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死亡

九十三 2017-08-12

今天一位同事在朋友圈发了其父亲去世的消息,前些天打电话给妈,听说了一位认识的长者去世,再前些天,林肯公园主唱自杀,我弟非常喜欢他。之前说来上海看病的好友的姑姑,前阵子和好友再聚时说是人已经离开了,留下一个表妹跟着外婆。

每年,我都会听到许多人,或认识或身边人认识的人,或年幼或年长的人离世的消息。或因意外、或因病痛、或自我选择。渐渐地,死亡也变得像晴天、雨天一样,成为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每当这类消息传来,自己只能唏嘘、狠狠地叹出一口气。

在很小的时候,我没想过人会死去,似乎大家都应该是生活着的才对。年纪大的爷爷可以出远门,但是他还是会带着零食回家,经常在外的爸爸在早上会看不到人,但是半夜醒来会发现他已经在家。小伙伴们互相吵架会给对方下恶毒的口头诅咒,可是似乎从没有想过诅咒的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时候,会因感冒吃药、打针感到痛苦,或因拉肚子中暑而感到难受,可小时候不会有死亡,正像不会有离别一样。书上的死亡都只是字眼,直到我见证了死亡,我面对了死亡,我开始认识到这个世界上还要一种自己无法逃避的东西,世人人生的终点。

我对死亡的认识来得很晚。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回下午上课的时候,有谁来教室通知我,叫我姐弟三人回家然后去外婆家。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记得我姐拽着我和我弟回家,路上听到姐的同学说什么叶鸡皮外婆死了。我不知道什么是死了。只记得我们快速到石场找到爸,然后坐他的车去外婆家,我问妈呢,爸说妈已经先去外婆家了。那天到外婆家天应该差不多黑了,我记得我一个个叫那些舅舅、阿姨,然后当天晚上我带着书包一家人在外婆家住。外婆家有盛大的事情的时候人就超级多,不仅舅舅多,表哥表姐多,还有其他很多外婆和他们带来的表舅表姨。当天晚上我和其他的孩子在房间玩,我想他们很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第二天白天,我在大堂的地上看到我非常慈爱的外婆,她和我妈妈长得很像,我小姨和我妈也很像。外婆躺在地上,她和地面之间隔着一个门板,她静静地躺着门板上,但我看不到她的脸,她脸上盖着一块白色的方形麻布。舅舅、小姨、大姨和妈妈,很多大人都围着外婆跪着,他们一个个哭得很大声。另一边很多人在布置棺木,那些堂外公、不认识的男的女的拿苎麻还有像粉丝的一些东西填充棺材的内部,还有拿硬币放在当中,我和我一个表弟表妹对这些很好奇,我们没有看着那些哭泣的大人,只是围着棺木看它布置情况。后来唢呐吹响了,我跑回外婆那边,在大人把那块方形白色帕子拿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外婆的脸,很瘦很白、睡着了。然后她的脸被盖住了。唢呐吹得更响了,大家哭得更加伤心。然后人走来走去,抬来抬去,我在人群里兜兜转转,后来大家都往外走了,我身上挂着一根长长的苎麻,在喧嚣的人群里,我找不到我妈了,我看到我姐在院子门口嚎啕大哭,小姨找到我们,让我和表弟跟着我姐。我不知道大人们在干什么,我姐哭得很伤心,我找不到妈看着她哭也很慌,我不悲伤,那时候我不懂什么事悲伤,我只是有些害怕。我好像后面也哭了,跟着我姐一起,因为大家不知道去哪,而且在奇怪的音乐里哭得很大声。在一片慌乱中,我那时哭了肯定是因为慌张和害怕。后来人们陆陆续续回来了,穿着麻袋头上戴着白色纸帽子的舅舅还有系着白布的妈妈、大姨小姨。还有很多外婆村里不认识的人,他们拿回了树枝,把树枝放在外婆刚刚躺着的大堂里,我那个乐观善良的姨夫回来还嘲笑我和表弟是不是哭了。我们把脸上挂的泪珠擦干,说没有。再后来,我们都从外婆家回去了。

再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我那慈爱温柔的外婆。很多年后,我明白了什么是死亡时,对彼时情景感到无比悲伤。那是我初生以来,送走的第一个挚爱的亲人,在我懵懂无知的9岁,我看着我59岁的外婆离开,甚至不知道那是所谓的死别。

大学的时候,大姑父去世了,从脚手架上摔下来。那个姑父话不多,却老实善良,那天中午我提着水果回寝室,在电话里听着我爸说了大概情况,然后再打了个电话给我妈,问我妈我需不需要回去,我妈说没事,你不用回来了。挂了电话,感觉鼻子很酸,喉咙像是堵住了,心口很闷,没忍住,还是抹了几把眼泪。每次听到死亡的音讯,我都觉得自己是个老者。

xl哥的死对我和室友的打击都有些大。回想起来,我也为自己的人格感到非常羞愧。那天我在回学校的火车上,听到消息时甚至觉得是谣传,老师老是一个人发些悲伤的东西,不知道自己排解和消除那些负面的东西,作为一个成年人他就不能对自己负责点,拿这种东西吸引大家注意吗,真的是个幼稚的大人。后面和好友说当时的情况时,她说当时她也是这种感受,所以不想理他还有些生气。可是,当后面谣传成为事实时,我的鸡皮疙瘩起来了,在火车打电话、忍不住哭。最终,我也释然了。我松了一口气,如果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方式的话,我希望他能得到心灵的救赎和解脱。回到学校,我看着桌上自己没带回家的那本自杀论,静坐了很久,把它收进书堆了。我目送了一个自我选择的死亡,可是如果这是最后一种方式的话,我会坦然接受由此带来的苦痛。可我希望这并不是唯一的方式,这也是我们都为此方式感到悲伤的原因。但同样,我们为会得到解脱的你感到宽慰,如果你得到解脱的话。

我四年级的时候,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死亡,生命的消亡和死后的去向。那时候我们村里的一个老爷爷去世了,那是除我外婆之外,我见证的第二个熟人的死亡。自那以后,我长大的村子,开始陆陆续续送走了一些年长的人,我爷爷、其他爷爷、奶奶。死亡变得更加频繁和平常了。似乎,死亡本来是不存在的,一旦开始死亡就成为了你生活中的常态了。我同学的弟弟妹妹、我幼时的伙伴、我同学的表哥、我同学的妈妈、我的老师、我同事的家人.......每年有人死亡、每个月有人死亡、每天都有人死亡。活着、原来是这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活着本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一回清晨做梦,梦到我妈去世,自己没来得及回家看她,在雪地里跪在她坟前哭泣。她抱着我说,没事的,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醒来,发现枕头哭湿了大半,许久没有缓过神来。

年少的自己不怕死,觉得无所谓,可现在自己连游乐场所里的空中项目都不敢坐。认识完生命之后,人可能才会再度热爱生命,在每分每秒都有人结束此生的情况下,自己应该珍惜,生命和爱的人。

逝者安息。

生者,请带着痛苦和超越痛苦的爱继续好好生活。

2017.8.12 13:43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九十三
作者九十三
20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九十三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