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非要期盼的将来,没有值得怀念的过去

唐豆豆 2017-08-12

不记得多久之前,看一档娱乐节目,某个女星提到她会在家对着各种各样的玩偶说话,譬如让它们听话,给他们说自己开心的事情。当时的女主持人颇不以为然,觉得对方在“装”。我听着这段话只觉得毛骨悚然——主要是看多了恐怖故事的缘故。

现在竟然觉得 make sense 起来。

人——尽管我吐槽过无数次,现在在我尝试自我反省并改变现状的过程中,我反而越发地觉得——是十分难以互相交流的。

这当中有哪些原因呢?我所知觉到的有从最低级的纯粹智商问题到最高级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故意用一些话术导致理性的对话变得情绪化,或者重点被转移,或者赢取对方情感上的好感以使对方(主观愿意或无意识地)忽略对话内容的漏洞。在这两者之间,还有类似本能维护自己观点的膝跳反应,或者“我说一切话都是为了装哔——”的一贯宗旨,又或者倔强地“我虽然讲道理讲不过但我可以强行给你戴帽子”,甚至“我就是盐吃得比你的多”这样的耍流氓手段,还有自顾自的“我虽然在跟你对话但是我其实是想表现自己哪些哪些特质”以至于说出对对方毫无意义的词句……凡此种种,大约都可以归纳在“能力不够”或者“缺乏真诚”之中。

但是我始终相信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欲望是扎根在基因里的。人情绪上害怕孤独,才会群居以依傍集体的力量一代代存活下来。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伟大的人都能忍受孤独——或许他们得祖先得以靠自身的强大在离群索居的情况下也能生存,这些个不怕孤独基因才得以流传到那些伟人身上。当然,这样不严密的假设定然会遭到生物学家的唾弃,或者在他们眼里是“not even wrong”。而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尽管越来越被周围人定为一个“不喜欢社交”“内向”的人,也并没有十分享受孤独,只是偶尔享受一个人的自由状态。

所以我还没有放弃与人交流啊。然而碰壁的结果是显然的,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愤怒吐槽的广播。

如果人一辈子注定是孤独的,那到底值得期盼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呢?人的理想真的能脱离所有其他人存在吗?还是说,我们的理想必须脱离那些不能与人产生共鸣的领域,所以我们哪怕孤独,也能慰藉自己说自己实现了人生的意义和价值?那些现代艺术的先驱,如果告诉他们任何一个哪怕本领域的人也不能理解他们得作品,连虚伪的奉承也没有,以后也不会,直到人类灭亡,甚至一切人类的痕迹销毁,他们还是有勇气从事自己的事业吗?还是如历史上一些悲戚的画家一样直接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过去也并无可以怀念之处。

你知道他们那些看似真诚的面孔,或者说你们互相看似真诚的面孔不过是双方因为认识的浅薄而对彼此都抱有美好幻想时,不自觉地也给自己戴上的面具。过去又或者是认识多年,甚至从你出生就认识的那些人,早就图穷匕见,用一些并不体面的又不好意思太张扬的方式让你明白世界大抵是个利益交换。

你说服自己合群。合群,就是平庸。没有什么好争辩的,没有什么类似“也没有那么绝对啊”这样的余地。

但是为什么要不平庸?倒没有别的什么原因,主要是那些平庸得要死的人天天叨叨平凡可贵的嘴脸让人厌烦。平凡之所以可贵是因为总有其他仍然平庸的人无事生非——因为他们是在太无聊了。除此之外平凡真的没有一点点可贵。

而现在是什么?现在是一个点,没有长度的一个点,竟然是能被我们真切地感知到的唯一的时刻点。这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又或者其实我们大脑的感知和意识也如古老的胶片电影一样,分辨率可能比普朗克时间更粗糙,但由于视觉暂留——这里要改成意识暂留,所以我们像在连续的时间之河里流淌。

我为什么要学物理啊?因为很多事情真的都蛮无趣的。以前学还是抱着“朝闻道,夕可死”的心境。现在发现,难啊。可能这辈子也闻不到自己想闻的道了。所以考虑说不定转行好好混口饭吃吧。

于是除了那些本能地不知餍足地想要生活得更好一点的欲望,比如吃好吃的,睡舒服的床,被情节精彩的电影电视小说牵着鼻子走以获得一时的精神满足之外,未来就真的毫无可期盼的地方了。当然过去还是一如既往不值得怀念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唐豆豆
作者唐豆豆
6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唐豆豆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