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向来公平

A good boy 2017-08-12
我真的好美啊!
我端着盘子,看着和我长相一模一样的主人,不禁感叹。

自打克隆时代来临,人们就人手配备一个克隆自己的克隆人下属。
像我们这些克隆人,运气好的陪主人长命百岁,运气不好的,主人出了事情,就要当做主人的器官库,为主人做出伟大贡献。也不知道那些搞克隆的在我们脑子里加了什么,我们还挺心甘情愿。

但我不同,我本来是一只女鬼来着,生前吃了一碗面条,就挂了。

来到阴曹地府,牛头马面问我死因,我一愣,说吃面条噎死的,牛头马面反手给我一巴掌,说分明是毒死的。

给了我张帖子,接着说:生前无功无过,直接去孟婆那里报道吧。

到了孟婆这,孟婆看着我的帖子说,有意思了,自己杀自己。

接着又抬头笑着看我说,放心,地府向来公平,你这情况,只用喝半碗。

我一听心里就乐了,看来是有好处,连说几句,是啊,可惨了,那人说我毒死的,可我就是噎死的,唉,噎死,说出去鬼都笑话,你可得给我投个好胎。

还没说完,我就被灌了半碗汤后踢下了桥。

然后,到了一克隆人身体里。

现在看来的确是个好胎,我一出生就能有一米六,还带着死前一丁点记忆,基本上啥都会,不用教,直接上岗当奴才。

早知道喝半碗是这回事,我一定要发挥社会主义精神,上级给的特殊待遇...
我真的好美啊!
我端着盘子,看着和我长相一模一样的主人,不禁感叹。

自打克隆时代来临,人们就人手配备一个克隆自己的克隆人下属。
像我们这些克隆人,运气好的陪主人长命百岁,运气不好的,主人出了事情,就要当做主人的器官库,为主人做出伟大贡献。也不知道那些搞克隆的在我们脑子里加了什么,我们还挺心甘情愿。

但我不同,我本来是一只女鬼来着,生前吃了一碗面条,就挂了。

来到阴曹地府,牛头马面问我死因,我一愣,说吃面条噎死的,牛头马面反手给我一巴掌,说分明是毒死的。

给了我张帖子,接着说:生前无功无过,直接去孟婆那里报道吧。

到了孟婆这,孟婆看着我的帖子说,有意思了,自己杀自己。

接着又抬头笑着看我说,放心,地府向来公平,你这情况,只用喝半碗。

我一听心里就乐了,看来是有好处,连说几句,是啊,可惨了,那人说我毒死的,可我就是噎死的,唉,噎死,说出去鬼都笑话,你可得给我投个好胎。

还没说完,我就被灌了半碗汤后踢下了桥。

然后,到了一克隆人身体里。

现在看来的确是个好胎,我一出生就能有一米六,还带着死前一丁点记忆,基本上啥都会,不用教,直接上岗当奴才。

早知道喝半碗是这回事,我一定要发挥社会主义精神,上级给的特殊待遇,坚!决!不!能!要!



2

克隆人的生活很无聊,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克隆人都不相互交流的,真是烦死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除了惊叹自己的美丽,我终于认识了一个朋友用来打发时间。

她叫小花。

她的主人是个胖子,所以她也是。

我总会和她聊些最近的菜价和主人间的八卦,来消磨买菜的时候。

日常聊着聊着,今天突然没话说了。

我停了半会,问她:我美吗?

她说:你的主人真的很美,比我的主人美多了。

我问她:那我和你的主人谁比较美?

“你怎么可以和主人比美?”

“你能不能比别提主人?”

她愣住了,没有回答我,像个短路的机器。

我像是着了魔,开始小声自言自语:“你们到底脑子里面装的什么啊?这么贱吗?和主人长得一模一样,一个是主人,一个是下人,就没有人觉得奇怪吗?”

我转眼看她,她依旧像个短路的机器。

我恢复微笑说:最近的黄瓜可真便宜啊。

她说,是啊,我主人一定很开心,她每天都要用黄瓜。


3
后来,小花不见了。

我四处打听,原来是她主人填了申请更换器官的单子。

她主人因为脸上破了块皮,仔细看有点像破相,所以想做个皮肤移植的手术。

小花就被送到了克隆人回收所。

我问她们,小花还会回来吗?

她们说,肯定啊,你不是也回来了吗?。

我不解,但也没再问。

开始日复一日的在买菜的时候找小花,等着她回来。

果不其然,小花回来了。

我跑过去喊:小花,小花。

她看向我说:你好啊。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我又捏她的脸,说“还一点痕迹都没有,完全看不出来动了手术”

她摆开我的手说:”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

“你不认识我了吗?我们经常一起买菜的呀?”

“这是我今天第一次买菜啊”

我愣住了,

“她主人破了块皮”

”肯定啊,你不是也回来了吗?。”

”小花被送到了克隆人回收所。”

这些片段在我脑子里闪过。

我哭了起来,眼泪不停的往下掉,手擦也擦不完,没头没尾,超市里的无数冷漠的表情都着朝我看。

像是冰堆里的火,遗失在老林里的娃娃,独一根火材,奄奄一息,要被熄灭。


我哭腔说:”我以前有个朋友叫小花,对不起,我认错了”。

小花帮着擦我的眼泪说:你主人一定比我主人美多了。



4
终于,轮到我了。

主人因为脸上长了鱼尾纹,想干脆换了脸算了。她已经签了申请器官签订的单子,大概明天就会来人把我带走。

我依旧超市里买着菜。

我拉着一个不认识的克隆人说:我明天要被带去克隆研究所了。

他说:恭喜你了,你今天可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

我打了他一巴掌,他依旧看着我

我又打了他一巴掌,他还是看着我

“你他妈的还手啊”

我怒可遏制大喊着

所有在超市里的克隆人看了过来,都变得像个短路的机器人。


5
浑浑噩噩的,我在主人的家里习惯性的做着饭。

生前生后的事情在我脑袋里游荡,我感叹着主人好美,我哭着和小花说认错了,孟婆给我的半碗汤,所以克隆人像个机器样看着我这个异类,一切的一切在轮回。

我好似听到空中传来声音,地府向来公平。


我下了一碗面,好大一碗,在里面下了不知名的毒。

我说:主人,这是我最后一次给您做饭了,希望您可以吃完。

主人有些惊讶,但还是答应了,似乎是觉得克隆人应该不会有任何要求,但看在最后一次,就算了。

接着,主人死了。

我穿上他的衣服,打电话给回收所说,克隆人中毒死了,再给我克隆一个。

没有人怀疑。

我开始像自己一样生活,穿着华美的衣服,不用再干活,享受自由。

克隆人在旁边,端着盘子,看着和她长相一模一样的主人,不禁感叹

我真的好美啊!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A good boy
作者A good boy
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A good boy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