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一年》读书笔记4

海绵棒槌 2017-08-12
1.二战之后,犹太诗人爱伦堡在《红星报》上发表诗歌:“我们不应振奋,我们应行杀戮。如果你一天未能杀死至少一个德国人,那么你就浪费了这一天。人生最痛快之事,莫过于让德国人积尸成山……”——在非正义的历史之中的每个人,都兼具受害者和施害者的双重身份。
2.当迎合着男性审美的少女成功嫁人,她们就成了悠闲的少妇,理所当然地花着丈夫的钱——我去较为高档的餐厅和咖啡厅,顾客几乎全是女人。这样的男女关系就像是一场共谋。
3.芥川龙之介曾经写过小说《诸神的微笑》,故事里,代表日本诸神的老人对神父说:即便上帝那样的神来到这个国家也不会获胜。日本诸神的意思是,日本的文化里有一种强大的改造力量,孔子、孟子、庄子带着文字和哲学来到这个岛国,它们却被日本人改造成自己的文化。宗教亦是如此。(这世界上难道有什么文化在传播过程中是全盘被人接受的?日本人的改造,只不过是程度较深罢了吧?所以这段话有什么意义呢?)
4.每每遇到世间荒诞无常的事,我总想起《旧约-诗篇》中的一句诗:”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的震怒之下,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海绵棒槌
作者海绵棒槌
15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海绵棒槌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