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小南门到了》之六十四

费宜和 2017-08-12
                         十

       日子似乎又归于平静。
       一日午后,趁点心店相对有空的辰光,南民与董姐阿琴震山商量着有关点心涨价的事体。董姐平时一直负责原料进来,收讫两清的生活,虽说每天收支款也都归了南民,但董姐心里清爽,三年成本要涨了多少,周边点心店,连得大饼摊都已经不晓得涨过几次价了,就讲这半年,猪肉牛肉就要涨多少呀。南民虽然松口,讲到提价方案,每两锅帖涨两角,牛肉咖喱汤和砂锅小馄饨也每客分别涨两角,南民想法一讲,首先就遭到董姐反对,董姐讲,摊到每斤锅帖成本上去已经不排一元了,好不容易想清爽,准备涨价,每两只涨两角呀。阿琴讲,上两天,带儿子去吃一家人家的小笼,不但价钿涨上去了,而且小笼还要小一圈来。震山讲,收钱也是收整数的好,现在到哪里去找那么多零钱。
       四个人正商量着。下午辰光老规矩,大块头,老爷叔,排骨和娘娘腔蓝花指头几个人陆续到店堂,几个人还没开腔,秀芝带来四五个相同岁数的女人,一拥进店,店堂里一下子显得拥挤,也显得热闹。秀芝对同行的几位女人介绍南民,这位就是南民老板,做的是老城厢最最好吃的锅帖和咖喱牛肉汤。秀芝又笑着对南民讲,几位太太,是我浦东屋里附近的麻将朋友,统统是有钞票屋里的阔太太,平时山...
                         十

       日子似乎又归于平静。
       一日午后,趁点心店相对有空的辰光,南民与董姐阿琴震山商量着有关点心涨价的事体。董姐平时一直负责原料进来,收讫两清的生活,虽说每天收支款也都归了南民,但董姐心里清爽,三年成本要涨了多少,周边点心店,连得大饼摊都已经不晓得涨过几次价了,就讲这半年,猪肉牛肉就要涨多少呀。南民虽然松口,讲到提价方案,每两锅帖涨两角,牛肉咖喱汤和砂锅小馄饨也每客分别涨两角,南民想法一讲,首先就遭到董姐反对,董姐讲,摊到每斤锅帖成本上去已经不排一元了,好不容易想清爽,准备涨价,每两只涨两角呀。阿琴讲,上两天,带儿子去吃一家人家的小笼,不但价钿涨上去了,而且小笼还要小一圈来。震山讲,收钱也是收整数的好,现在到哪里去找那么多零钱。
       四个人正商量着。下午辰光老规矩,大块头,老爷叔,排骨和娘娘腔蓝花指头几个人陆续到店堂,几个人还没开腔,秀芝带来四五个相同岁数的女人,一拥进店,店堂里一下子显得拥挤,也显得热闹。秀芝对同行的几位女人介绍南民,这位就是南民老板,做的是老城厢最最好吃的锅帖和咖喱牛肉汤。秀芝又笑着对南民讲,几位太太,是我浦东屋里附近的麻将朋友,统统是有钞票屋里的阔太太,平时山珍海味吃多了,讲起高级餐馆,倒是真的不稀奇,我特意带伊拉来,吃吃南民店里的锅帖和牛肉汤,刚刚走进乔家路,几个人就看了热闹,边走边看,像是来旅游了。锅帖咖哩牛肉汤一一端上,几位太太吃了无不讲好,一位讲北方话的太太讲,像饺子又不是饺子,像水煎包又不是水煎包,不过,上海的点心就是做得精致。一位带有广东腔的太太讲,要讲点心,越往南面,越精致,都讲广东人会吃,但上海人一点不比广东人差。一位讲四川话的太太讲,想起老家的红油水饺,红油抄手,酸汤水饺了。几人吃好,秀芝与南民打招呼,再陪几位太太去兜兜老城厢,都想看看从前的上海样子。秀芝就带着几个太太走出店堂,朝小南门方向走去。老爷叔等人目送几人离开走远。老爷叔讲,是秀芝呀,现在打扮了时髦来。排骨讲,秀芝儿子,长年混了北京,现在不得了了,几部电视剧一拍,红了半边天,粉丝交交关,不光是小姑娘欢喜,半老徐娘更是欢喜,只要是女人,老少统吃,有几个女演员,为了秀芝儿子,相互争风吃醋,听说现在做只广告,是这个价钿。排骨伸出两只手指头比划,老爷叔讲,儿子有出息,也晓得孝敬自己娘,帮自己娘在浦东买好别墅,所以,现在也看勿大到人了。大块头讲,嗨,女人从前在小南门的超市里做过贼骨头,直到现在,还常常被人讲起。娘娘腔蓝花指头惊讶地问,啥情况?大块头正要讲下去,忽听店外又传来叫南民的声音。
       门外叫南民的是阿敏,而阿敏看上去却有不小的变化,阿敏带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姑娘,走进了乔家路点心店,女人看上去也有四十几岁,保养得当面色温润,一副和颜悦色的神态,小姑娘也有十二、三岁的样子,显得机敏又不失安静,而阿敏的神态则更是出乎众人的意外,留有多年的长发,已经修剪成了短发,而一段时间来稍显随意,甚至有些邋遢的衣着,也被清新的夏季衣裤所替代,整个人显得精神十足。三人出现,倒也使午后的点心店又一下子热闹了不少,阿敏大方地将带来的女人和小姑娘一一介绍给大家,阿敏讲,这位是我的老婆,叫玫瑛,这个小姑娘是我的女儿,叫小辨,是小名,我给伊起的,第一眼看到小姑娘的浓密的头发,我就想每天帮伊梳小辫子就好了,我就觉得应该叫这个名字。被称作玫瑛和小辫的母女俩都笑嘻嘻地向各位店里的人打着招呼。阿敏对玫英母女讲,这就是我常提起的锅帖店,上海摊最好吃的锅帖,我是吃了这里不少锅帖了,而且是来吃白食的,从来没付过钞票。阿敏说这话时,多少有些得意。南民董姐则招呼着阿敏三人坐下。南民对阿敏讲,已经称老婆女儿了,保密工作做了加好。阿敏笑着讲,就来吃店里的锅帖,反正牛肉咖喱汤,砂锅小馄饨都要上,从今往后,阿敏到这里吃点心,都会付钞票了。董姐讲,阿敏是两样了,头势也清爽了,人也精神了。阿琴讲,原来头势也好看的,有艺术家气质呀。阿敏连忙打断俩个女人的话,不要在我女儿小辨面前瞎讲我好伐,退我漕水么。锅帖,牛肉咖喱汤和砂锅小馄饨都端了上来,南民跟玫瑛讲,小店家的点心,不敢讲好吃。玫瑛讲,老好吃的,阿敏还跟我讲了不少南民的事体,很了不起,我跟阿敏讲,应该向南民学习。南民被玫瑛这一讲,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南民讲,阿拉几个好兄弟,还是阿敏最有才。玫瑛讲,在读大学时,就听过阿敏弹琴唱歌,当时就听同学中在讲,阿敏是音乐天才。阿敏讲,阿拉是校友,玫瑛进大学时,我正好毕业了,所以并不认得,但是玫瑛也是参加了大学里的音乐社团的,上次大学里音乐社团人讲聚聚,多少年没碰头的人,这次都看到了,也认得了玫瑛,一讲,还是听过我年轻时唱歌的人,吓我一跳,玫瑛生活这些年也有些变化,所以我们就走到一道了,最最开心,就是有一个漂亮的女儿了。阿敏边说边不时地在照应着女儿小辨,提醒着吃锅帖注意烫之类的。玫瑛对南民讲,点心真的老好吃的,现在不是有一种提法,讲要吃老早的味道,这锅帖和牛肉汤,就是很正宗的老早味道。阿敏对南民讲,玫瑛很会烧小菜,礼拜天有空会跑小菜场,欢喜买,欢喜烧,我已经吃胖不少了。玫瑛讲,也是在慢慢地学着烧,小辰光吃惯姆妈烧的菜,想想姆妈总有烧不动的一天,也就开始学着烧了,以后也可以烧给姆妈吃。董姐讲,阿敏是额角头碰到天花板了,碰着加好的女人,又有了一个加漂亮乖巧的女儿,真是好福气。阿敏讲,所以我也要努力了,跟玫瑛商量好了,打算去开一家音乐之声,不是电影《音乐之声》,而是一爿卖音乐书,卖唱片,卖各式乐器的小小音乐书店,店名叫音乐之声,还可以喝咖啡喝茶。玫瑛讲,阿敏音乐上的才能不能浪费了,阿敏也懂经营。阿敏讲,开玩笑了,就倒卖过几只蟋蟀和黄蛉,就讲懂经营啦,真的讲做,我还是很有压力的。南民讲,好消息,阿敏是应该好好做些事了。玫瑛讲,阿敏原来学的专业也不错的,只是这么多年也全都荒废了,再讲,现在又有多少人在做自己专业的工作,阿敏欢喜音乐,要想办法把爱好和经营结合起来。
       阿敏三人吃好点心,欢欢喜喜地走了,讲还要去白相城隍庙。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董姐讲,玫瑛是个来三的女人,阿敏就需要这样一个女人帮伊做主。老爷叔讲,今朝下半天蛮闹猛的。
       到了傍晚,老乐来到乔家路点心店。南民示意老乐坐到店堂里厢,有空调的地方,老乐似乎碍于店堂里人多,南民这才觉得老乐有话要讲,所以就与老乐坐在了店堂口。老乐讲,上次与南民提到过的,想与老婆离婚的事体。南民讲,后来是师娘提出想跟师傅离婚。老乐讲,是的,当时想法还想将房子留给老婆女儿,现在又有新情况了。南民讲,师娘不想离婚了?老乐讲,老婆还是坚决要离婚的。南民讲,是师傅不想离婚了?老乐讲,也不是,婚是肯定离的。南民讲,猜不着了,还有啥新情况了?老乐讲,女儿要结婚了。南民讲,一直是师傅的心愿,女儿也不小了。老乐讲,女儿三十五岁了,寻人结婚也是应该,关健是寻了啥个人,女儿寻了一个外地人,没有房子,没有正当工作。南民讲,啥个叫没正当工作?老乐讲,就是帮同乡看看店堂,搬上搬下东西,出点苦力,拿了二三千元的工资,没社保,没医保,养活自己也蛮吃力,女儿回来一讲,吓了阿拉一跳,岁数大了,也不要乱嫁人呀,但女儿讲了还要直截了当,讲有身孕了,准备马上结婚,问伊在哪里结婚安新房,女儿讲了也干脆,讲就在自己屋里轧一轧,我跟侬师娘更加看不懂了,屋里厢就只有这点地方,那能轧,女儿就没声音了,我只好跟老婆商量那能办,侬师娘讲,我有心拿房子留把伊,但最终还是给女儿做新房的,人反正是女儿自己寻来的,好话坏话,声音轻了重了全部讲了,不要听,也没办法,但是阿拉只有一个女儿,该那能办,还是要那能办的,跟女儿商量好了,现在帮伊开始装修新房,过了大热天就办喜酒。南民问,那么师傅师娘准备那能办呢?老乐讲,现在要快点给女儿腾房子装修了,所以侬师娘准备住到小姐妹屋里,而我只有外头去借房子住了。南民又问,师傅师娘分开的事体跟女儿那能讲?老乐讲,暂时不想讲了,就跟女儿讲,到外头过渡一下,打算女儿结了婚后再讲。
      在接下来的一段辰光里,老乐自己到处去寻找房子,南民也有几次相帮一道去看房子。一段日子寻下来,发觉租借房子也是一桩难事体,市里一般工房租金已经很高了,老乐的退休金无法承受,即便想找便宜一点的,也只能寻找一些老房子,一小间房子,活动天地小就不讲了,没地方烧饭上厕所,老乐又觉得难以适应。老乐寻寻房子,最后竟然寻到崇明去了,讲是一个老同事介绍的,房子就是老同事在崇明的老家,老家盖了新房,留下两间旧瓦房,房租只要毎月五佰元。老乐听了合适,就去看了,在电话里跟南民讲,空气新鲜,适合养老。没过几天,南民就相帮老乐搬到崇明去住了,南民觉得崇明农村环境确实不错,但南民还是嫌两间瓦房过于破旧,老乐似乎看出南民的想法,倒是连连安慰南民,老乐讲,现在先帮女儿新房弄好,帮女儿婚事办好,以后反正就没啥事体了,就可以慢慢收拾房子了。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费宜和
作者费宜和
8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费宜和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