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我#解剖系列#

行走中的向阳花 2017-08-12

我身上自己能明显感觉到且非常令自己厌恶、极其恶劣的顽疾之一就是“凡是某事正面解决有困难就选择逃避”——无论是处理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是面对学习上的难题。

与朋友之间有了矛盾与隔阂,明明自己非常生气,也清楚地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冒犯了自己或令自己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着急和上火,但为了避免正面冲突或矛盾激化,我总是当个“笑面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强迫自己忘记发生过什么,主动避免谈论起冲突事件。或者说像方舟描述的那样,“谈话交心往往陷入对彼此生活选择的不赞同,为了不破坏已经伤痕累累的情感联系,索性变得越来越沉默,终于相对无言。”

这种懦弱表现的原因,我想一部分是来自成长经历中与强势的母亲相处关系中自己总是处于非常明显的劣势。无论自己有理、弱理、无理,总是会被她尖酸刻薄的话驳斥得哑口无言。所以我本能地惧怕争吵,不想让自己因对方的蛮不讲理陷入尴尬的境地,不想遭受恼羞成怒、满心委屈的糟糕情绪。并且因为我无论如何据理力争,母亲几乎不会改变她对某件事的看法或态度。所以我会把每一个冲突对象都预想成如此这般冥顽不化。我以为试图说服一个人几近徒劳。

由此,我才会像前面所述,避免或者逃避一切正面冲突。

这样的结果是,两人永远难以真正相互理解和交心,看似和平的微笑不过是流于表面的假象。这样的关系根基极不稳定,经受不起什么考验,很可能再因为某些细小的“导火索”而被彻底爆破摧毁。

而这样的逃避到了学习上就变成了——遇到困难就把自己像个鸵鸟一样埋起来,用无视的方式给自己制造“问题不存在”的假象。结果是事情越拖越久,难题越来越多,心理压力越来越大——恶性循环,更加无力着手解决任何一个具体的问题——不知哪一天就会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死”。

意识到自己如此明显的缺点,却又一直拖着不去改正,也是这“逃避”的表现之一。

电影《壁花少年》里有一句台词:“You can't just sit there and put everybody's lives ahead of yours and think that counts as love.”(你不能只是坐在那儿,把每个人的生活看得比自己重,然后把这叫做爱。)

所以,从今天起,我要开始改变了——正视问题,表达诉求,寻求解决办法。

龙应台在《银色仙人掌》里给自己笔下的人物安排了这样一段话——“学者应该只是学者,他不可以滥用知识的权利去影响社会,可是,价值中立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你不吞并别人,别人就吞并你;你不影响社会,社会就会被别人影响,而那个影响是你绝对不能忍受的。还没有到达民主成熟度的社会,意识形态之争像虎豹同笼,唯一生存之道是:如果你是虎,设法让对方相信他是猫;如果你是豹,那你就要不断地写评论,一直写到对方相信自己是只狗。这,就是知识的权利!”

方舟说:“我们不是威廉·斯纳通,'斯纳通们'生活在洁白的象牙塔中,把世界拒之门外,并且试图阻止一切属于这个世界的灰尘、细菌进来;相反地,我们一直生活在鸽灰色的天空下、凄黯的风景里、泥泞的道路旁,我们并不排斥这个世界,而是日复一日地筹划建造一个我们不能建造的世界。”

是的,也许一开始我的姿态会非常笨拙,但谁又不是在一次次摸爬滚打的尝试中日益得心应手、自在从容的呢?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行走中的向阳花
作者行走中的向阳花
11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行走中的向阳花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