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出来的男人,慢下来的风景

黄药师的飞机杯 2017-08-12
        
   

 我年轻那会,起床是一个跟头翻下来的,那个时候妈妈和我说,慢一点。可我那个时候总是喜欢往前冲,不问前程,不懂人情世故,也不屑周旋于规则和条条框框之中,我最讨厌的事情,就是等。小学一年级那会,我就穿着呢子大衣,西装革履,红领带当红领巾,几乎天天拽着母亲比个子,常常在一夜长大的梦里笑醒。结果一晃,母亲年近60,我每天因为腰伤这辈子可能都告别了翻跟斗的日子,我想回到过去不是因为最怀念摸爬滚打起身拂尘的潇洒,而是景色太快把母亲熬的满头银丝,我想风景慢点,回看爸妈30多岁蹦着高骂我的样子。

    那时候我的脸是平整的,心却是褶皱的,急急忙忙的团出个不知所谓的样子,在日子里嚣张,在爱情里闯荡,那个时候会蓄谋邂逅,不太明白注定相遇。日子久了嗅到了自己身上的一种新的味道,叫岁月。现在的二代们一蹴而就的成功像饮料,包装好看,可喝了就扔了,不可惜,也不留恋。岁数大了,自己成了绕在杯子里的茶垢,像羽化成仙的菩提,男人老了原来是有余味,有回香的。

   《师傅》里有两句话特别喜欢,廖凡说:我师父老了之后喝完酒就骂自己,我不想老了之后,心不安。所以他和金士杰说,他等不来三年开武馆。一头白发的金...
        
   

 我年轻那会,起床是一个跟头翻下来的,那个时候妈妈和我说,慢一点。可我那个时候总是喜欢往前冲,不问前程,不懂人情世故,也不屑周旋于规则和条条框框之中,我最讨厌的事情,就是等。小学一年级那会,我就穿着呢子大衣,西装革履,红领带当红领巾,几乎天天拽着母亲比个子,常常在一夜长大的梦里笑醒。结果一晃,母亲年近60,我每天因为腰伤这辈子可能都告别了翻跟斗的日子,我想回到过去不是因为最怀念摸爬滚打起身拂尘的潇洒,而是景色太快把母亲熬的满头银丝,我想风景慢点,回看爸妈30多岁蹦着高骂我的样子。

    那时候我的脸是平整的,心却是褶皱的,急急忙忙的团出个不知所谓的样子,在日子里嚣张,在爱情里闯荡,那个时候会蓄谋邂逅,不太明白注定相遇。日子久了嗅到了自己身上的一种新的味道,叫岁月。现在的二代们一蹴而就的成功像饮料,包装好看,可喝了就扔了,不可惜,也不留恋。岁数大了,自己成了绕在杯子里的茶垢,像羽化成仙的菩提,男人老了原来是有余味,有回香的。

   《师傅》里有两句话特别喜欢,廖凡说:我师父老了之后喝完酒就骂自己,我不想老了之后,心不安。所以他和金士杰说,他等不来三年开武馆。一头白发的金士杰狠叨叨的说:你只能等。你只能等,这根本不是金士杰作为前辈的警告和劝诫,而像是命运在廖凡周身画的一个圈,一个勒令,这个圈所有人都用时间熬出升天,你想一步而就,没有可能,也没人愿意给你这个可能。生活里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圈,环在每个人的头顶上,如紧箍一样,人为的天赐的都好,可你走不到第八十一难,缺了一角都不赐你修得圆满。我这几年因为腰伤有过卧床的经历,懂了鸟兽在笼的悲鸣,明白了年轻那会根本不会懂也不屑懂的事情,那就是“你只能等”,心比天高不要紧,长大了不懂避祸不知进退才要命,要绕开命比纸薄。

  金士杰拉着廖凡去看白俄女人跳舞,两个人谈及教真功夫的事儿,金士杰希望廖凡出来打破规矩教真东西,而廖凡问:“几十年不短,为什么不做。”金士杰说:很多事儿,不到老了,想不起来。”有多少事儿,不到老了,都想不起来,年轻那会逼到眼前触手可及的,总是七零八碎,随处安放,慢慢老了朋友和生活都熬成了酒,总惦记着见一面,喝一口,以前觉得浪费时间的事儿,现在想要掰着手指头数,比如你还剩下多少狐朋狗友,你喝醉的时候能记住几个电话号码,哪怕他们已经不在你的日子里,不在你的生活里,甚至不在你的生命中。年轻的时候匆匆忙忙的聚会,多是为了露露脸,显摆下自己的穿衣戴帽,高人一等,长大之后希望早点到晚点走,好像了多说不完的话,我最好的朋友说:咱们太熟了,见面脸都不用洗,穿个能遮体的衣服就行。后来我想想,这不就是我年轻那会挂在嘴边的快意江湖,知己对饮,夫复何求。

  生活就是如此,身边的人差不多,柴米油盐,家长里短,各安天命,一堆人很容易被挤到边缘,活成别人喜欢的样子,大家谈论的都是雷同的生活,差不多的喜好和厌恶,一猜即中的悲喜,年轻那会特鄙视这样的日子,我妈说日子一天一天过,我想这不是日子,这是坐牢。可日复一日的打磨中,人少了点棱角,日子却抛粗了光亮,这一点星火,那一点云淡风轻,堆成一片篝火,不用火光冲天,温暖照亮生活就好。顺流不一定是委曲求全,逆流也不用同归于尽,年轻那会的叛逆原来可以和生活并行不悖,殊途同归。山本耀司给人做衣服被问最高境界,他说:我想做那种女孩不用梳洗打扮化妆穿着就走,叼着根烟慵懒的走在街上,舒服,简单。他说的一句话我很欣赏,不用学习和知识也能理解和接受的高档是一流,没有知识就无法理解的那种东西,只能算二流,平凡见真,莫过如此。日子慢慢熬成了风景,而风景熬成了男人,不用晶莹剔透,不用一丝不苟,要活的浑然天成,缺陷中带着包容,衣服上滴上一滴油憨笑一下就好,故作镇定的尴尬,其实不如淡定如水的害羞,日子都是准备随时给人难堪的。

  年轻时读到“懂得”,是要说出来,要立竿见影,年轻情侣吵架,撕心裂肺的喊的话,到老了都变的沉默,却越显金贵。懂,是读得出来一个转身的寂寞,一个眼神的期许,一句懂你,是万水千山。不再年轻看这世界,都不是你追我赶,而变成了漂泊孤苦的船,遇见同样的无依无靠,彼此才能连成岸。男人的胸怀,不用装着天下,要变成天下。我忠我奸,我笑我傻。慢下来,熬出来,走过的山河,踏遍的荒野,穿越的公路,要先种下,才开花,活到了那个份上,才知道一城一池都有悲喜,一草一木皆有兴衰,懂了一城一池的欢喜,一草一木的枯荣,人才可以在围城里缝缝补补,引一条河入海,开一道路通天。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黄药师的飞机杯
作者黄药师的飞机杯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