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头不见了

酱九 2017-08-12

我的日子和往常一样,无非是每日约见几个病人,询问他们的近况。病情见的多了,碰到些离奇的说法时,心底也只产生“不过就这样嘛”的想法。譬如我的某个病人说他在白天总能看见一头熊在家里晃,我就觉得他病的还很严重,需要做些锻炼。 然而出乎意料的,我柴框里的斧头不见了,那是阿庆的传家斧头,他在今年年初赠予了我,随后便匆匆离去。我和这把斧头已经练就了很深的默契,它长得很低调,毕竟是上世纪的产物,不过劈起柴来极其方便,可能每隔一段时间穿孔处会有些松动,我只需立起来敲敲底部就结实了,这并不麻烦,算是一种节奏,生活需要这样的节奏。 日子推移的很快,这半年多的时间,我早已认可它在我生命中的地位,差不多仅次于我原先的黄色皮带,说皮带是因为那条解起来真的很顺手。我缺了这斧头,生活的残缺感慢慢显现出来,某种程度上,它就代表着我。我们谈到罗永浩,首先会想到他的锤子;说起张杰,就会想到闰土先生。我的斧头也是这样。 发生这种事情,我不晓得如何去解释,阿庆也不晓得还能不能回来。有些时候我觉得他像一头羊,能跟许多不相干的背景相融合,他低头吃草,我拿着他的斧头伫立仰望,世界就此凝固,生物和时间因而禁止,直到他发出“咩咩”的叫声,一切又正常运作起来。 我后来没见过羊,只是买过几袋奶酪,在吃的时候想到他。他是时间的操纵者,吃草时有些漫不经心,似乎随时都可能呆住。每逢这个节点,我都需要晃动两下斧头,提醒他认真工作的严肃性,这么说来,我是时间操纵者的操纵者。 不过我已经没有斧头了,就像雷神丢了锤子,我似乎没有能力再去管理他。我和阿庆,几乎只能沦为医生和病人的关系,谁会在雷雨交加的夜晚想到有人在拼命维护自然界的秩序? 我有斧头的生涯,到此结束。希望阿庆能够早日归来,我好方便替他治病,至于操纵时间,麻烦以后认真点。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酱九
作者酱九
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