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

谷崎润一汪汪汪 2017-08-12

看到围墙上的白尾鹞我在想什么?

我清楚的知道它不会是白尾鹞也清楚的知道我不晓得它的名字。盯了许久,它便扑哧扑哧地飞走了。

毫无疑问,它带走了什么东西,或许是橡树果实状的风。

从车库出来时太阳已经很大了。在公交车上思考昨天吃到的最具太阳味的食物。最后想到了烧卖,还想到了初中生下错棋时脸上的懊悔。这些恐怕都是让人迷醉的东西。

今天看到了邱哥画的苹果。我上一次吃苹果恐怕还是高三的时候。尽管我才毕业没多久,但回顾那些细节的时候喉咙里总会翻起不太淡的血腥味。中意“饮恨”这个词,我喝不了太多酒,想必一定很轻松地就能放下许多事。可我能喝下多少遗憾呢?

有一会邱哥问我要苹果。我给了她在教室里放了一天的软趴趴的那个。其实我挺中意苹果,青色的尤其。有没有给过邱哥青色的苹果呢?只有问问她才能明白吧。

妈妈换上了慢性胃炎和浅表胃糜烂,她告诉我,居然是以骄傲的语气告诉我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谷崎润一汪汪汪
作者谷崎润一汪汪汪
1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谷崎润一汪汪汪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