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花园和宋上上

微笑向暖 2017-08-12

《皮囊》会让你想起自己的很久很久以前,那种封尘在记忆深处原以为自己已经忘记的那些时光。你会感慨原来已经这么久了,会笑着像个长辈一样笑着对自己说,原来你已经这么大了。

从我记事起,我已经住在大院里了,就是军人家属住的那种大院,里面种满了水杉和香樟。家里阳台对着的方向是一个长方形的大花园,它的中心修葺着方方正正的被低矮灌木对称围绕着的三级台阶高的平台,花园剩下的部分被从边缘曲折地伸向中心的小路分成了好几块草地。那些由暗红、棕灰色的不规则形状的砖块铺成的小路现在想起来依然很是精致,特别是雨后,小路会像大理石一样泛着水盈盈的光。小时候的我是不愿意在雨后去那里玩的,滑滑的地面会让人走得心慌。我想起那个短头发的小小的自己,穿着小球鞋在小路上蹦啊蹦地生怕踩到水滑倒,哈,也很是可爱呢。

人一旦开始回想,思绪就会像那小路曲曲折折地探到记忆深处,我想我要记下来,虽然只有回忆了,但是至少现在我还记得。

大花园是大院小孩子的天堂,我儿时很大一部分的回忆都是大花园的晚上。因为,晚饭后已经成了大部分孩子去那里撒欢的默认时间点。小孩子们在一起玩疯起来是没有数的,嘻哈尖叫声会把月亮喊来。到了每一家的门禁时间,花园里才会出现大人们的声音,这家妈妈在阳台上喊着:“越越,回家哩!”;那一家的爸爸会气冲冲地跑到花园里,把喊了半天都不主动回家的臭小子拎回去。那时的我和男孩子们一样,往往应一下父母的呼唤声就继续疯玩着。偏偏父亲是个好面子的人,不愿意在阳台上扯着嗓子和楼下无赖的我折腾,便和我约定:晚上阳台的灯亮了我就要回家,否则第二天就不能下楼玩。那时的我还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约定,感觉着这是我们家独特的秘密和默契,现在想想,那时的父亲甚是狡诈。

遇见宋上上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得了,不过肯定是一个阳光温柔的暑假。在那时的我心里面,宋上上和暑假已经合为一体,到了暑假,就必然要见到宋上上。她留着齐刘海,头发很黑又长,扎的是高马尾,那因该是我当时最羡慕的发型了吧。她是小麦肤色,有着大大闪亮的眼睛和雪白的牙齿。嗯,对,现在应该是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子了,我想。

宋上上的外婆住在我们旁边的红房子里。红房子就是有民国风格的两层老房子,红砖红瓦的苍老建筑对小孩子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宋上上说她的家在蚌埠,那时的我似懂非懂。我到现在还记得,她带着她家乡的一点点口音说出这个城市的时刻,她说得神秘我听得羡慕而向往,阳光穿过树荫很温柔地照在我们身上。

那时候大花园的花花草草还是由一个脸圆圆的有一些白头发的爷爷管着,大花园的草坪上会种着他悉心培养的月季和夜来香。大花园的中心和小路上还装着灯,是简单的黑色的圆柱体样式,只到我们小孩子胸口那么高。灯的上部是用磨砂玻璃做的,到了晚上橙色的暖光就会从里面暖暖地透出来,但是即使是夏天看着也不会觉得热。我和宋上上喜欢偷偷地去摘一些花瓣和树叶青草,放到灯的顶部,灯的热度刚好可以把这些自然的味道牵引出来,这些甜甜清清的植物气息伴着灯温暖的光线围绕着在花园长椅上玩耍的我们,这就是我童年的味道呵。有时,管花园的爷爷看到偷偷摸摸摘花的我们,会一边中气十足地喊着我们的名字一边追着我们满花园地跑,现在想想,那时的他还是那么的年轻呵。

原来,我居然记得这么多曾经和宋上上一起做过的趣事。我们一起喂她外婆邻居家的大公鸡,那只不怕人的大公鸡雄赳赳地啄着我手中的黄瓜,它一啄一啄我一抖一抖害怕地哼哼,宋上上咯咯咯地笑,伴着她的笑声草地里的野花摇摇曳曳。我们还喜欢一起在雨后去路边的水洼里捉小蝌蚪,不可思议吧,那时夏季雨后大院里路边的积水里就会有小蝌蚪出现呢。两个小姑娘认真地像两个科学家蹲在水洼边能观察讨论一个下午;“妈妈说小蝌蚪是青蛙的小时候哎。”

“啊?不可能,你看小蝌蚪都是有尾巴的呢!”

“你说的对,我也不相信!”两个女孩子言之凿凿,我想,那时的夕阳都乐了吧。

和宋上上一起度过了几个夏天呢,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时的我理所应当地认为“暑假就该有宋上上”和“暑假就该吃冰淇淋”是一样的。可是后来的某一天,她外婆搬走了。我总是认为,她外婆是在冬天搬走的,因为如果是秋天那宋上上肯定会在暑假的时候提前告诉我;如果是在春天,那她外婆一定会不忍心,肯定会拖到暑假至少让我们俩再见一面。你看,很多事情,会在你习惯以后以猝不及防的方式突然消失,无论你有没有准备好。

从此,我的夏天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宋上上,即使我好好攒了一年的少女贴纸想在夏天送给她,即使我总是装作路过她外婆家门口偷偷地想透过阳台的纱窗一探究竟,我也没能再见到她。那时的我意识到,原来蚌埠是很远很远的地方。

再后来,课业越来越多我也不去大花园玩了,大花园夜晚孩子的嬉闹声却一直没有断过,只是里面的花儿不知什么时候就没有了。再再后来,红房子被拆了,建成了十几层的居民楼。大花园被改成了停车场。大人们都说这是一个建设得很漂亮、很有设计感的停车场,只是我再也没有听到来自那个方向的孩子们的笑声。有时候,我会恍惚,也许宋上上只是我儿时的一个梦。可那本还没有送出去的少女贴纸还明确地提醒着我,曾经有一个笑起来很美的女孩子曾经陪伴我度过了大院里的许多个夏季。

社会的的发展到底会让人们错过什么呢 ?那生冷的水泥和被面无表情摆放着的钢筋混凝土掩盖了多少该被珍视的记忆,那种有阳光温暖味道的记忆?我们可能已经记不清了,所以,也就不会觉得可惜了。

楼下很有设计感的停车场如今停满了车。我想,也许现在,只有我,是宋上上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证据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微笑向暖
作者微笑向暖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