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当的距离会使每一个人成为完整而独特的风景,当你遇到了一个让你害怕孤独的人,又该如何渡劫?

九绿 2017-08-12

孤独论 孤独跟寂寞不是一回事,alone和lonely不是一回事。 孤独是自成世界的一种独处,孤独的人表现出来的是圆融的高贵;寂寞是迫于无奈的虚无,有一种无所适从的可怜。 孤独者对环境没有刻意的要求,可以身处闹市,依然能做到和敬清寂(清是清净,寂是冷寂,“和敬清寂”是日本茶道的精神)。 寂寞是一种病,药方是人群,是喧闹,是社交,是有人陪着你。 社交其实是非常廉价的,社交的动机无非有两种:第一种是出于利益关系和将来的实用关系,我要在这样的场合中搭建我的人脉,是一个功利的目的;第二种就是一群寂寞者的相互取暖,再多寂寞者的累加也逃不出寂寞。 人与人之间应该有一段中立的地带,这段中立的地带我们把它称为人与人之间恰当的距离。人与人之间应该保持恰当的距离,因为如果没有距离你根本领略不了对方的美。 人与人之间应该保持适当的距离,当靠得太近的时候,看到的是对方夸大的优点或缺点,领略不到Ta的全貌,像照镜子一样,离得太近的时候看不到全貌。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需要适当的距离,适当的距离会使每一个人成为完整而独特的风景,适当的距离会使人与人在距离之外产生思念。 很多时候,我们的眼睛坏了我们的大事。很多人我们看得见的时候,我们对Ta的感知仅用视觉。但是你会发现,当你看不见Ta,你才会动用自己全身的细胞去感受Ta、怀想Ta,思念Ta;当我们看得见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其它细胞都死亡了,我们只用眼睛在领略对方,但是我们感受不到Ta的气息、磁场,感受不到Ta对我的影响。小别胜新婚也就是这个道理。 距离使人感觉到孤独,但是拥挤会使人与人之间丧失敬意。 常常出现的东西,就会让人产生审美疲劳。所以我们很多时候总想找一个远离喧嚣的地方,因为我们对人产生了疲劳,我们对人、对人性、对人的精神产生了严重的疲劳,失去了儿童般的纯真的好奇心。 拥挤很多时候带来喧闹,喧闹剥夺了我们的宁静、我们的闲情。但是人只有在宁静的状态之中,才可能以闲情去欣赏Ta人之美,去欣赏生活之美,所以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孤独。 只有当你无需迫于无奈和人对话,才能恢复和自己的对话。人和自己对话的时候,就是自我反思,自我反思是一切思想的源头。 人是在思考自己而不是思考Ta人的过程中产生了智慧,人也是在自我批判而不是批判Ta人的过程中,展示了勇气。所以自己何等重要,一个陪伴了自己一生唯一的人,但是我们往往对Ta很有疏忽。 浪漫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认为的虚伪,不是我们通常所认为的乌托邦,浪漫是一种罕见的美丽和崇高甚至是神圣的情感。 孤独者不是迫于无奈,而是自我选择的消遣一种方式。 一个甘于孤独的人,一个真正的孤独者,Ta一定非常热爱思想,因为能够让一个人始终充满情趣,始终保持创意,它的源头只有一个唯一的一个,那就是思想。人是因为有了思想才成为人的。 帕斯卡:“人在宇宙当中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微粒,但是比这个微粒更小的头脑,竟然能够思考整片宇宙。思考是多么的伟大!” 在读书过程中产生的快感,对方说的不是自己的话,对方说的是你自己心里一直想说却无从表达的话。在读书过程中时不时地发现It‘s me,它要么在描述我,要么说出了我的感受,出现交错时空的共鸣感、豁然开朗的美妙。 孤独者应该也喜欢冥想,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在冥想的过程当中,我们是在与自然对话,与自我的心灵和灵魂对话。灵魂不是囚禁在我们的皮囊之中,灵魂是弥漫的。 孤独者的有趣是真实的有趣。任何的模仿、任何的迎合、任何的乔装打扮所表现出来的有趣最终的根源只是乏味。因为它的真实无法有趣,所以它不得不用一种模仿或者是迎合来让自己显得有趣,但显得只是显得,它和真实相去甚远。 真实是最高的高贵。艺术大师林丰年有一句话,美不分领域,美不分区域,美只有真和假之分。 真、善、美,真是美和善的前提。 孤独帮助我们在冷寂当中去寻找一个真实的自我。 只有具有孤独的自我意识反观自身的人,你才可能具有弥足珍贵的朋友。只有孤独者才有可能有朋友。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九绿
作者九绿
3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九绿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