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

Allison 2017-08-12

自白

从小到大,我所接受的中式教育都信奉标准答案这个说法。我身边很多人甚至未经思考到底要过什么要的生活,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就去做了,极少有人站出来质疑,寻求改变,就算有,也会被所谓的标杆打压下去,大家都习惯了所谓的保持中立

我的爷爷是个总是对事物有自己的态度和看法的人,所以我潜移默化的对于很对社会现象都会有自己的思考,判断。勇敢地站出来说不,在我看来是在这个社会很可贵的品质

我喜欢冒险。我很早就意识到一眼看到头的生活,和那些所谓的世俗的标准答案不是我所要的。比起追求一些头衔和名誉,我可能更想把一件小事做好,我更享受埋头苦干给我带来的成就感,我更享受寻找自身价值,去给一成不变的生活带来改变,打破人们所习以为常的一些事物。这种价值观在同龄人中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是设计让我找到了我的价值,让我开始用另一种思考模式看待周遭的事物,让我有能力从点滴去打破周遭的一成不变。

学霸,孤僻,独立,清高,执着是很多人对于我的评价。标签这种事我也是从没在意太多,这些只是我的几个侧面,我自认为是个复杂矛盾的人,性格中有很极端自我的一大面,也有为达目的苦心孤诣的一面,矛盾挣扎畏首畏尾的那一小面。我从不奢求别人能理解全部的我,我总是希望自己能够独立独立再独立。我总觉得能让我绝境逢生,触底反弹的很大一个因素,就是对于自我的坚持,这种坚持可能是盲目的,也可能是无意义的,或许我付出了他人数倍之多的努力,但是最终结果如何,我心安理得,我通过了内心对自己的审判。这也是我父亲对我说的,尽力尽力,先苦后甜。

绝境逢生算是我人生经历的一大特点,我不想过多赘述我到底经历过什么,也是我运气好,毕竟从没见过哪个loser出本回忆录的,那也没人买账。总之,绝望,desperate,是我生命中很难割舍的一部分,已经融入到我的血液里。

我常自言自语,自己对自己在深夜说,我能有多绝望,就能有多努力,不信任何人,我只信我自己。

关于执着这件事,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我的父亲,我从来没有见过比我父亲更对事物执着的人。从事工艺美术行业的他,自认为是工匠,不屑大师这个头衔。但是对于细节的极致苛求,让他都不忍心教我从事玉雕行业,因为他的强迫症足以让他的任何学徒崩溃。直到22岁的今天,看到父亲逐渐年迈的容貌,依然对每天要做的事情一丝不苟,这种毅力和对细节的苛求,让我渐渐理解了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他从不收徒的原因。

我不太擅长制定非常非常详尽确切的长期目标,因为我觉得这样就把人框死了,那和我的lifelong goal是有违的。我不期望自己能今后在美国职位做到多高,爬到白人脑袋上然后为亚裔摇旗呐喊说东亚不再病夫云云。我只希望自己能靠自己的脑袋,给自己两年,静下心来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路还长,对于过去,我很好地翻篇了。对于将来,正如RISD webinar所说,limits are nowhere to be found.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Allison
作者Allison
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Allison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