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帝国-----卷一 第20章

空中的祺 2017-08-12
###第20章 故人之子
  又过了两月。一天清晨,楚河和潘家钟随着工人向石矿走去。还没走到大门,他们就听见矿区里的守卫纷纷聒噪,间隙还有枪声传来。
  潘家钟立即紧张起来,向着矿区内跑去。
  当楚河也走到守卫聒噪的地方,就看见所有人都望着石矿上的那堵悬崖。楚河眯着眼睛,看见一个人正吊在悬崖峭壁上,距离地面几十米。
  守卫们看见矿主来了,立刻拿起长枪,向着悬崖上的那个人瞄准射击,子弹射在那人身边,击打在石壁上,顿时碎石飞溅。
  楚河和潘家钟对望一眼:看来不止我们有这个胆识。
  那人挂在悬崖上,进退不得。
  “和我们当年做的一模一样。”潘家钟笑吟吟地说道,“可惜他动作慢了,没有赶在天亮前下来。”
  楚河的嘴角也咧了一下,只有潘家钟知道,这是楚河在微笑。潘家钟立即阻止守卫开枪,和楚河一样看着那个人的下一步作为。
  悬崖上挂着的那个人,觉察到已经没人向他射击,就慢慢地从悬崖上滑下来。滑到距离地面五六米的地方,那个人停止下滑,悬挂在上面。看来是不知道如何面对矿区里的人,所以犹豫不决。
  “帮他下来吧。”楚河对潘家钟说道。
  潘家钟从身边的守卫那里拿过长枪,端起来开了一枪。子弹把悬崖上那人紧紧不放的绳索打断,那人从悬崖...
###第20章 故人之子
  又过了两月。一天清晨,楚河和潘家钟随着工人向石矿走去。还没走到大门,他们就听见矿区里的守卫纷纷聒噪,间隙还有枪声传来。
  潘家钟立即紧张起来,向着矿区内跑去。
  当楚河也走到守卫聒噪的地方,就看见所有人都望着石矿上的那堵悬崖。楚河眯着眼睛,看见一个人正吊在悬崖峭壁上,距离地面几十米。
  守卫们看见矿主来了,立刻拿起长枪,向着悬崖上的那个人瞄准射击,子弹射在那人身边,击打在石壁上,顿时碎石飞溅。
  楚河和潘家钟对望一眼:看来不止我们有这个胆识。
  那人挂在悬崖上,进退不得。
  “和我们当年做的一模一样。”潘家钟笑吟吟地说道,“可惜他动作慢了,没有赶在天亮前下来。”
  楚河的嘴角也咧了一下,只有潘家钟知道,这是楚河在微笑。潘家钟立即阻止守卫开枪,和楚河一样看着那个人的下一步作为。
  悬崖上挂着的那个人,觉察到已经没人向他射击,就慢慢地从悬崖上滑下来。滑到距离地面五六米的地方,那个人停止下滑,悬挂在上面。看来是不知道如何面对矿区里的人,所以犹豫不决。
  “帮他下来吧。”楚河对潘家钟说道。
  潘家钟从身边的守卫那里拿过长枪,端起来开了一枪。子弹把悬崖上那人紧紧不放的绳索打断,那人从悬崖上掉下来,狠狠摔在地上。一旁的守卫连忙跑过去,把那人架起来送到楚河面前。
  楚河看着这个胆大妄为的人,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小伙子,并且也是个汉人。
  “你多大?”潘家钟问道。
  那个年轻人扬头看着楚河:“十六岁。”
  楚河和潘家钟对视,发现潘家钟正在笑。
  “按规矩。”楚河说道,“我该把你毙了,杀一儆百,最不济也要挑了你的脚筋。”
  “我运气不好。”那年轻人说道,“我差一点就成功了。”
  “你就算是下来。能看出来哪块石头里有翡翠吗?”
  “听说这里的石头,里面都有翡翠。我随便偷一块就行。”
  潘家钟哈哈大笑起来。楚河已经看出来,潘家钟很喜欢这个小伙子,他和自己跟潘家钟太相像了。
  “知道为什么你的运气不好吗?”楚河继续问。
  “我饿了很久,体力不够。”
  “不是。”楚河眼睛看了看潘家钟,然后说道,“你差个帮手。”
  “我不需要帮手。”年轻人说道,“别啰唆,我认命了。”
  “不惩戒你,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楚河说道,“留下来干活吧,没工钱,三个月后就放你走。”
  “干完三个月呢?”
  “脚在你自己身上,爱去哪就去哪。”
  那年轻人顿悟过来,这是矿主在放自己一条生路,立即跪下来磕头。
  潘家钟本也想不到楚河会网开一面,放过这年轻人,还以为他言不由衷,所以迟疑地看着他。
  “这人有骨气。”楚河对着潘家钟说道,“留下他。”
  潘家钟把守卫都驱赶开,对着那年轻人说道,“以后跟着我做事吧,你姓什么?”
  “我叫刘志云。”年轻人知道自己捡回了一条命,“来缅甸好几个月了,听说这里的石头都很值钱。”
  本已要走开的楚河听到这里,连忙折了回来,死死地看着刘志云说道,“你姓刘?”
  “没必要骗你。”刘志云说道,“我的命是你们给的,犯不着说假话。”
  “你到缅甸来做什么?”
  “找我父亲。”
  “你父亲做什么的?”
  “他一直在缅甸跟人做木材生意,很长时间没消息了,我到了腾冲,问了很多木材商人,都说不认识他。”
  “也许你父亲已经死了。”楚河说道。
  “我会找到他的。”刘志云说道,“无论他是死是活。”
  楚河和潘家钟没有看走眼,刘志云的确和普通人不一样。他具备着常人没有的坚韧毅力,非常聪明且很有远见,很快就成了潘家钟和楚河的得力助手。在潘家钟的赏识下,他身份一跃,开始管理石矿。
  “你该提高工人的工钱。”一天,刘志云找到楚河建议道,“减少他们的工作时间。”
  “所有的矿都是这个规矩。”楚河说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还能开个新矿坑,我们会非常缺人。”刘志云说道,“你要挣钱,就得对他们好一点。”
  “我凭什么要对他们好。”楚河说道,“我管他们吃住,给他们工钱,养活他们,不欠他们。”
  刘志云知道劝说不了楚河,也就作罢。
  在石矿工作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短短的三个月里,石矿就发生了几起事故,死了两个工人。刘志云向楚河和潘家钟告辞,“三个月时间到了,我要走了。你们保重。我会记得你们。”
  “你是看不惯我们对这些土著族人的作为吗?”潘家钟说道,“你可知道,当年他们把我当作诱饵,等我被大蚺吃掉一半的时候,才出来砍掉大蚺的脑袋。”
  楚河说道:“他们从来就没相信过汉人,只要你稍有疏忽,他们就会反过来干掉你。”
  “你们说的我都知道。”刘志云说道,“从你的脸上,我就看得出来,你们受了很多苦。但是,我不行,我做不到。”
  楚河看着刘志云,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那副模样,在楚宅在陈家,只知道傻傻地读书,根本就意识不到周遭。
  “我认识一个人,”楚河说道,“也许他能知道你父亲的下落。”
  “真的?”刘志云惊讶地说道,“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当初说好了,你要给我当三个月的苦工。”
  “我知道你们对我很好。”刘志云说道,“我命好,出门遇到了贵人;若是旁人,三个月前我就死了。我谢谢你们。”
  “明天我带你去老街见那个人,他也许真的知道你父亲的下落。”楚河说完,让刘志云回去休息。
  潘家钟站在一旁,见刘志云走了,才对楚河说道:“你打算带他见谁?”
  “张掌柜。”
  “张掌柜到底和你有什么渊源。你一定认识他。你在来这个矿区之前,是不是他害的你?”潘家钟说道,“我们现在掌握了他大半股份,没有我们,他的货连老街都出不去。我们早就可以对付他了。”
  “张掌柜和我有旧交。”楚河说道,“他曾经收留过我,就像我们收留志云一样。”
  “这就是你一直不舍不得动手原因?”
  “我一直在犹豫,”楚河说道,“他记得我的声音。在我被那条大蚺吞噬的时候,我就当自己死了。我不想让任何知道我从前的身份,除了你。”
  “其实我对你也一无所知。”潘家钟背脊冷汗直冒,“我也没有兴趣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过于谨慎了。”楚河说道,“我每天都在做噩梦,有些人表面对你很好,但是心里无时无刻不在计算你,想着法子想置你于死地。我真的怕了……也许他们会从张掌柜那里打听到我的消息,然后知道我的身份,我真的怕……”
  “以我们现在的地位,不用惧怕任何人了。”
  “是啊。”楚河说道,“按说我不该怕,老天爷给了我这一幅脸,不就是让我重生一次吗,我为什么不顺应天意。”
  “你换了身份,无论做什么都会顺利很多,这才是你的真实意图。”
  “还有一点,我不想和张掌柜在一个碗里吃饭了。”
  “刘志云你打算这么办?”
  “你姓潘,这个姓在果敢太显眼。”楚河说道,“以后你会继续打仗,这个石矿也需要人打理。”
  “你其实已经选定了志云这小子。”
  “打天下要心黑,守天下要德厚。”楚河说道,“你当我真的不同意刘志云的提议吗?”
  “你把收揽人心的机会留给他。”潘家钟说道,“可是他要走了。”
  “他不会走。”楚河说道。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空中的祺
作者空中的祺
2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空中的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