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丧

口口声声 2017-08-12

亲戚家老人去世,九旬高龄,走得很快,算是喜丧。虽然我只见过一次,但仍不免有些难过。

带着哀悼的心情,我来到了这个叫游乐园的殡仪馆。

这个殡仪馆服务很齐全,灵堂,茶馆,饭馆都在一起。大家吊唁之后,就嗑着瓜子聊聊天,等着开饭。吃完饭,向主人致意之后就可以离开了。

坐在聊天的人堆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所以就认真地观察各种人,想想自己的心事。老人的葬礼可以把一家人团结起来,在这个大家庭里,能出钱、出力、出人的人,就会受到赞赏。我想办丧事的目的是否也在于,让在天有灵的老人放心离开。因为儿孙都很能干,都可以照顾好自己,所以她也可以放心离开。

《白鹿原》中有很多人的葬礼,饿死的,病死的,被人杀死的,战场上死的…死法很多,但葬礼都是他们一生的总结。其中百态,甚是值得玩味。其中有几场葬礼作者大书特书,田小娥的,鹿兆海的,朱先生的。

田小娥被人唾弃,没人祭奠她,把她当死老鼠一样草草处理掉,后来因为瘟疫,人们甚至将她尸骨焚烧,筑塔镇之。没有贞洁的女人,不是人,如附骨之蛆,如腐朽之蝇,如泥淖之虫蛇,熟人尚且避之不及,生人更是不吝啬唾弃。

鹿兆海死后,被捧上了天,但他死亡的真正原因却被遮遮掩掩。而最令人玩味的是,之前的意气风发,远大抱负,扶摇直上,都戛然而止。突然而又似乎是必然。

朱先生的死,与前两人的突然、被动相比,他是做好了充分准备的。他死前完成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县志编纂、付梓、分发工作,交代好了身后的一应事宜,几近完美的结局。他是有骨气的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时然后言,人无不信其言,立之斯立,道之斯行,慧而近乎妖。如果可以给他一个字作为谥号,我想应该是“明”。自知、知人、知时之明。他的葬礼,轰动一方,无数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因仰慕他的为人前来送葬。许是他料到这一情景,留下遗嘱,不允许人吊唁,闭了门,一切从简。这就是境界。这也算是喜丧。

一个人死去,不管他人是否流下悲伤的眼泪,整理出了一副悲伤的表情,只要没有人拍手称庆,都不枉一世了。虽然不希望我爱的人为我哀伤的,可倘若真有在天有灵,见人们都不为我哀伤,估计也挺心酸。

胡思乱想了一会,开饭了,三凉五热一汤,分量不大,味道不错。吃完饭,我站在灵堂门口向里眺望了一下:愿您安息。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口口声声
作者口口声声
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口口声声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