先跑掉哦。 你的浠存 2017/8/12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浠存
作者浠存
15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浠存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