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黄明章 2017-08-12

写在2017.07.25

骑小黄车去地铁站,仅五分钟的距离,可着实让我觉得难受。风一改以往的温柔,闷声不说话。柏油路上蒸腾的热气困住人们的步伐,列车空调吹出的冷风不断在车厢里蔓延开来。

出地铁站口,一眼就看见地上铺点上了大大小小的阳光,树上的知了止不住它的叫嚣声,半空中偶尔有小鸟飞过,送外卖的小哥躺在电动车上小憩,路上的行人川流不息,转角的咖啡馆也开始营业了。

工作了才发现大学时代真的很美好啊。起晚了大不了就逃课,累了就能趴在桌子上睡觉,要交作业了就赶忙拿别人做好的那份来抄。那时候的我们还经常叫苦连天。可现在倒好,想多睡一会儿却又害怕上班迟到,累了也不能趴在桌子上好好睡上一觉,再也没有烦人的作业要做可工作上的事情就够你爆炸的了。

可能是因为我这个人比较跌宕不羁吧,觉得每天在格子间待上八个小时,会把自己给憋出内伤来,所以就很随便地找了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我觉得是比坐办公室自由些。每天九个小时,累的时候只能强迫自己不要睡着,然后开始有意识地神游起来。虽然有时候会觉得挺累的,但毕竟是自己的选择,苦也好累也罢,总要有所牺牲的嘛,你自己觉得值就好了。

晚上八点十五分才下班,去来时的落脚站搭乘反方向的地铁。车上塞满了下班族,我站在最末尾的车厢里,向前望去,基本上每个人都是低着头在看手机,谁也不想理会谁。这让我想起上个礼拜在电梯口遇到的那个大叔。

我收拾好东西,背上书包,来到电梯门口。头发还没干的我一边用手甩开水,一边拿着手机切换各种APP,可能是玩手机太过入迷以致于我自己都没意识到忘了按电梯的按钮。那个大叔来到我旁边,说,“诶呀,你看你按钮都没按,电梯怎么可能会上来呢。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还有整个社会都被手机和电脑给控制了。”我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小孩,沉默地接受着批评。

进了电梯,他又接着说起来,“有一次,我过人行道时看到旁边的老太太边推着孙子边看着手机。我就走过去和她说,“老太太,你这样子很危险的,你走路的话就好好走路,况且还推着你的亲孙子呢。”老太太听完,立马收起了手机,专心地推着孙子回家去了。

确实,现在整个社会的现状正像他所说的那样。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不再有那么多亲切的面对面,反而是对着冷冰冰的屏幕,敲打出一行文字后点击发送,有时你还会对着屏幕傻笑。

会突然觉得,没有手机的日子里,我们反倒活得更加的自由自在。是的,现在的我们已经离不开手机了,我想,可能的话,多点面对面的交流会好些,毕竟语言的存在得是有热度的。

随着列车穿行的时间只两站。车厢门一打开,我就快步走着上了阶梯,验完票,转了个长长的弯后走上了一个看起来有更多级的阶梯。走到出站口时,觉得自己好像刚刚跨过了山和大海。得意地从书包的第二层里拿出耳机,选好音乐,在轻扬的风里听着S.H.E的《你曾是少年》,想着等它时再和那些少年相见时的场面。

愿你多年之后还是一如往常的,勇敢,无谓,初心。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黄明章
作者黄明章
1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黄明章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