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日闲,十年梦,尽消一杯中 | 从喝茶这一形式中寻找乐趣

楹叔 2017-08-12


品一壶清茶,我们且聊聊浮生。我说的未必对,但兴许你能找到一些乐趣,便足矣。


01


我见习惯喝茶的人,茶具是随身标配。

就像寻常的中国式家庭主妇,都有个五脏俱全的厨房。但两者最大的不同是,家庭主妇期待一个完美的厨房,或者一个不需要投入到亲自使用的厨房;而喝茶的人的期待则多是经济适用型的,只求有喝不完的茶局,和谈不尽的茶友。



我有个朋友是汕头人——众所周知,汕头是个喝茶重镇,但凡要搭讪个潮汕人,以喝茶开头就准没错了。

他家所在的镇里,家家户户一日无茶都不可。连菜市场上卖鱼卖菜的阿叔阿姨照顾生意的空隙,也不忘在旁边置个小桌,摆个铁茶盘和简陋的杯子茶壶。泛黄的茶碗,也许杯子还摔崩了个口,非常不美观。

待到了不早不晚的上午或下午,大家都买完菜回去做饭,人流就稀了,摊主就坐下来悠悠地泡起茶“解瘾”,顺便和隔壁摊的话起家常。今天的大白菜长得漂亮卖得好,那框鱼很生猛新鲜哦,留条给我回去芫荽煲汤吧……

潮汕方言柔声细语的,喝茶又增了点闲情,连卖鱼那手起刀落的动作也亲切起来。熙攘闹市,也能得杯茶,偷得浮生半日闲。
 

02


钱钟书先生说,“洗一个澡,看一朵花,吃一顿饭,假使你觉得快活,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花开得好...


品一壶清茶,我们且聊聊浮生。我说的未必对,但兴许你能找到一些乐趣,便足矣。


01


我见习惯喝茶的人,茶具是随身标配。

就像寻常的中国式家庭主妇,都有个五脏俱全的厨房。但两者最大的不同是,家庭主妇期待一个完美的厨房,或者一个不需要投入到亲自使用的厨房;而喝茶的人的期待则多是经济适用型的,只求有喝不完的茶局,和谈不尽的茶友。



我有个朋友是汕头人——众所周知,汕头是个喝茶重镇,但凡要搭讪个潮汕人,以喝茶开头就准没错了。

他家所在的镇里,家家户户一日无茶都不可。连菜市场上卖鱼卖菜的阿叔阿姨照顾生意的空隙,也不忘在旁边置个小桌,摆个铁茶盘和简陋的杯子茶壶。泛黄的茶碗,也许杯子还摔崩了个口,非常不美观。

待到了不早不晚的上午或下午,大家都买完菜回去做饭,人流就稀了,摊主就坐下来悠悠地泡起茶“解瘾”,顺便和隔壁摊的话起家常。今天的大白菜长得漂亮卖得好,那框鱼很生猛新鲜哦,留条给我回去芫荽煲汤吧……

潮汕方言柔声细语的,喝茶又增了点闲情,连卖鱼那手起刀落的动作也亲切起来。熙攘闹市,也能得杯茶,偷得浮生半日闲。
 

02


钱钟书先生说,“洗一个澡,看一朵花,吃一顿饭,假使你觉得快活,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花开得好,或者菜合你口味,主要因为你心上没有挂碍。”

同样的道理,茶好不好喝,归根还得看你有没有闲情。有闲情的人,真正品味的是其中的 “工夫”。

鲁迅先生喝茶的时候也感叹,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练习出来的特别的感觉,是一种“清福”。

要享这种清福的人,可不能是焦渴得喉干欲裂的人。没有那份闲情,好茶喝起来味道也和平时的大碗粗茶无二。



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
清泉绿茶,
用素雅的陶瓷茶具,
同二三人共饮,
得半日之闲,
可抵十年的尘梦。
—— 周作人·「喝茶」

周作人先生一语概括了喝茶该有的态度,片刻悠游,足抵“十年尘梦”。如果你曾无限接近人生真实的形态,那么你必定会不舍这片刻的诗意。

人生似梦非梦。困苦时,自我安慰眠道一觉醒来一切都好了,既怀抱着人生如梦的大无畏,又在现实的鞭笞面前狼狈地得无处遁逃;而美好时,一切飘飘然,简直要相信了那片星空和那缕月色便是全部,转眼雨横风狂,才知往事皆如烟尽散,和梦一场无甚差别。

世事纷扰,能够偶尔超凡,而后再入世,是一种不易的修为,和难得的福分。


03


和习惯喝茶的人聊天,会发觉他们大都慢条斯理的,不管做事还是说道理。就算最后话没说清楚,也神领意会了。

这跟惯应酬喝酒的截然不同。惯喝酒的,做事急,道理也不穷究,话快要尽时必劝酒,最后也常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又混混沌沌地把事情给办成了。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说,喝茶的倒是理性的,喝酒的感性。
 
当然,也有很多品酒者是相当高雅细致的。我见过最吹毛求疵的红酒爱好者,兴致来时,喜欢摆上十多个高脚杯,斟上十多个品种的酒。细细品味每种的不同。他研究酒与食物搭配的味道,要自己下厨做配菜,澳洲小牛扒、西班牙烩饭、法式焗蜗牛……各大西餐菜式不在话下,生生把自己练成了大厨。
 


在吃的的方面,喝茶的人,倒比较接地气,喜欢闲话家常,也不配什么大菜式,至多是清淡的“茶食”,这类茶食份量小而清雅。瓜子、干果是下乘的,蛋糕甜点还是有点不讲究,最好的应该是手工细作的糕饼类,小口进食,茶意更欢。

周作人先生曾对江南茶馆中一种豆腐干丝大加赞赏,用豆腐干切成丝,加姜丝酱油,重汤炖热,浇上麻油。便是油香扑鼻,细嚼又被豆干的清味调和,正配茶意。
 
END


喝茶擅逻辑,喝酒擅机敏。

若像我过去,既不怎么喝茶,也不怎么喝酒,就没那种擅长社交的气质。或许能把我当成一个励志教材,以前说话完全是意识流作风,说得多了,才在脑里装了本草稿,片刻不停地接收、过滤、输出细信息,挑正能量的话来说。也算一种作用于双方的正面激励行为习惯吧。

但是对于喝茶的人来说,他们早就在茶汤涤荡、茶意熏人中,谈笑风生、谈话家常,并由此早早地掌握了一些关于聊天与自得的技巧。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楹叔
作者楹叔
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楹叔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