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车记

晓博 2017-08-12

去学车。科二。因为第一次学的是雪铁龙,宁城没有考场的缘故。决定换皮卡,省事不少。

反正都不怎么会。

今天是第三天,出库、入库。看后视镜判断位置、左右距离。

还是懵懵懂懂。

学习任何新技能都不是易事。孩子也是。

这么简单你都不会?

科二也简单,你也不会。

但至少,我该做出个刻苦的样子给她看。所以回到家我也模仿着前行、后退,想象在车上的情形。

至少离合踩得稳一些了。

排队等着上车的时候也很有趣。第一天遇到一个饭店的厨师。讲当学徒的不易。

要给师傅盛饭送到手边,要给师傅洗衣服,要给师傅打洗脚水。

不是人过的日子啊。他一声长叹。

厨师通常晚上9点下班。所以每当八点半以后再去饭店吃饭的客人,会被厨师暗暗咒骂。

饭店为什么要少去?菜里的味精太多。你不放多点不行啊。客人会说,你这啥菜啊,这么寡淡。

昨晚,我店里几个学生,一直喝到十二点。你得熬着啊,你不能说,兄弟,行了,该散了回家吧。

开饭店太难了。

还有几个大学生。其中一个健谈的学海事。

英语太重要了。叔,得了,我还是叫你哥吧。他一脸真诚得看着我。

一定让你的孩子好好学英语,大学必须过六级。我们学校的英语好的学长,都出国了。在新加坡什么的,定居的多了。

唉,我这应聘去,人家那英语一问。我只会说:sorry,I dont know。没办法,咱们这内蒙英语实在不行,当然我上学也没那么努力。

教练也是三中的学生。当年校内知名调皮人士。辉煌时曾扯着行李绳从三楼溜下去网吧。

去到第三次的时候,我们被学校逮住了。班主任在国旗杆下,拿着行李绳给全体学生做警示:就这么细的绳子,他们居然敢用它从三楼下去。真是不怕死。

他嘿嘿地笑。差点开除啊。

其实最令我触动的是他说的另一件事。

一节自习课。数学老师在讲桌那做题。我们不学啊,不知道谁折了个纸飞机,在班里扔起来。扔到谁那,谁再扔。当时我是第二张桌。纸飞机掉我那了。我拿起来向后扔去。谁也没想到,这纸飞机拐了个弯,正好掉到讲桌上了。

数学老师急眼了。谁啊,谁扔的纸飞机。我肯定不承认啊。别的同学也不敢说。老师想了个办法,匿名投票。我们这几个刺头票数最多——他们也扔来。

到办公室,老师问,你们几个,谁干的,谁赶紧承认。我坚强不屈。趁老师出去找揍我们的可手家什的时候,我们几个商量好了,都说李孟豪。一个小个的家伙,他也老调皮。

后来老师一个个叫我们进去询问。我们就都说,不是自己,是李孟豪干的。

老师把他好个揍。反正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他轻描淡写。我却听得惊心动魄。

我曾这样轻信过学生的话吗?我曾这样冤枉过一个孩子吗?

要警醒。要相信真善美的火苗,哪怕只是微弱的一息。

满宇宙的暗可能都是幻影,只有这一息真实。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晓博
作者晓博
195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晓博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