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校友会

黄大草 2017-08-12
        人归根结底还是社会性的动物。一个个独立的个体,通过各种组织各种活动团结为一个个社群。在我们成长过程中,校友会就是我们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社群。从小学开始,初中高中大学,越是名校,越是有社群感。说不定现在各种知名幼儿园之下,也有幼儿园校友会。但金鱼如我,我基本记不得任何我幼儿园同学的名字和样子了。不对,有俩人后来初高中转学到了我们班,他俩我记得的!比较起来,在各个校友会中,最受到认可和重视的应当是大学校友会。都说高考是一大分水岭,各去各的山头,各有各的寨子。在这个社群里,感觉或多或少的大家都有些许共同记得记忆,比如北门那个大牌坊。但可能在每个人的记忆中又不大一样。我记忆中的大牌坊是每天晚上各个舞团练舞斗舞的场所,也有表演的跑步的。但是往前几十年,在那时候的老校友的回忆中可能是个静憩空间。

      我本科母校在纽约的校友会,可以说是历史悠久。听老校友说,可能是中国大学在纽约的成立的校友会了,也着实有一群老老老校友在里面。每个月定期组织了聚餐活动,也是十分符合大吃省的形象。聚餐基本都是在中国城的麒麟金阁,屏风隔开一个空间。六点半开始的聚餐,往往要七点才陆陆续续来齐人。每次都会有不同的主题,由各行各业的校友分享经验,还会有串...
        人归根结底还是社会性的动物。一个个独立的个体,通过各种组织各种活动团结为一个个社群。在我们成长过程中,校友会就是我们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社群。从小学开始,初中高中大学,越是名校,越是有社群感。说不定现在各种知名幼儿园之下,也有幼儿园校友会。但金鱼如我,我基本记不得任何我幼儿园同学的名字和样子了。不对,有俩人后来初高中转学到了我们班,他俩我记得的!比较起来,在各个校友会中,最受到认可和重视的应当是大学校友会。都说高考是一大分水岭,各去各的山头,各有各的寨子。在这个社群里,感觉或多或少的大家都有些许共同记得记忆,比如北门那个大牌坊。但可能在每个人的记忆中又不大一样。我记忆中的大牌坊是每天晚上各个舞团练舞斗舞的场所,也有表演的跑步的。但是往前几十年,在那时候的老校友的回忆中可能是个静憩空间。

      我本科母校在纽约的校友会,可以说是历史悠久。听老校友说,可能是中国大学在纽约的成立的校友会了,也着实有一群老老老校友在里面。每个月定期组织了聚餐活动,也是十分符合大吃省的形象。聚餐基本都是在中国城的麒麟金阁,屏风隔开一个空间。六点半开始的聚餐,往往要七点才陆陆续续来齐人。每次都会有不同的主题,由各行各业的校友分享经验,还会有串场主持人。整个活动,像喜宴一样,一直有人在台上说话,然后我们在底下默默的吃。在适当的时候,放下筷子,鼓鼓掌,或是认真的凝视一下说话的校友,貌似听得很认真的点点头。前面说到老老老校友,究竟是有多年长呢?今天参加聚餐的年纪最长的老先生,已经98周岁了。全白的头发,长长的耳垂,行动自如,单独来参加的聚餐,而且和我们交流的时候能够发现,他思维还是十分的清晰活跃。同桌的一位同龄校友说,老先生大学毕业的时候,他的父亲还没有出生。

        校友聚会也是个有意思的事情。大家在本科时期,差距并没有显现出来,感觉背着一样的思修,写着一样的高数。本科时期看似细微的差距,随着毕业之后,个人选择的道路有所不同,积累的经历不同,各自的造化亦是不同。一桌有如我一般在苦苦挣扎找工作的,有拿着温饱工资等着积累经验跳到更好平台的,有时代广场高端写字楼中做管理咨询的,也有在进入华尔街投行干着前端几十万年薪的。由于一个共同的身份,大家又重新聚在了这个餐桌上,分享着自己的生活工作经历。圈子也是非常小,一桌十个人,A和B毕业于同一个小学,A和C来自于同一个高中,然后开始讨论有没有共同的朋友,多了这一层,在异国他乡的大家似乎又觉得熟识了不少。

备注:还没有捉虫。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黄大草
作者黄大草
12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黄大草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