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巫婆

槟子 2017-08-12
巫婆的山洞

巫婆住在巫婆的山洞里。
她有一口巫婆的大锅、一盏巫婆的灯、一张巫婆的床和一床巫婆的被子。
巫婆的山洞里,四壁都挂着草药。草药慢慢阴干,发出巫婆的气息。
洞外,带有巫术的风嗖嗖地刮。
洞外,带有巫术的雨哗哗地下。
巫婆在巫婆的山洞里,点起巫婆的灯,用巫婆的锅熬了一锅热粥。
巫婆喝了巫婆的热粥,爬上巫婆的床,盖上巫婆的被子。
她听着外面的风雨声,睡着了。



巫婆的旅行

巫婆只在夜间旅行。
套着黑靴子,披着黑斗篷,戴上黑色尖顶帽,巫婆拎着她的巫婆皮箱,坐在巫婆的扫帚上。
在呼呼响的夜风里,她飞过森林,掠过黑色树梢,在黄澄澄的月亮前,一闪而过。快得你根本注意不到。
夜晚快要结束时,巫婆在林间空地降落,从她的巫婆皮箱里取出她的巫婆帐篷,在巫婆帐篷里煮一壶巫婆茶。
这样,巫婆就能喝着热乎乎的巫婆茶,在灰蒙蒙的清晨里,听鸟的合唱。



巫婆的音乐

铁有铁的乐声,铿锵有力。
木有木的乐声,沉闷温柔。
岩石有岩石的乐声,从地下传来。
空气有空气的乐声,空空荡荡。
暗沉沉的湖水有暗沉沉湖水的乐声,幽深得令人神往。
在巫婆的山洞里,玻璃做的高脚杯也有它的乐声。
巫婆安静地听着,听着。
这样的音乐,只有巫婆和她的猫能够听...
巫婆的山洞

巫婆住在巫婆的山洞里。
她有一口巫婆的大锅、一盏巫婆的灯、一张巫婆的床和一床巫婆的被子。
巫婆的山洞里,四壁都挂着草药。草药慢慢阴干,发出巫婆的气息。
洞外,带有巫术的风嗖嗖地刮。
洞外,带有巫术的雨哗哗地下。
巫婆在巫婆的山洞里,点起巫婆的灯,用巫婆的锅熬了一锅热粥。
巫婆喝了巫婆的热粥,爬上巫婆的床,盖上巫婆的被子。
她听着外面的风雨声,睡着了。



巫婆的旅行

巫婆只在夜间旅行。
套着黑靴子,披着黑斗篷,戴上黑色尖顶帽,巫婆拎着她的巫婆皮箱,坐在巫婆的扫帚上。
在呼呼响的夜风里,她飞过森林,掠过黑色树梢,在黄澄澄的月亮前,一闪而过。快得你根本注意不到。
夜晚快要结束时,巫婆在林间空地降落,从她的巫婆皮箱里取出她的巫婆帐篷,在巫婆帐篷里煮一壶巫婆茶。
这样,巫婆就能喝着热乎乎的巫婆茶,在灰蒙蒙的清晨里,听鸟的合唱。



巫婆的音乐

铁有铁的乐声,铿锵有力。
木有木的乐声,沉闷温柔。
岩石有岩石的乐声,从地下传来。
空气有空气的乐声,空空荡荡。
暗沉沉的湖水有暗沉沉湖水的乐声,幽深得令人神往。
在巫婆的山洞里,玻璃做的高脚杯也有它的乐声。
巫婆安静地听着,听着。
这样的音乐,只有巫婆和她的猫能够听到。



巫婆的炖锅

巫婆有很多备用炖锅。
有青铜炖锅、白银炖锅、黑铁炖锅、沉甸甸的石头炖锅、透明的玻璃炖锅,和顶针那么大的金炖锅。
青铜炖锅熬煮魔药效果最好。
玻璃炖锅慢炖菜汤味道最好。
顶针大的金炖锅放在银炖锅里,收在雕花橱柜里。
石头的炖锅顶着地窖的门,不让地下的精怪钻出来。
最后一口炖锅已经漏了,被巫婆扔在山洞的角落。
一只睡鼠钻进去,在锅里搭了个暖和的窝。



巫婆夜的绸缎

当猫头鹰不再啼叫,只是睁大金黄的眼睛,竖起羽毛。
当树枝和树叶不再发出沙沙声,不再随着风摇晃。
当风停止,当夜晚的空气停滞不动。
四下里一片死寂。
一切都静止,猫头鹰、树枝和树叶,连同空气,纹丝不动,如同凝固在墨蓝的玻璃中。
巫婆夜就出现了。这样的夜晚,就是巫婆夜。
“咔嗒”一声门响,巫婆走出来。
一声不响地走出森林,一声不响地走下山坡,一声不响地走向空旷的荒野。
在她头顶上的,是同样静止的、悬挂在空中的月亮和星星。
巫婆伸出手臂,揽住垂落而下的月光和星光。
在她手臂间,它们作最顺滑的绸缎。



巫婆天有时下猫

当风在高楼和大树间团团打转,卷起报纸和沙土。
当云层随着风,转着圈子、跳着舞在广场上方聚集。
当云层开始变成黑色,夜的黑色、黑猫的黑色、巫婆眼睛的黑色……
当云层后的天空变红。
巫婆天就出现了。这样的天,就是巫婆天。
红色的闪电划破云层,像猫爪撕出的口子。
“喵——呜——”的一声响雷后,猫就落下来了。
大的猫和小的猫,花狸猫和虎斑猫,玳瑁猫和三花猫,还有白猫、灰猫和黑猫。
猫们像雨滴,从云里落下来,在空中打滚、伸腰。临近地面时,它们一扭身子,轻轻巧巧着了地,软软的爪子踩着城中小巷的石子路。
巫婆打开门,把一盘牛奶放在门口。
“来喝吧,巫婆天落下的猫。”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槟子
作者槟子
3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槟子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