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

米昆 2017-08-12
一个农村诊所里,
她第一次成为一个妈妈,
那一年她刚过22岁。
出生的那个是我,
我是她叛逆的女儿,
她是我勤劳的妈妈。

她小时候很苦,
一筒米煮一锅很稀的饭,
舀了稠稠一碗给小弟弟,
剩下的八九口人分着吃。
可问到她最开心的时刻,
她说是她做女儿的时候。

在那个叫清水湾的村子里,
在这30多年的日日夜夜里,
她像个男人一般干着重活。
灌溉、挑担、犁田... ...
日未出她已在作,
日落她还不能落。

她第一次坐公交车,
旁边的帅哥给她让座。
她没坐觉得她只是华发早生,
无论如何不愿意承认自己老。
妈妈哟请不要介意,
他只是绅士让女士。

小时候不听话,被罚跪在地上。
她随手就抽起一根粗木薯棍子,
啪一下就断了,她也吓了一跳。
其实那是一根蛀棍子没打重,
从此以后她却再也没打过我。
但言语比棍子的杀伤力要大。

长大以后依然不听话,
她鞭长莫及无能为力。
不过两三年前听别人说,
门口种的一片竹林挡风水,
她一个人把那竹子全砍了。
如今看来并没有什么作用。

除了家里变得炎热,
儿子还是没有娶,
女儿迟迟不出嫁。
她也就暂时没有机会,
成为一个阿嬷,
妈妈还是妈妈。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米昆
作者米昆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米昆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