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里的惊奇派对---卷三 第4章

空中的祺 2017-08-12
###第四章 喝醉的杨姨
  我扫兴地穿过大堂,径直走上二楼,进了办公室。我办公室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台电脑,一张办公桌,一个铁皮柜,以及一张单人床。然而令我格外惊讶的是,床上现在竟躺着一个胖嘟嘟的婴儿。
  小家伙躺在手提婴儿篮里,看见我时,瞪着天真无邪的眼睛轻轻“嗯”了一声。长得真可爱啊,我乐了,婴儿的脸上也浮着浅浅地笑。他咧开肉嘟嘟的小嘴,又“嗯”了一声,柔嫩的脸蛋向上拱着,将他的一对小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会跑到我的办公室里?我正胡思乱想着,赵萱的声音已在我身后响起:“李昂,这就是我儿子。”
  “啊,这是你儿子啊?”我愕然转过身,“你怎么把他放进我的办公室里来了?”其实我心里还有另一个疑问,她为什么把儿子带到火锅店了。
  “对不起啊,李昂,”她说,“我妈这两天要出趟门,孩子就没人带了,所以我就把她带到店里了,你不会生气吧?”
  我总算搞明白了:“当然无所谓啦,可是放在店里你也没精力照顾他啊,干脆你这两天放个假吧。”
  “那多不好意思啊,你这儿本来就缺人手。”赵萱已从刚才的愤怒中恢复过来,可我突然变得有些怕她了,“后院人太杂,所以我不敢把孩子留在宿舍里,暂时放在你办公室行吗?”
  “没...
###第四章 喝醉的杨姨
  我扫兴地穿过大堂,径直走上二楼,进了办公室。我办公室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台电脑,一张办公桌,一个铁皮柜,以及一张单人床。然而令我格外惊讶的是,床上现在竟躺着一个胖嘟嘟的婴儿。
  小家伙躺在手提婴儿篮里,看见我时,瞪着天真无邪的眼睛轻轻“嗯”了一声。长得真可爱啊,我乐了,婴儿的脸上也浮着浅浅地笑。他咧开肉嘟嘟的小嘴,又“嗯”了一声,柔嫩的脸蛋向上拱着,将他的一对小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会跑到我的办公室里?我正胡思乱想着,赵萱的声音已在我身后响起:“李昂,这就是我儿子。”
  “啊,这是你儿子啊?”我愕然转过身,“你怎么把他放进我的办公室里来了?”其实我心里还有另一个疑问,她为什么把儿子带到火锅店了。
  “对不起啊,李昂,”她说,“我妈这两天要出趟门,孩子就没人带了,所以我就把她带到店里了,你不会生气吧?”
  我总算搞明白了:“当然无所谓啦,可是放在店里你也没精力照顾他啊,干脆你这两天放个假吧。”
  “那多不好意思啊,你这儿本来就缺人手。”赵萱已从刚才的愤怒中恢复过来,可我突然变得有些怕她了,“后院人太杂,所以我不敢把孩子留在宿舍里,暂时放在你办公室行吗?”
  “没问题啊,这两天生意清淡,客人也不多,你可得多留神照看好孩子啊。”我把办公室钥匙递给她,“出去时记得锁住门。”
  “谢谢你,李昂。”
  “还有,赵萱,”我又叫住她,“刚才你跟杨姨吵得那么凶,以后还怎么共事啊?作为老同学,我都觉得你刚才骂得有点儿太过了!”
  赵萱目光一寒:“李昂,其实这些年,我的脾气已经收敛多了,可不知为什么,一看见那个可恶的老女人,心里就来气!”
  “你们可以不说话,但以后千万别在店里吵架了,否则,我也很难办的。”
  “很简单,李昂。”赵萱阴沉着脸,把难题抛给了我,“要么我走,要么她走,随你定吧!”说完她就不理我了,拿着一个奶瓶,走向婴儿。
  我长长叹了一口气,灰溜溜退了出来。我决定再去找杨姨谈谈。如果这两个人里我只能留下一个,其实我更倾向于杨姨。她认真负责,兢兢业业,有她在,我就永远不用为卫生问题犯愁。至于赵萱,二十多年的老同学,于情于理,我也不想让她走。为何会变成二选一的难题了?我的头好大,难道就不能两全其美吗?我一定要各个击破,分别做通她二人的思想工作。安抚员工,让他们安心工作,这是身为一个老板所必须具备的技能。我忽然有了好主意,便兴奋地下楼了。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那天晚上,噩梦发生了。
  杨姨不见了。
  我找遍了火锅店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是卫生间,也没有找到她。杨姨到底去哪里了?打她手机,通了,可是没人接。我又问店员们有没有看见她,可是他们都说没有。于是,在那个初秋的上午,杨姨就这样失踪了。
  到了晚上,生意竟格外的好,一楼二楼都坐满了客人,偏偏有个女服务员请了假,店里的人手都不够用了,我只好亲自上阵招呼客人。我正要往二楼送菜时,转角处有人一把拽住了我,我手里的盘子差点儿掉了,一看竟是杨姨,只见她脸色通红,一身酒气,一定是喝高了。我心底涌上不悦,店里本就缺人手,她居然私自跑出去买醉?
  “杨姨,您这一整天都去哪儿了?”我不悦地问她。她没有回答,却满嘴酒味地问我:“李老板,我问你,那天来找赵萱的那个又黑又瘦的男的是谁?”
  “那是赵萱她老公啊!”
  “不会吧?”杨姨的身子抖了一下,张大了嘴巴,“怪不得,怪不得……我刚才就是跟他去喝酒啦!他竟然骗我,说他跟那赵泼妇只是从前的老邻居。”她低声嘟哝着,看起来有些神志不清。
  “杨姨,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没多少,才半斤左右吧,就是赵泼妇她老公请客的!前些天他来找赵萱,我正站在二楼窗台边打扫卫生,他看见了我,就像活见鬼一样,马上就溜了。”
  我当然记得那天上午的事儿,赵萱她老公走之前,还像个风水先生一样对我说这栋楼有点儿问题。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极差,可他今天为何又请杨姨喝酒?我已完全搞不清到底是什么状况了。
  “李经理,你相不相信世事无常啊?他今天对我百般试探,尽管我喝醉了,也没有被他套出话,反而把他灌醉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是……是赵泼妇的老公!”
  “他为什么请你喝酒啊?”
  “我跟赵泼妇吵完以后,一出门口,就撞见他正鬼鬼祟祟的,看见我撒腿就想跑,被我揪个正着。”
  “于是你们就一起喝酒了?”我依然没搞懂这二人是如何成为酒友的,莫非是赵萱老公替赵萱向她赔不是?毕竟二人吵架时,赵萱的嘴巴是恶毒了点儿。可赵萱她老公有这么善解人意吗?鬼才相信!况且,他又是如何知道二人吵架的。
  杨姨抹了抹眼泪,说道:“是的。”我继续上楼,杨姨则盯着窗外出神,“这回我都知道啦,我跟他没完。”
  我望着这个五十多岁的可怜女人,想起早上她被赵萱骂得体无完肤时的情形,又想起她在店里勤勤恳恳的工作态度,便心一软,说:“杨姨,以前不知道您爱喝酒,下回店里聚餐时,我一定请您喝点儿,我二楼办公室放了一件陈年二锅头呢。”
  “好吧,谢谢李经理,我去干活了。”她的步子都打战了,可仍坚持去厨房帮忙了。
  到了二楼,我给客人上完凉菜后,不经意朝窗外一瞥,白杨树下一个黑影一闪即逝,夜色之中,只见他身形瘦得宛如一根筷子。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空中的祺
作者空中的祺
2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空中的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