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下雨的星期六 想想当代艺术或精神性

Cosmos 2017-08-12
昨天读完当代艺术的主题
修了那么多史论 遇到有关解读作品的词句 还是总怀疑辞藻里暗藏的真实性
全球化 身份 身体 科学 时间 场所 语言 精神性及宗教
近些年可能因为自身经历 看归在场所范围内被解读的彼得·多依格 当初也想到身份认同
杂志的剪影 童年的回忆 生命的片段 潜意识涂抹的色彩
机器能代替人做许多事 计算 记录 检索 甚至推理 大约就当前的科技而言 只有情感暂时是无法复刻或类比的
所以最后的精神性不好描述 篇幅最短 钻研这个问题的艺术家也并不多 然而比起理性的推演 这个篇章最触动我 想起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一个人能有多少宗教信仰 约定俗成的评判标准和内心对未知力量的真实敬畏 究竟哪种才能界定一个人是否虔诚 想来这个问题也不新鲜 在不同文化中都有涉及 比如儿时打趣儿似的提及“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 默认中虔诚的佛家弟子是不沾荤腥的 他们遵守严格的清规戒律 希望能达到精神上的澄澈 也就是说通过肉体上的舍弃 以求拥有某种超乎常识范围理解的能量
文革时破四旧 当然封建迷信也不能辛免 这并不是中国才有的问题 随着科技的进步 西方社会 例如美国 越来越多的新生代也加入了无神论者的阵营 比如当时的同学因为种种原因高中就读于教会学校 可在每次做礼拜的时候却昏昏欲睡 时至今...
昨天读完当代艺术的主题
修了那么多史论 遇到有关解读作品的词句 还是总怀疑辞藻里暗藏的真实性
全球化 身份 身体 科学 时间 场所 语言 精神性及宗教
近些年可能因为自身经历 看归在场所范围内被解读的彼得·多依格 当初也想到身份认同
杂志的剪影 童年的回忆 生命的片段 潜意识涂抹的色彩
机器能代替人做许多事 计算 记录 检索 甚至推理 大约就当前的科技而言 只有情感暂时是无法复刻或类比的
所以最后的精神性不好描述 篇幅最短 钻研这个问题的艺术家也并不多 然而比起理性的推演 这个篇章最触动我 想起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一个人能有多少宗教信仰 约定俗成的评判标准和内心对未知力量的真实敬畏 究竟哪种才能界定一个人是否虔诚 想来这个问题也不新鲜 在不同文化中都有涉及 比如儿时打趣儿似的提及“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 默认中虔诚的佛家弟子是不沾荤腥的 他们遵守严格的清规戒律 希望能达到精神上的澄澈 也就是说通过肉体上的舍弃 以求拥有某种超乎常识范围理解的能量
文革时破四旧 当然封建迷信也不能辛免 这并不是中国才有的问题 随着科技的进步 西方社会 例如美国 越来越多的新生代也加入了无神论者的阵营 比如当时的同学因为种种原因高中就读于教会学校 可在每次做礼拜的时候却昏昏欲睡 时至今日向我描述起来还觉得那段时日暗淡无光 并不是说所有人都是文不对题的生活 但就我所接触的人来看 有信仰得人比例的确相较老一辈而言缩减不少 不知这是社会的发展大势所趋 还是值得警惕的事
在当代艺术的图像中 也正如书中所言 很少有艺术家不加讽刺意味的描绘宗教及精神性 人们更现实了 在我想来 也是缺乏安全感的一种表现 唯有可触碰 熟知并有把握能理解的事物是真实的 其余都是无稽之谈
信仰或价值观 意识形态都是个人选择 小时候总嘲笑家里人逢年过节去进香祈福 曾说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 怎么还这么落伍 可随着年岁增长 愈发觉得 在对世界有一定理解的基础上 有信仰是件很勇敢也十分了不起的事
抛开我们出生的场域 所处的文化环境等能够影响自身身份标签的限定 生命的本质 我们究竟是谁 存在的意义 这些更宏大 更壮观的概念 若能窥得一二 也算不枉费人生数十载
信仰的力量 对未知事物无穷的好奇心和尊重 近期对这个话题有所感触 想想中国当代艺术圈里 苍鑫老师大约是我认识唯一话家常似说自己信仰萨满教 并不将这件事作为一个宣传焦点或强调自身特殊性的工具的艺术家吧 目光中有神彩 气势恢宏的吞下一杯杯扎啤 却也对旧世界和新世界的红酒复杂的风味有所感悟 然后推杯换盏间 拒绝别人递来的红烧肉 说不吃猪肉 席间相熟得人忽然想起来 哦 你是萨满教 这种常态真让人舒服 矫情的想 是不同价值观间平和的相处 也是精神性和宗教在我能想到的范畴内 最自然的状态
当然 除此之外 能粗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也能细品杯中琼浆 也觉得苍鑫老师棒棒哒 希望自己到苍鑫老师如今的年岁了 也能活得这么酷
扯远了点 总之宗教和信仰这个话题 让我觉得世上有太多日升月落间蕴含的神秘 那么工作瓶颈 怀才不遇之类的烦恼也都渺小了许多
毕竟还有很多美好或深刻的事 有一生那么长的时间可以细细思量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Cosmos
作者Cosmos
1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