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腾年代

昵称及其之一 2017-08-12

大家都在午睡,一个舍友起来尿尿,他很疑惑:为什么尿的路线在晃动,以为自己没有睡醒,恍惚人也在摇摆。 同时好像外面传来了声音,模糊的听见有人叫弟。仔细再听,原来叫的是地震,地震?地震! 哥们赶紧提起裤子,奔窜出厕所,边跑边叫地震了地震了!同时拍打沿途经过的床铺。

我从熟睡中惊坐而起,晃神看到一个个迅捷灵动的身影从上铺直接飞落到地上,顿了一下然后就冲出门去,电光火石间只见身影闪动,难道是忍者? 耳边传来连续的声音,轰轰轰…!这不是奥特曼里怪兽出没,楼房一排一排倒下时的声音?! 再来不及细想,左手撑着床边护栏,屁股与脚再同时使力,纵身一跃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哎哎~差点摔倒,地面好滑,高中宿舍带厕所,总是潮湿的一塌糊涂,还不常打扫。 算了没时间抱…妈蛋我拖鞋还有一只呢?!楼仍然在晃,轰轰轰的声音激起内心从未感受过的惊慌和恐惧。 抄起自己的人字拖和旁边另一只不知谁的平拖,双腿前后交叉做半蹲状,上身躬起,整体前倾,高举右手,由后往前一挥,正准备大叫:兄弟们,跟我冲! 一回头人都没影了,只剩对脚床下铺的胖哥在那悠闲地系鞋带,我说:"胖哥搞快点儿!"他悠悠的回道:“慌啥~子嘛,你先走,不用等…我靠!我话都还没说完呢!…” 胖哥的声音在身后越来越小,直到听不见。我踏着青春热血的步伐,奔驰在追逐希望与生命的路上。

宿舍在楼层尽头,出口楼梯只有一个,在楼层中间,这怎么分的宿舍当初… 跑到楼梯转角也没有刹车,右手狠狠抓住转角扶手,将身体画出180度的圆周轨迹。 这刻时间好像定住,右手抓着扶手飘在空中,周边有无数个同学,害怕而瞪大了眼睛,半撑着嘴巴,眉头像也在配合双腿使力,和鼻梁拧做一团。依稀瞥见一只球鞋,上面并列的两颗四角红星,在奔腾的人潮中闪耀。 耳边响起赵忠祥老师磁性的嗓音:这就是举世闻名的动物大迁徙,百万头的角马,数十万计的斑马、羚羊、上千万只火烈鸟,组成声势浩大的队伍,它们将踏上3000公里的旅程…这,是注定的征途,这,是宿命的挽歌 时间缓慢的恢复向前,感觉身体要被离心力掷了出去,咬牙强忍着,抠住扶手的右手手指更加使劲,像要陷入木头里。 唰,终于落在楼梯上,和入奔流的人群。感觉身体的一部分脱离了控制,身边有人被什么东西砸到脑袋:靠,谁的拖鞋。我埋下头跑的更快,拖鞋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在心里默念:这只拖鞋送你了同学,不管它之前属于谁。 宿舍楼大门前几米,模糊看见门正中横着一根红带,速度越快,阻力风越强,几乎睁不开眼。

时间越来越慢,行动像困在黏稠沼泽,头从左下缓缓仰到右上,上身将双腿拖在后头,躯体跑在灵魂前头。

双臂在身后凝滞,挺胸,仰首,推进…1半,半米,10公分…突然,记忆跳跃到四年前,110米栏的跑道上,有个将风甩在身后的的红衣男子…

往后头看,宿舍楼仍然在晃。跑到楼下的时候操场上站满了人,有的穿着衣服,有的裹着被子。

地上零星散落着各种鞋子,选了一只合脚的穿上。

哥几个三五成群,描述刚才各自的凶险情景与逃生心得,刚上厕所的哥们:我靠,刚上厕所,我说尿怎么… 望着天边不知何时泛起红色的霞,喃喃念着电视剧封神榜里的几个字:天生异象,必有妖魔。 校方通知疏散,几个人瞎逛到好吃桥坐着,我点了杯刨冰,望着匆匆路过的人们出神。

后来的事记不太清了,只知道收假回来,才发现宿舍那条泡了10多天牛仔裤,水和裤子完全一个颜色,像晴天的颜色。 回到学校后,唯一能感受到地震来过的痕迹,是老宿舍从4楼裂开到顶。

停在那里挪不动步子,裂缝里好像有无数双眼睛,眨一眨然后没入黑暗,归于安静。

也可能,不是安静,只是听不到而已。

裂缝随着光线延伸,触到天边的云。

那些天总听到四个字:众志成城;

那些天总看到一位和蔼老人,奔走在残垣断壁;

那些天总听到一首音乐:Classic river,一位女子在浅唱低吟,我愿意相信这是来自天堂的声音。

假如爱有天意,灰色空间,光明的黯淡与悲情。

那晚做了一个梦,走到宿舍门口,又听见了轰轰轰的声音,我知道这不是地震,是楼道里集体逃命的脚步声,是逝者最后的人世回音,是生者路过的奔腾年代。

九年过去,希望没有辜负生命,和当初的自己。

后记:本来想尽量表达的乐观,但写了一半,又看到那些灾区幸存者的回忆,九年了,有些人跑了出来,有些人还没有,才发现在真正的苦难面前,乐观是如此苍白。沉重到心像被压住喘不过气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昵称及其之一
作者昵称及其之一
1日记 1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