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10·7》的序言

孚悦 2017-08-12
       我好久没回老家!几年前,儿时发小车祸去世,我没送他最后一程,一直耿耿于怀。去年我回老家了,自己一人偷偷去看了他的坟墓。墓碑上的楷书真好,就像语文作业本上他的字。我想对它说些什么!我该说对不起吗!我不知道,最后我什么都没说。
       我想起了六年级时,上学路上他曾给那个傻子(村里的智障儿童)一段棒棒冰。傻子吸了一口,突然晕头转向地倒下了!吓得我俩拔腿就跑,那感觉就像背后有只鬼在追我。我们一口气跑到学校——大约两公里的路程——气喘吁吁鼻涕都跑出来了。那时他是那么活蹦乱跳……
       我想起了他,想起了傻子。不记得什么时候起,我再也没见过傻子了。后来我询问了才知道,很多很多年前,傻子跌倒在水沟里淹死了!
       我开始意识到了“死”。死对于他们太迅速,以至于他们都没准备。如果死神——假如死神存在的话——事先告诉我,我即将死去了,我该怎么准备呢!
       我想写点什么,纪念他和傻子。我更多时间在想,傻子为什么会是傻子,如果他不傻命运又会怎么样呢?我就这么开始写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孚悦
作者孚悦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