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的记忆

三水 2017-08-12

有一次我在网上看见一则视频,视频上是一个宇航员,他正演示水在太空中的形象,它将水倒在手上,然后那些水就像一层凝胶一样,而手和水就像琥珀一样,手镶嵌在水层里面,然后手一抖,那些水就离开了手的表面,手依旧是干燥的。可在地球上不会这样,在地球上我们会浑身湿透,雨水会把我们的形象变得凄惨,变得滑稽可笑,会让我们散发出一股动物的臭味,会打湿一切东西,会引发我们的暴躁,还会让我们懒惰,让我们感到寒冷或者生病。在乡下的日子里,雨天,我和父亲将会一整天的坐在家里,凝望窗外的雨帘,或者爬上床陷入冗长的睡眠,一种十分绝望的心情笼罩着我们,我们沉默不语的坐着,在火炉的旁边,炉子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热量烤的我们浑身发烫,昏昏欲睡,母亲则是不休息的,母亲总有做不完的事情,在这样的天气里,她有时候到牛圈里清除牛粪,有时候披着雨衣到外面割草,她整天都在外面,和那些雨水混在一起,而我们却因为对雨水的害怕,也因为我们对雨水性质的确定而呆坐在屋子里。通常这么坐上一会儿,父亲就会将双膝合并,然后把两只手攥成拳头放在膝头,将头放在上面,开始睡觉或者是陷入一种对世界的沉思绝望当中,而我则靠着墙,看着窗外,有时候听到母亲从外面走过去的声音,水靴的声音咣咣咣,那些跟她一样高的青草拖在地上唰唰唰唰呲呲呲呲,父亲通常很快就会打起呼噜来。我看着他,很难确定我跟他之间的父子关系究竟有什么意义,就因为他是我的父亲他就有权利对我进行控制和塑造,看他佝偻着腰伏在火炉旁,我想这是不公平的,单单是父子关系就是不公平的。

后来我就会起身走到外面去,我会打一把伞,然后轻手轻脚的打开门生怕打扰父亲的睡眠,然后走上一段小路,走上五十米之后左转,上到半山腰去,我会站在那里看我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那时候十多年显得多么的漫长,单单十多年就让我认为自己是一个经验老道的人,有权对世界发表自己的看法,已经对世界有了足够的发言权。然而那感觉就像我们看着婴儿刚降生一样,我们瞬间就忘记了它在此之前还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总是显得非常主观,总是说就是这样的。然而实际上也许并不。

那是一座小山村,安放在四面环山的坝子里,像一艘停驻的巨船,船头尖尖的往外闯,山上长满了矮小的松树和杂乱的青草,雨水落在树上草上,使得它们不由自主的晃动,一条长长的青草叶上布满水珠,弯成一道拱桥,我走过去,它便直起身子,我的裤腿也就湿了,鞋子上也粘满了泥土,远处的山峦,雾气氤氲的涂抹在它的身上,显得疏离又神秘,依稀有几个人从下面的大路上走过去,我突然觉得无所适从。站在这空无一人的山上,面对着一切的沉默,我哼起歌来,独奏比沉默更使人痛苦,也许从这种独奏中我早早的预示到了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会面临的一些痛苦,那一刻我就正在体验那痛苦,那种名叫孤独的东西,为了避免这种真实的孤独,我不得不幻想,那是不由自主的,我并未承认那一刻我真实的,我让自己化身一位伟大的歌唱家,将那山峦化身最自然与美丽的舞台,而那雨水则化身为舞台上的道具,那阴沉的天气,雾气,则是我心情的化身,它们无一不提醒听众,这是一首悲伤的歌曲。我将一直唱,唱到耳边寂静,我重新复归现实,发现我无法将其终止,不得不仓皇的往家中走。

回到家的时候,父亲必然已经躺在了床上,只有火炉还在静静燃烧,不过那先前红的如岩浆般的煤炭,此刻表面已经蒙上一层灰白色的灰尘,像是一只有了白内障的眼睛,那灰尘会越来越多,最后成为一堆,而那有形状的固体则无影无踪,火炉也就熄灭了,母亲将会在晚饭的时候重新点燃他们。而此刻,我显得寒冷,于是我脱掉身上润湿的衣服上床睡觉。有时候我不马上入睡,而是拿一本书看,这是美妙的时刻,尽管那时候看的书在今天看来我很讨厌,但那时候,它却给那白日梦前的世界创造了另一个新的世界,一个个故事,或感动,或恐怖,足以让我泪水直流和瑟瑟发抖。在很多个那样的日子里,我读了一本又一本书,其中有一本书页已经泛黄发脆,本身还散发出一股霉味的书让我重读了一次又一次,至今我都不知道那本书叫什么名字。每一个故事结束,就像离开一个地方,直到我耗尽体力,我才入睡,而母亲这时候已经开始做晚饭了,父亲也起床了,我才开始睡,一直到母亲最后来叫我起床吃饭。那时候外面依旧下着雨,天色已经黑的像夜晚了。先前的一切都像一个梦,在我醒来的途中像一只风筝飞走了,我就只活在当下。然后夜晚来临,我又躺在床上,可我失去了睡意,我打开手电,又开始看那些书。夜里会猛地来一阵暴雨,然后渐渐停止,只听见瓦檐上滴落的水珠,催眠了我的睡意。天亮后,太阳会出来,昨天过去了,开始变得笼统。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三水
作者三水
357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三水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