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饭与自助餐

么么哒咩咩 2017-08-12

感情经历寡薄的我,鲜有对于爱情的体悟,有也大约来自情海沉浮的盆友的午夜热线。听多了,也似乎有了些许模糊的感触,而后慢慢的有些清晰,而后又模糊了。毕竟人并非生产线上的产品,样板化在感情世界里是全然不存在的。但明知如此,却依旧还是忍不住的想给“爱情”框定一个含义,并非知难而上,自我欣赏,而是对于小学生,“定义化”的看世界会比“自悟”来的简单轻松许多。
我爱吃,周边的朋友都知道,口腹之欲大概是我这辈子最难以割舍的。相较于买一个奢华美艳的皮包,我更乐意于沉溺在林林总总的各色佳肴中。上帝说这是罪,那么就让我沉沦于这地狱中。况且天堂的名额有限,高风亮节一些让出一个名额,给予有需要的死魂也不乏好事一件,借此减损一些因为口福之贪而造下的罪孽。

感情与吃,我依稀感知到他们彼此之间的暧昧。食色,人之性也。食便是吃,色便是感情,人之大欲。人在面临自己最为本能的欲望时,总无法保持坦然,鄙夷、斜晲,这是我吗?绝对不是!但却然,试想所谓的婚姻不也就是“两个人做着一辈子的饭,吃着一辈子的饭。”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也就释然了,甚至习惯于在饭桌上,午后树荫下嗑着瓜子亦或是吃着饭,和周边相同的人,如密友大谈特谈自己那些床帏之私。这若...

感情经历寡薄的我,鲜有对于爱情的体悟,有也大约来自情海沉浮的盆友的午夜热线。听多了,也似乎有了些许模糊的感触,而后慢慢的有些清晰,而后又模糊了。毕竟人并非生产线上的产品,样板化在感情世界里是全然不存在的。但明知如此,却依旧还是忍不住的想给“爱情”框定一个含义,并非知难而上,自我欣赏,而是对于小学生,“定义化”的看世界会比“自悟”来的简单轻松许多。
我爱吃,周边的朋友都知道,口腹之欲大概是我这辈子最难以割舍的。相较于买一个奢华美艳的皮包,我更乐意于沉溺在林林总总的各色佳肴中。上帝说这是罪,那么就让我沉沦于这地狱中。况且天堂的名额有限,高风亮节一些让出一个名额,给予有需要的死魂也不乏好事一件,借此减损一些因为口福之贪而造下的罪孽。

感情与吃,我依稀感知到他们彼此之间的暧昧。食色,人之性也。食便是吃,色便是感情,人之大欲。人在面临自己最为本能的欲望时,总无法保持坦然,鄙夷、斜晲,这是我吗?绝对不是!但却然,试想所谓的婚姻不也就是“两个人做着一辈子的饭,吃着一辈子的饭。”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也就释然了,甚至习惯于在饭桌上,午后树荫下嗑着瓜子亦或是吃着饭,和周边相同的人,如密友大谈特谈自己那些床帏之私。这若放在年轻时期,他们是全然办不到的。这并非岁月下的堕落,而是感情和吃早就划了等号。食色;色食;食,色之食。
既然食与色,理不清剪不断,那么食色男女对于感情的处理方式便也自然能用“食喻”。
我并非男儿之身,因此也无法确切的把握住男性的心理。但这二十几年的所见所闻,令我对于男性的择偶有些独有的认知。男性的感情若以食喻更像是“碰饭”。
“碰饭”即遇见什么吃什么,只要这秀色可餐,亦或是有些食欲,那么尝一尝,暂且饱食这一顿又何尝不可呢?若其味美,萦绕舌尖久久无法消散,那么便会开始追寻这味道。若味涩苦亦或是时间久了疲乏了,便也就出门继续碰食。
当然也并非全然都是吃“碰饭”的,我说过人不是流水线上生产而来的样品。
“百家饭”与“碰饭”不同,“百家饭”是食百家、尝百家。柳永大致也算是食百家饭的大家了吧。烟花柳城,百花丛处,即便最爱虫虫,虫虫也大多是这众多佳肴中的招牌菜。
碰饭较之于百家饭,似乎情操高尚些,毕竟最终依旧会选择某一处驻留。即便要走,至少曾经还是有过驻留的心思的。
当然,还有素食主义者,如梅妻鹤子的袁枚,或“美食家”朝悼亡妻晚逍遥的元稹,毕竟残羹冷炙总不敌桃花幽香。
女性的味蕾较之于男性则更具目的性一些。要么“味美”,要么“时鲜”,要么“摆盘精致”......总之,饭食未上,脑海却早已杯盘满桌。而后按照脑海中的构图进行挑选。不同性格、不同年纪、不同出身、不同职业......便会衍生迥然相异的口味。众口难调,也只有自助餐可以解决了。
烟火人生,须臾数十载,不也就是吃着吃着眼眸紧闭,纵火一炬,而后又成为了这地底蚩虫、树根花草的吃食。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么么哒咩咩
作者么么哒咩咩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么么哒咩咩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