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与怀念

丁千 2017-08-12

她怀念她更多的是因为她的死 带她去看了野长着的樱花 还借了一条空无的长凳 所以她大概是死在四月 她记得她,是记忆里的小黑点 扩散开去就是脚背上淌血的伤口 被石头砸碎的皮肤不在她她无动于衷 结了痂再随四月风化,长成记忆里永恒的疤 她想念她是因为她能为她开脱 她发白栓不住她,她生的女人牵着她的线 纠结一辈子的她最后也看得开了 所以她也为她说话 她送她,在天亮前夕 跌在泥田里爬着到了目的地 她无泪可洒,好久不见她 一见不能再见,怎么记得如何抒情 她一开始在记忆里削减,最终被真实删去 循序渐进的过程把触觉磨钝 她还没开始记起就开始忘记 距离哂笑她没机会去石头和碎屑边慢慢记她 不知道她去了哪,屋子是空的 她走的方向不告诉任何人,连她的猫都不要了 连屋子都不收拾一下 她毫无头绪出走有幸看到漫山樱花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丁千
作者丁千
19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丁千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