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君柳如是小传(七)

史遇春 2017-08-12

作者:史遇春

没过多久,钱谦益就去世了。柳如是就留在城中,为他守丧。自柳如是前往城中伺病,到钱谦益去世,柳如是一直都没有回红豆村庄。

此前,钱谦益与钱氏宗族的人关系并不好。在钱谦益去世之后,钱氏宗族里那些心眼不好的人,看见钱家的大家长离世,觉得这家无主,可以乘机进行侵夺。于是,那些人就借口说,钱谦益活着的时候,欠了他们的东西。那些阴狠骄悍的人,纠结了上百号的人,钱谦益灵柩在堂,他们就往钱家去起哄闹事。

看着那些在钱家堂中找事的凶悍之徒,柳如是流着泪说:

“大人已殁,钱家有顶门立户的嫡长子,即使大人生前真有欠人财物,也不应该是我这新寡之人来出头。大人既逝,我也不过就是一个暂时还没有死的人罢了。虽然这样,我也绝不会坐在这里等着被人凌辱,为人剥削。我的妆奁之中,还有一点点钱物,留着也没有什么用,我会拿出这些财物,交给那些凶徒,来解决眼前人为的灾祸。”

于是,柳如是立即着人拿出自己积攒的价值约一千两银子的财物,散给了那些聚众闹事的人。

那些凶徒,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本来就是要欺负这失了依靠的钱家人。当日得了钱财,他们立刻便散去了。尝到甜头,第二天,他们又来寻衅滋事了。

凶徒就在钱家大堂内聚集着,不可能视而不见,更何况,这个时候,还有钱谦益的灵柩在堂,柳如是就派家人去询问:

“钱财昨日已经拿了,今天还聚集在这里,要做什么啊?”

那些人回道:

“昨天,夫人散给我们的东西,都是她自己的物事,这些东西,只够我们几个暂时家用,你想想,钱氏宗族那么大,除了我们几个,其余那些没有得到东西的人,他们要怎么办呢?”

“长者(钱谦益)家的房产众多,华馆连云;丰美的田地一片连着一片,错落有致,你问下夫人,就不能把房子和田地拿出来,分给钱氏宗族的人吗?”

钱谦益的举人儿子,胆子很小,吓得不敢出来应对。

柳如是想了想:这人心,是无法满足的,这心底不好的人心,更是贪得无厌的。

这种状况,如果一味满足那些歹人的无礼索求,那简直就是宋朝末年,朝廷的割地赔款行为:如果没有把宋朝的地割完,那么,侵略者就不会停止用兵。只是简单地满足这些泼皮无赖,要以此来打发他们,根本就不是办法。昨天,他们拿了财物,今天又来要房产田地;今天,给了他们房产田地,明天不知道他们还会再动什么怀心思、使什么坏心眼。

于是,柳如是悄悄召集了钱谦益的一些至亲、弟子,这些人,柳如是都比较熟悉,他们都是非常宽厚实在的人;除此而外,柳如是还唤来了钱家那些平时掌管家人、负责纠察家人行事和作风的仆从。之前,柳如是心中已经有了主意,她已经完全筹划好了对付那些混混的办法。这些至亲、门人、仆从汇合之后,柳如是对他们说:

“大人已去,家中失了怙恃,眼前,宗族当中的宵小,又乘火打劫,意欲全部侵吞钱家的家业,真是令人寒心。各位都是大人的至好,大人生前,待各位不薄。今日钱家遭遇祸灾,各位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钱家被人欺凌,就此疾速败落吧?原本,大人有嗣子,这些事不该我出头,只是今日之事,嗣子经世未深,无法处置。无奈,我只能硬着头皮,强行出面,这个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今天,我有一事相求,不为柳如是,为的是大人的家业、钱家的存亡,还请各位帮忙!”

这些人,当然都非常愿意施以援手,但是,面对如此场面,又不知从何着手。

于是大家一齐说到:

“夫人不需见外,放心吩咐就是!”

柳如是说到:

“因为事关法律人命,不是我不信任大家,只是事关重大,在未行事前,不能走漏半点风声。钱家一家人的存亡,完全系于此次行动,所以,还是请大家发个誓,以确保万无一失。”

柳如是自己先发了誓:

“如果大家(包括我自己)还怀念大人以往的恩德,那么,谁都不能违背这次的誓言!”

一众人等,没有迟疑,也没有含糊,一起立誓道:

“信守此承诺!”

(未完待续)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史遇春
作者史遇春
32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史遇春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