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日记92:争吵 2013-9-27 16:23

KerrySong 2017-08-12
    一个带着典型英式花园的乡村小庄园,太阳正斜照在远处的山脉和湖泊上。
    “你做过什么,说过什么,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玛丽茫然地瘫坐在客厅里柔软的沙发上,两眼平静却又稍显失落地望着眼前的男子,她的丈夫,罗伯特,一个刚从城镇上回到家的绅士,不过罗伯特听到夫人的这段话显然很诧异。
    “亲爱的,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对我说出这些话呢?请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一下以便我有时间分析并作出解释好吗?”,罗伯特弯曲双膝半跪在玛丽面前,双手情不自禁地握着玛丽细腻又丰满的双手。“拜托了!”。
    “我今天在教堂里和牧师交谈的时候,他对我说你最近经常去镇上的修道院,他为无法帮助你解决困惑而深表遗憾。我很不理解你这种行为,你为什么要去那里呢?你有什么话为什么不能和我说呢?难道你做了什么不方便让我知道的事情吗?”,玛丽似乎猜到了什么,可是她强忍着心中的疑惑没有把原因说出口,她想等罗伯特亲自开口。
    “亲爱的,你肯定是误会了,我去那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而是因为......”,罗伯特似乎保持这种姿势过久了些,说话时候脸部的表情也有些生动起来,玛丽看到罗伯特有些变形的表情,急忙把手从罗伯特紧握的双手里抽离出来,示意他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罗伯特这才站...
    一个带着典型英式花园的乡村小庄园,太阳正斜照在远处的山脉和湖泊上。
    “你做过什么,说过什么,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玛丽茫然地瘫坐在客厅里柔软的沙发上,两眼平静却又稍显失落地望着眼前的男子,她的丈夫,罗伯特,一个刚从城镇上回到家的绅士,不过罗伯特听到夫人的这段话显然很诧异。
    “亲爱的,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对我说出这些话呢?请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一下以便我有时间分析并作出解释好吗?”,罗伯特弯曲双膝半跪在玛丽面前,双手情不自禁地握着玛丽细腻又丰满的双手。“拜托了!”。
    “我今天在教堂里和牧师交谈的时候,他对我说你最近经常去镇上的修道院,他为无法帮助你解决困惑而深表遗憾。我很不理解你这种行为,你为什么要去那里呢?你有什么话为什么不能和我说呢?难道你做了什么不方便让我知道的事情吗?”,玛丽似乎猜到了什么,可是她强忍着心中的疑惑没有把原因说出口,她想等罗伯特亲自开口。
    “亲爱的,你肯定是误会了,我去那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而是因为......”,罗伯特似乎保持这种姿势过久了些,说话时候脸部的表情也有些生动起来,玛丽看到罗伯特有些变形的表情,急忙把手从罗伯特紧握的双手里抽离出来,示意他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罗伯特这才站起来,看到玛丽因担心他而有些自责的神色,心里也松了一口气,随后便把沙发移到玛丽跟前坐下来。
    “你知道,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所以请你相信我,我去修道院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也知道,我们周末会去教堂礼拜,每一次做祈祷的时候,我都是满怀虔诚对上帝祈祷祝福的,我不可能欺骗上帝,更不会欺骗你,可是这一次,我知道我让你担心了,只是我的本意是想处理好一切之后再告诉你,我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罗伯特再次倾斜着前身握住玛丽垂着的双手。
    “可是具体是什么事情让你隐瞒了我这么久呢?以至于连牧师都好奇你究竟去镇上做了些什么?”,玛丽依然充满好奇地注视着罗伯特棕色的双眼,她信任罗伯特,就像信任自己的父母一样,因为她知道,除了父母,罗伯特是能给与她欢乐和幸福的最合适的人选,而这也是她嫁给他的原因。
    因为玛丽从小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父母为她创造了一个温馨甜蜜的家庭环境,所以玛丽有一个很快乐的童年,可是到了少女时期,玛丽从好友和学校图书室里阅读了大量的文学作品,有时候她也会为里面凄美而悲伤的爱情故事而失声痛哭,或许那个时期的少女都是那么的多愁善感,及至成年,玛丽变得亭亭玉立,也已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和来自家庭的教养。在父母和亲人为她寻觅佳郎的过程中,她便这样遇到了罗伯特,当然,两个人最终结婚并生活在了一起,不知道是罗伯特的幸运还是不幸,玛丽在结婚前就形成了这样的想法:她不想要孩子,因为她始终觉得,男子是为了养儿育女,延续祖先的血脉才迎娶妻子的。所以玛丽在婚后对罗伯特说了自己的想法,罗伯特听过之后当然有些吃惊,不过更多的则是深层的理解和探索,他想知道为什么玛丽会有这样的想法,他问过玛丽,但是玛丽从来没有说出具体的原因,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结婚后就分开居住了,这是玛丽在结婚当晚对罗伯特提出来的,而罗伯特答应了。因为他尊重玛丽,虽然他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然而现在, 玛丽开始为自己小小的坚持动摇了,她仍然记得,在半年前邻居家里举办的晚餐聚会上,邻居波特先生的侄女赫米恩小姐初见到罗伯特时候的表情,赫米恩小姐是和她的家人居住在城镇里的,她大概一个季度会来拜访叔父波特先生一次,而这次,玛丽觉得自己仿佛有了一个情敌,在舞会上,赫米恩小姐对罗伯特也是青睐有加,不时地找机会和罗伯特交谈,大献殷勤,这让玛丽浑身觉得不舒服,仿佛自己的丈夫被别人抢去了似的,她向哈利夫人抱歉说身体不适,离开了舞会,开始返回家中,而罗伯特在与赫米恩的斟旋中睿智地脱身而退,紧随玛丽之后离开了舞会,两人到家后虽然没有任何交谈,可是当两人擦肩而过时罗伯特能够感觉到玛丽身上发散而出的怒气,罗伯特当时的想法是:自己做了哪些让玛丽觉得生气的行为吗?为什么玛丽幼稚的把类似于赫米恩那样的少女都视为吃醋的对象呢?不过之后玛丽也为自己当时的行为反悔了,她觉得自己在公众场合过于紧张了,这件事情也就化小为无了。可是现在,玛丽不禁在想,难道是自己结婚时候的想法真的让罗伯特无法忍受了吗?他是家中的独子,而且他是那么的温柔善良,从来不会因为她任何的小过失而失去理智对她发怒,而罗伯特每次面对玛丽的无理争辩时,总是退让一步,或许玛丽觉得,罗伯特是意识到再和她争论下去,损失的会是一顿丰盛的晚餐吧。
    玛丽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因为从结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冬天,而在这个明媚的春天傍晚,夕阳正缓缓地从遥远的山脉落下,她担心罗伯特已经不再爱她,转而去城镇上和那个见过一面的赫米恩约会了,当然,这也是有可能的,因为罗伯特从没有告诉过她,他去城镇的修道院做了些什么,或许他并没有去修道院,修道院只是一个当别人询问时罗伯特说的一个幌子,实际上他去的是别的什么地方呢,比如,偷偷地和赫米恩约会。当玛丽的心里一想起这些令人心碎的事情时,眼睛里就又充满了悲伤和难过,她看向罗伯特的眼神也变得忧伤起来,她坐直身体,把双手又一次从罗伯特的手里面缩回来,她把双手叠放在腿上,端坐起来看着罗伯特,罗伯特也因为玛丽突然严肃的表情而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挺直胸膛,面对着玛丽,似乎要准备说些什么了。
    “你喜欢小孩子吗?”罗伯特一开口,玛丽全身颤栗了一下,她觉得罗伯特要切入正题了。
    “不喜欢。”,玛丽强装镇定地回答道。
    “这是你不想生养小孩的原因吗?”,罗伯特有些泄气地问道。
    “是的,不过也不是全部,我只是,有些不确定,不确定我是否能自始至终地喜爱小孩,我不能确保我会提供给他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玛丽一口气说出了这些话,觉得似乎轻松了一些。
    “你不相信我吗?你不相信我会保护你们并给你们提供安定的生活,是这样的吗?”罗伯特似乎知道原因了,语调也变得温柔了许多。
    “我相信你,可是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如此敏感而又脆弱的人,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像我的父母一样照顾我们的孩子,我是说如果我们有自己的孩子的话。”,玛丽变得有些痛苦,因为这些话已经接触到她的内心世界了,一个隐藏了多年的痛苦的内心世界。
    “可是,你还没有这样做,就已经开始否定自己的能力了吗?你或许可以尝试一下,或许它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艰难,我是说,在抚养孩子和教育孩子这方面。”,罗伯特开始试着慢慢开导起玛丽来。
    “但是你不喜欢现在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吗,我们互相尊重对方,绝不打听对方的隐私和不愿意谈及的话题,除非是一方主动想说出来,我觉得我们彼此拥有更多的空间和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们不是一起平静地生活了两年了吗?现在又为什么要谈到孩子这个话题呢?你难道不知道我不喜欢讨论它吗?”。玛丽有些烦躁起来,她并不想被别人看透她内心的这些在旁人看来古怪的想法,即使这个人是罗伯特,因为她不喜欢被人赤裸裸窥视的感觉。
    “我知道,请你不要因此而埋怨我,我并不想惹你生气,我只是觉得你最近两年里把自己封闭起来了,你每次看书或者写作的时候,都是你最有生机,最显示你青春活力的时刻,我喜欢欣赏你伏案写作的场景,那是我这两年内最美好的时刻。”,罗伯特动情地说道,但愿他的这一深情的表白能打动玛丽,让玛丽重新体会到罗伯特深爱着她这一点,他不想被玛丽视为有敌意的伴侣。
    “我知道,这也是我欣赏你的原因之一,因为你从来没有因为特意显示你的爱意而主动接近我,你没有在我看书或写作的时候在周围‘晃来晃去’地行走,也尊重我的意见从来没有不经过我的允许而进入我的房间过,这显示你是一个尊重妻子的好丈夫,你给我提供自由阅读和写作的环境,并确保别人不会打扰到我,这让我感觉到温暖和幸福,这些难道不够吗?这些难道不能满足你对我的爱意吗?我已经觉得很开心很满足了。” ,玛丽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她觉得她并不想被罗伯特看透自己的内心。
    “但是你不觉得你依然不开心吗?你为什么不能和我说说呢?”,罗伯特淡然地说出这两句话,他知道玛丽这两年内不开心,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幸福快乐,可他能感受到玛丽的内心深处,似乎总在担忧着什么。
    “亲爱的,你怎么会这样说呢?难道我做错了什么让你不开心了吗?难道你已经厌倦这样单调的生活,转而想离开我,去寻找属于你的幸福了吗?”,玛丽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她心里在想:难道真的没有一个地方,让自己可以安静地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吗?
    “不是的,玛丽,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从来都没有打算离开过你,你是我的妻子,我们一起在神父面前发过誓,无论生老病死我都不会离开你的,你应该相信我。”,罗伯特说着拉着玛丽的右手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上,而玛丽似乎想要哭出来了。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我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美好,也没有你看起来的那么坚强,我觉得,我有时候依然像个孩子,我不想长大,因为长大之后就要像父母一样开始生活,结婚,拥有小孩子,过上抚养小孩子的生活,我必须承认,我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我不知道该怎么照顾其他人,考虑其他人的感受,我没有兄弟姐妹,父母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我以前一直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当去年,你也知道,我祖父过世后第二天,我住在父母家里,父亲走进我的房间,我当时还未完全清醒,父亲抚摸着我的头发,喃喃地说道:‘以后我只能依靠你了。’,我当时觉得父亲特别孤独,或许就在那个时刻,我突然意识到,我不再是为自己而生活了,我以后要照顾我的父母,要为他们提供幸福安详的晚年生活,可是,罗伯特,即使我已经结婚了,可我内心还是一个孩子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想起父母无助的眼神,我就觉得特别伤心,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承担这么大的重担,即使他们察觉到我的担忧之后,对我说他们依然康健,能照顾好自己,但是,你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吗?失去亲人之后既无助又无力照顾活着的最亲近的人。这是一件多么令人伤心的事情。”,玛丽说着这些话眼泪不经意间已布满了双颊。
    “我知道,我能理解,我都知道,玛丽,你不是还有我吗?为什么不给我说呢,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隐忍和痛苦呢?我是你的丈夫,保护自己的妻子并让妻子安心地生活是我的责任啊,你为什么不给我机会让我履行这些责任呢?”,罗伯特内心似乎有些痛惜妻子了,而他一直也想真正地了解玛丽,因为他不想自己被玛丽看成一个可有可无,可远可近的类似于朋友一样的人。
    “因为我觉得恐惧,我会恐惧,是因为我很反感婚姻和孩子,我觉得婚姻会磨灭一个人的个性,把整个人的思想都禁锢在家庭和婚姻里,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叛逆和固执的人,所以我担心婚姻会磨灭掉我的性格,我会觉得受到了束缚,我选择你,是因为你是真正的爱我,你会尊重我,不会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喜爱的事情,在旁人看来是无关紧要的、可有可无的东西,可那些是我真正的兴趣所在啊,如果我未来的丈夫连我喜爱的事物都要残忍地剥夺的话,那我宁愿选择终身不嫁,不过,我并没有等太久,因为,你出现了,我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我父母也希望我能够结婚,找一个爱护我的男子,所以,我选择了你,希望你不要因为我的这番话而对我产生什么不好的看法,因为我很信任你,像信任父母一样。”,玛丽不知道她的这番话是不是对罗伯特的表白,不过她确实这样说了。
    “我知道,玛丽,可是我无法看透你的内心,它似乎对我怀有很深的敌意,一直到现在都无法对我敞开它紧闭的大门。玛丽,你能开启它吗?我可以进入它里面和它做朋友吗?”,罗伯特不知道他的这番试探性的语言能否让玛丽敞开心扉。
    “我觉得它不喜欢被别人打扰,至少现在不是时机,不过,罗伯特,你能先告诉我你去修道院做了些什么事情吗?”玛丽试着转移开话题,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话题的主角转移到她身上了。她本来是打算问责罗伯特的。
    罗伯特看着玛丽闪烁的眼神,心中想到这次探寻又失败了,玛丽似乎还是不肯向他敞开心扉,所以今天的话题只能终止了,也只能寄希望于以后的谈话了,“亲爱的,你不觉得屋内的光线已经完全模糊了吗?或许我们该准备晚饭了。”,罗伯特放开玛丽的双手,站起身说道。
    “好的,我马上去准备。”,玛丽说着便离开了客厅,独留罗伯特一人在客厅里。而远处的夕阳,已经完全熟睡在山脉的怀抱里了。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KerrySong
作者KerrySong
213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KerrySong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