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1

钟志鸿 2017-08-12

昨晚我妈准备给我爸做夜宵,在橱柜下面找面条突然骂了一句。原来是包装的面条被老鼠咬了,然后吐槽居然还有这种操作,橱柜是密封的,想说飞檐走壁又好像不对。她经常会有些奇怪的吐槽,说奇怪是因为看起来好像是抱怨,但总有种奇妙的幽默。后面居然聊起了怕老鼠,然后笑说“歹活”,就是人生如此地艰难的意思。 有一次收衣服,老鼠居然从晾衣服的铁架上面跳下来,尖叫一声腿都吓软了。爸爸说她这么晚了等下吓到邻居,还有一次洗澡老鼠从热水器上面跳下来也是吓很惨。以前都不知道她怕老鼠,大部分人都有一点点怕。平时也会看到她的反应,但没想到是真怕那种怕。 楼下卖西瓜,老鼠经常会跑来跑去。妈妈说那些大老鼠经常在冰箱下面跟她对望,说句时髦的,好气哦!有一次一只小老鼠从她脚下经过,吓得她踩了它一脚,把它给踩死了,然后她自己在那里发抖。 想起小时候家里房子有天井,我看着外面黑漆漆一片总怕有老鼠。大概是妹妹刚出生或没出生那个年龄,最多上幼儿园。现在记不太清了,有一段时间确实是比较怕老鼠,长大后倒是变得无所谓。老房子以前老鼠很多,经常在看电视的时候老鼠顺着电视的闭路线爬上爬下。有一阶段在二楼睡地板,头上有一排护栏。那会楼下灯还没关,自己也还没睡着,一只老鼠从护栏跳到我身上,然后顺着我的身子往脚下跑…… 这个事以前肯定跟她说过,聊到这里忍不住要再拿出来讲。很简短地插两句,能看到妈妈兴趣欠欠。很快就把话题引回她身上,我说我小时候怕老鼠是被你传染的。 自从在团辅课上学到现场觉察后,我发现绝大部分人很难不打断别人讲话。经常看到A兴致满满,故事讲到一半就被B打断,一般除了A没什么人会再把话题拉回去。不知道B的算不算打断,或者叫抢走焦点。他讲的内容多数情况并不顺着A,类似的故事或者某种程度由同一个话题引出,或可以算抢资源。这种时候就会看到A闪过一丝不开心,B一般感觉不到,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中。我忘了我以前是怎么样,当我发现这种情况后有时会想把话题引回A。在这个过程中,后来发现大家都是抢来抢去的,倾听原来是这么困难。而像我这种比较内向,不太好意思抢的人就会更多在听,然后憋着自己的话,憋着憋着话题就换了,然后换新的话题憋。经常憋得很不开心,但又有一种圣母般自我牺牲的陶醉。 慢慢的,我发现我耐心听完一些人讲话,他并不会对等地听我讲时,偶尔就会不客气地打断抢话。当然,这对生活无伤大雅,从这个角度切入也是往极端了讲。现在我没有那么被动,人们也没有全都不听,只是大体上有这么一种现象。会讲这个,是因为我发现我妈妈并不总是很耐心听我讲话,特别是把焦点从她身上引到我身上的时候,她的热情会有一个明显的下降。不过她也会有认真听我讲的时候,生活中也常有朋友听我讲。遇到聊得来的人,讲到性起常常是一大串一大串,连着聊几个小时都是有的。这时就需要双方都有耐心听对方讲一大串的能力,抢这个动作多少就被延迟了。我话还是挺多的,高一还被朋友说是话痨。但对方要是不愿意听,我会有受挫感受,几句话说过就自己收起来了。 话题引到妈妈身上后,她突然说那时你可能还很小不记得了。一下就引起我的好奇,在我很小的时候买过一个装稻谷的铁制品,普通话不知道要怎么讲,一个铁的容器就对了。有一晚妈妈睡觉,半夜老有贼锯窗户的声音。妈妈听到就开起灯来,灯一亮声音就停。灯一关那声音又响起来,一开又停,来来回回好多次。那会爸爸在外打工,妈妈估计吓得够呛。她说这贼胆子怎么那么大,这么嚣张,老是不走。后面想想不对,声音好像是从家里传出来的。发现在新的那个铁稻谷容器里掉进去一只老鼠,它爬不出来一直在挠四围的铁壁。 讲到这里又引出另一个故事,说到她以前还没嫁爸爸的时候去学做衣服,她师父是别村的。有一次睡觉睡到一半发现脚底方向有一支竹竿在钩做好的新衣服,吓了她好大好大一跳,又是一声尖叫。那会我二舅妈和小姨也在那里睡,二舅妈反手就抓住竹竿,不过她的一条裤子被偷走了,裤子上有钥匙。 往后经常有贼半夜去撬门,妈妈拿刀去装在锁门的那个地方,还把缝纫机顶在门上。连着好久经常有贼去,后来一个嫁到那边的同村人她丈夫的兄弟把我妈她们换出来,睡在里面要抓那个贼,那个贼就没去。过后贼又去,那年过后就没再去那里了。想来是村里的人,妈妈说那会给吓破胆了,后来刚嫁到我们村那会不关窗夜里睡不着。以为是过去的事了,她说现在在这里没关窗也还不行。睡前她都会去关窗,我爸就会开掉。以前也听过遭贼钩衣服那一段,但没这么详细,也不知道有这么厉害的影响。 她念了好几遍当时被吓坏掉吓破了胆,说你学心理的一定知道是什么,这一定是有个什么症。我说这是创伤后应激障碍,术语很专业想跟她解释一下。她就一直念这是一个什么症,我讲了两三遍发现她压根不想理我说什么,屏蔽掉我了,我就没继续讲。我发现很多人并不想知道答案,虽然我们给的答案也不一定对,他们需要表达,表达和被倾听才是他们需要的。 三四月份那会也听妈妈讲过她小时候的一些成长经历,就会看到她一些性格的形成来源,她的不容易和她的突破。环境并不会因为我们弱小就总是温柔相待,虽然经常在否定自己,潜在地也有些否定爸爸妈妈对我培养和对我的爱。实际上,我能成为现在这样已经很难得,特别是去对比他们小时候的成长环境和他们努力提供给我们的。如果有机会能对父母两方往上两三代做一个人格及成长经历的梳理,对于理解自己和理解整个家族我想会大有帮助。 08.12晨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钟志鸿
作者钟志鸿
8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钟志鸿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