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格尔:艺术的起源与思想的规定

Phänomenologie(现象学) 2017-08-12
(本文系海德格尔1967年4月4日在雅典科学和艺术学院作的报告的审订稿。作者把原稿题献给瓦尔特·比梅尔(Walter Biemel) : "献给瓦尔特·比梅尔,感谢他在本人《全集》准备工作中所发挥的经验丰富的创造性帮助。---弗莱堡,1974年3月10日马丁·海德格尔")






主席先生! 尊敬的同事们! 先生们、女士们!

  首先我代表今天在场的柏林艺术科学院的成员, 感谢泰奥多拉可普罗斯( Theodora2 kopulos) 教授的欢迎, 感谢希腊政府的邀请, 感谢艺术和科学院的盛情款待。但作为客人, 我们如何来表达对您们、对雅典的东道主的感谢呢?

  我们要尝试与您们一道思考来表示感谢。思考什么呢? 在这里, 在雅典的科学院,在今天这个科学技术的时代里, 我们作为艺术科学院的成员, 除了思考那个世界, 那个一度为西方- 欧洲艺术和科学创造开端的世界, 还能思考别的什么呢?

  诚然, 从历史学上来考虑, 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了。但历史性地看, 作为我们的命运来经验, 它依然持存着, 常新地成为当前: 它成为这样一个东西, 它等待着我们, 要我们直面之, 思考之, 并且据此来检验我们自己的思想和构造。因为, 一种命运的开端乃是最伟大者。它先于一切后来者而起支配作用。

  我们要来沉思艺术在希腊的起源。我们试图观入...
(本文系海德格尔1967年4月4日在雅典科学和艺术学院作的报告的审订稿。作者把原稿题献给瓦尔特·比梅尔(Walter Biemel) : "献给瓦尔特·比梅尔,感谢他在本人《全集》准备工作中所发挥的经验丰富的创造性帮助。---弗莱堡,1974年3月10日马丁·海德格尔")






主席先生! 尊敬的同事们! 先生们、女士们!

  首先我代表今天在场的柏林艺术科学院的成员, 感谢泰奥多拉可普罗斯( Theodora2 kopulos) 教授的欢迎, 感谢希腊政府的邀请, 感谢艺术和科学院的盛情款待。但作为客人, 我们如何来表达对您们、对雅典的东道主的感谢呢?

  我们要尝试与您们一道思考来表示感谢。思考什么呢? 在这里, 在雅典的科学院,在今天这个科学技术的时代里, 我们作为艺术科学院的成员, 除了思考那个世界, 那个一度为西方- 欧洲艺术和科学创造开端的世界, 还能思考别的什么呢?

  诚然, 从历史学上来考虑, 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了。但历史性地看, 作为我们的命运来经验, 它依然持存着, 常新地成为当前: 它成为这样一个东西, 它等待着我们, 要我们直面之, 思考之, 并且据此来检验我们自己的思想和构造。因为, 一种命运的开端乃是最伟大者。它先于一切后来者而起支配作用。

  我们要来沉思艺术在希腊的起源。我们试图观入那个领域, 它在一切艺术之前已然起着支配作用, 并且首先赋予艺术以其固有特性。我们既不力求作出一个对艺术的公式化定义, 我们也无权对艺术在希腊的发生史作历史学的陈述。

  可是, 因为我们想在我们的思索中避免想法的任意性, 所以在这里, 在雅典, 我们想请求得到一种猜度和护送, 这个城市和阿提卡地方从前的庇护者、雅典娜女神②的猜度和护送。雅典娜女神的丰富神性是我们不能探究的。我们只是要探听, 雅典娜对于艺术的起源能告诉我们什么。这就是我们要追踪的一个问题。另一个问题自发地突现出来。那就是: 着眼于艺术从前的起源, 今天艺术的情形如何?

  消息的传达即通过信息来促成的。只要受控制的事件本身回到那个控制着它的事件而呈报出来, 并且因此对它进行通报, 那么, 控制就具有信息反馈的特征。据此看来, 对处于相互联系中的事件的往复调节就是在某个循环运动中完成的。因此,调节循环(Regelkreis) 就被视为在控制论上被筹划的世界的基本特征。在此基础上就有了自身调节的可能性、某个运动系统的自动化。在控制论上被表象的世界中, 自动机械与生命体之间的区分就消失了。它被中性化为无区别的信息过程。控制论的世界筹划, "方法对于科学的胜利", 使一种一概相同的、并且在此意义上普遍的可计算性, 亦即无生命的和有生命的世界的可计算性成为可能。连人也被安置到控制论世界的这样一种千篇一律之中。人甚至以一种别具一格的方式这样被安置了。因为在控制论表象思维的视野里, 人的位置就在最广大的调节循环中。按照现代关于人的观念, 人也就是主体, 它通过对作为客体区域的世界的处理而与之相联系。如此这般形成的当下对世界的改变回到人那里呈报出来。从控制论上来表象, 主体- 客体关系是信息的交互关系, 是别具一格的调节循环中的反馈, 而这个调节循环可以用"人与世界"这个名称来加以说明。而现在, 关于人的控制论科学却在决定性的方法要求、根据可计算性的筹划最可靠地在实验中得以实现的地方, 在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学中, 寻找一种科学的人类学的基础。因此, 在人的生命中, 根据方法尺度来看决定性的生命体就是胚细胞。它不再像从前那样被视为完全发育的生命体的袖珍版。生物化学已经在胚细胞基因中发现了生命规划图(Lebensp lan)。它就是被录入基因中、在那里被贮存的发育规章、纲领。科学已经认识到这个规章的字母表。人们说的是"基因信息档案"。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上, 人们建立了那种可靠的前景, 就是要有朝一日掌握在科学技术上制造和培育人类的可能性。生物化学对人类胚细胞的基因结构的突破与核物理中的核裂变处于方法对于科学的胜利的同一轨道上。

  在1884年的一则笔记中, 尼采写道: "人是尚未确定的动物" (第十三卷, 第667条) 。这个句子含有二个思想。一方面, 人的本质尚未得到固定, 还没有被查明。另一方面, 人的实存尚未得到固定, 尚未得到保障。可是现在, 一位美国研究人员却宣称: "人将成为能够操纵自己的进化的惟一动物"。不过, 控制论感到自己不得不承认, 一种对人类此在的普遍控制目前还不能得到实施。因此, 在控制论科学的普遍区域里, 人类暂时还被视为"干扰因子"。人类表面上自由的规划和行动产生干扰作用。

  然而最近, 科学也已经强行占领了这个人类实存的领域。它从事对行动着的人类的可能将来的一种方法程序上严格的探究和规划。它清算关于作为可规划之物摆在人类面前的东西的信息。这样一种将来乃是那种逻各斯(Logos) 的将来时, 这种逻各斯作为未来学研究屈从于方法对于科学的胜利。这门最新的科学学科与控制论的亲缘关系是显然的。可是, 只有当我们注意到这门关于人类的控制论的- 未来学的科学是建立在何种前提条件上的, 我们才能充分地测度这门科学的影响范围。这种前提条件所坚持的是, 人被设定为社会动物。但社会却意味着: 工业社会。社会是客体世界所关联的主体。虽然人们以为, 通过其社会本质, 人的自我性被克服了。但是, 通过这种社会本质, 现代人绝没有放弃自己的主体性。而毋宁说, 工业社会就是上升到了极端的自我性, 即主体性。在工业社会中, 人惟一地投向自身, 以及他所经历的世界的区域, 由他自己布置而成制度的区域。然而, 只有当工业社会臣服于由控制论所掌握的科学与科学技术的尺度时,它才能成为它所是的东西。但科学的权威却依赖于方法的胜利, 而方法本身在由自己控制的研究的成效中展示出自己的合法性。人们把这种证明视为足够的。科学的匿名权威被视为不可触犯的。

  此间在座诸位已经会不断地问: 这种对控制论、未来学和工业社会的解说是要做什么? 这样做, 难道我们不是离我们关于艺术的起源问题太远了吗? 实际上只是看起来这样, 但却是不对的。而毋宁说, 对于今日人类此在情况的说明首先已经使我们作好了准备, 使我们得以更深思熟虑地追问我们关于艺术之起源和思想之规定的问题。

  我们现在要追问什么呢? 是要追问今天艺术之诉求所从出的领域吗? 这个领域是未来学上进行规划的工业社会的控制论世界吗? 倘若我们这个世界文明的世界就是艺术由之而来被要求的领域, 那么, 通过上面给出的提示, 我们当然已经了解了这个领域。只不过, 这种了解还不是对贯通并支配这个世界本身的东西的认识。我们必须对这个在现代世界中起支配作用的东西进行思索, 才可能观察到我们所寻求的艺术之起源的领域。

  控制论世界筹划的基本特征乃是使信息反馈得以进行的调节循环。最广大的调节循环包括了人与世界的交互关系。在这种包括中起支配作用的是什么呢? 人的世界关联以及与之相随的人的整个社会实存已经被吸纳入控制论科学的统治区域中了。这同一种被吸纳状态, 亦即同一种拘禁状态, 显示在未来学中。那么, 通过未来学应当在方法上更严格地得到研究的是何种将来呢? 将来被表象为"人所要面临的"东西。

  可是, 这个人所面临的东西的内容必然地仅限于从当前出发并且为了当前而被计算出来的东西。可以为未来学研究的将来只不过是一种被延长了的当前。人始终被吸纳入由他计算出来的并且为他计算出来的诸种可能性的范围里了。那么工业社会呢? 工业社会乃是以自身为目标的主体性。所有客体都被归于这种主体。工业社会已经趾高气扬地展开为一切客体性的无条件尺度了。由此显而易见: 工业社会的存在乃基于它被吸纳入自己的制作物之中的情况。工业社会的世界开始成为一个控制论的世界。在这样一个工业社会范围里艺术的情形如何呢? 艺术表达成了一种在这个世界中并且为这个世界的信息吗? 艺术的生产是不是取决于它满足了工业调节循环及其持续可实行性的过程特征呢? 如果是这样, 作品还可能是作品吗? 难道作品的现代意义不在于: 为了创造过程的连续实行而预先已经被超越? ---这个创造过程惟根据自身而自行调节并且因而始终被纳入它自身中了。现代艺术是不是显现为在工业社会和科学技术世界的调节循环中的一种信息反馈呢? 众说纷纭的"文化工业"竟由此而来取得它的合法论证的吗?

  上述种种问题困扰着我们。它们聚集为一个惟一的问题, 即:人被吸纳入其科学技术世界中的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这种被吸纳状态中, 兴许是人的一种锁闭状态起着支配作用吗? ---也就是人对于首先把人发送到他特有的规定性之中的东西的锁闭状态, 而之所以要发送, 是为了使人适应得体的东西( das Schickli艺术的起源与思想的规定910 世界哲学2006年第1期以至于可以说, 解蔽始终需要遮蔽。赫拉克利特早就以一个箴言指示出这种关系:"自发地涌现者特别喜欢遮蔽自己"。(残篇第123)

  备受命名的希腊之光的神秘性基于无蔽状态, 基于贯通并且支配着无蔽状态的解-蔽(Ent - bergung) 。无蔽状态归属于遮蔽状态, 并且遮蔽自身, 而且是这样, 即, 它通过这种自行隐匿而赋予事物以其从限界中显现出来的逗留。也许在对于命运的锁闭状态与尚未经思想、依然自行隐匿着的无蔽状态之间, 运作着一种几乎未经猜度的联系么?这种对于命运的锁闭状态竟是一种久已持存着的无蔽状态之隐瞒吗? 也许对尚未经思想的'Α -λθεια [无蔽] 之神秘的暗示, 同时也是对艺术之起源领域的暗示吗? 从这个领域中出现了对作品之产出的诉求吗? 难道作品之为作品不一定要显示出人不能支配的东西, 自行遮蔽的东西, 以便作品不仅仅道出人们已经知道、认识和从事的东西吗? 难道艺术作品不一定要缄默于自行遮蔽的东西, 作为自行遮蔽者而唤起人的恐惧的东西, 即对既不能规划也不能控制、既不能计算也不能制作的东西的恐惧?莫非这个地球上的人还注定要在上面停留之际寻找一个世界逗留之所, 也即一种居住, 一种为自行遮蔽着的无蔽状态的音调所规定的居住?对这一点我们并不知晓。但我们知道, 在希腊之光中自行遮蔽着的、并且首先允诺着光的'Α -λθεια [无蔽] , 比起任何为人所虚构、并且为人手所取得的作品和构成物来, 是更古老、更原初, 因此也是更具持存性的。而我们也知道, 对一个由宇航学和核物理学在其中设定通用尺度的世界来说, 自行遮蔽着的无蔽状态还是毫不显眼的和微不足道的。

  'Α -λθεια [无蔽] ---自行遮蔽中的无蔽状态---一个单纯的词语, 就它向西方- 欧洲历史以及从中发源的世界文明先行道说出来这一点来说是未经思想的。只是一个单纯的词语吗? 是对在科学技术的巨大工场中的行为和行动昏聩无能吗?抑或, 具有这样一种特性和起源的词语却是另一种情形? 最后, 让我们来倾听一个希腊诗句, 是诗人品达在其《娜美西丝lv颂歌第四首》开头(第六行以下) 道说的诗句:"而词语作为行动更深远地入于时间, 规定着生命,如果惟凭着美惠三女神lw的恩赐语言把它从沉思心脏的深处取出"。
  
  (Martin Heidegger, "Die Herkunft der Kunst und die Bestimmung desDenkens", 原载D istanz und N?he,Ref lex ionen und Analysen zur Kunst der Gegenwart, 1983, p. 11 - 22,)
  



  注释:
  此残篇通译为: 自然喜欢躲藏起来。---译者
  娜美西丝(Nemesis) : 希腊神话中的复仇女神、报应女神。---译者
  主神宙斯的三女儿: 阿格莱亚、欧佛洛绪涅、塔莉亚。---译者
  雅典娜(Athene) : 智慧女神, 掌管战争、文艺、技艺, 又是雅典城邦的守护神。---译者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Phänomenologie(现象学)
作者Phänomenologie(现象学)
13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Phänomenologie(现象学)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