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和老鼠

木子 2017-08-12

猫叔已经很久没来了。 阿鼠把房间都蹿了一遍,然后从厨房里运了一节热狗,一片土司回老鼠洞里。 洞里已经堆了好多东西,女主人丢弃的废纸团,可乐瓶盖子,易拉罐环儿,半截玉米芯子,破旧沙发里挖出来的海绵,哦,还有猫叔最喜欢的毛线球。 “如果猫叔回来了,应该会第一时间来找我,连毛线球都在我这儿,哈哈。” 想着想着,阿鼠就靠着剩下的半片面包片睡着了,梦里都是和猫叔“团伙作案”的场景。 阿鼠认不出什么猫的品种,她只知道猫叔身上的毛是黄褐色的,特别柔软,还带着阳光的味道,哦不对,她也不知道阳光是什么味道的。她只是偶尔去院子里偷花生的时候会看到阳光,金色的,暖呼呼的,跟猫叔一样。 她都不记得跟猫叔在哪里认识的了,好像等她有记忆的时候,猫叔就一直在她身边了。老一代的鼠总说,老鼠一族只能在夜里出动,学会走路,也就学会了偷东西,这才是活下去的本领,而且,远远看到猫一定要撒腿就跑,猫是最凶残的动物。 “你看,我们才偷了些粮食,那些猫却要我们的命。”阿鼠的二婶总是这么说。 “是这样吗?”阿鼠坐在猫叔身边,猫叔专心滚着他的毛线球,没说话。过了一段时间,他听到阿鼠小声地说,“应该不是吧?恩,还是相信自己好了。” 笨蛋哦,这个问题干嘛要问猫叔。 猫叔对所有东西都懒懒地,以前他喜欢懒懒地晒太阳,后来好像连太阳都懒得晒了,到了晚上才离开他的猫窝,带着他的球。 “猫叔猫叔,为什么你现在都是晚上才出来呢?”阿鼠站在凳子上,勉强跟猫叔一般高。 “因为我是夜猫子。” 猫叔还很喜欢搞创作,拿自己的胡子调音,或松或紧,会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很好听。 他唱:“有没有人像你一样,渴望黑夜吞噬黎明。” 他唱:“总是太贪心,却总是不过瘾。” “猫叔猫叔,你唱歌这么好听,为什么不去做猫星啊。”阿鼠问,嘴里叼着昨晚一起去运回来的面包片。 “不行,我要留在这里。”因为有个小家伙会孤单。 “猫叔猫叔,你不抓老鼠真的没关系吗?主人不会把你送走吗?毕竟,毕竟大家都说猫的工作就是抓老鼠啊。”阿鼠歪着脑袋,一脸疑惑。 “没关系的。”猫叔轻轻地拍拍阿鼠的脑袋,每次想默默阿鼠的脑袋他都要格外小心,怕自己控制不好力量把她的小脑袋拍碎了。这小家伙真的太小了。 有段时间阿鼠染了病,小爪子不停地抽搐,猫叔静静地陪在她身边两天三夜,时不时给她倒点水,把自己最爱的毛线球扯开盖在阿鼠身上。虚弱的阿鼠只能听见有个声音在她边上。 “阿鼠,阿鼠……” “阿鼠!”猫叔想一巴掌把阿鼠扇醒,又不忍心,就轻轻地拍在她的尾巴梢上。 “恩?猫叔?猫叔!你回来了!”阿鼠一下子跳起来扑到猫叔肚子上,猫叔的肚子又变地暖呼呼的,真好。 “猫叔,是不是因为你不抓我主人把你赶走了?你来找我是不是很不容易?要不我也走吧。” “猫叔猫叔,我听人家说如果记得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两个人的缘分就还没尽,可是我忘了,真的忘了,一点点都记不起来。”阿鼠急哭了,把眼泪偷偷抹在猫叔肚子里。 “没关系。”猫叔把阿鼠抱起来,轻轻亲了下阿鼠的鼻子。 “你好阿鼠,我是夜猫子。我刚被主人带到这里,我有好多故事可以讲给你听……”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木子
作者木子
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木子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