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年代初粉红色的回忆

得易搜信息网 2017-08-12

九十年代初粉红色的回忆

大概是在九十年代初,我十来岁的时候,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的家乡芙蓉城达到过一种高度,一种团队精神的高度。在这一点上,芙蓉城的每一个家庭都堪称典范,当然也包括我家。那时候,在我爹军阀般的领导下,我们在得易搜信息网总是一呼百应。

记得有一年春节,我爹的单位教育局决定搞一次联欢,其中设置了许多奖品丰厚的游戏项目,比如打扑克啦,打麻将啦,下跳棋啦,还有掷飞镖、套娃娃啥的。消息一经传出,全局每一个家庭立刻根据自家的优势展开突击性的训练,通宵达旦地搓麻打牌下跳棋。盯着万家灯火,我爹深感压力山大。自古以来,但凡打牌搓麻这些可以上升到赌博层面的活动,老于家是一概不沾的。可面对丰厚的奖品,我爹左右为难。最后,通过挨家挨户的侦查,我爹发现了一项大冷门:钓鱼。

说是钓鱼,其实就是给一根木棍拴上一根棉线,再拿一枚铁钉系在棉线的尾部,端着这个东西,找准角度,让挂在棉线上的铁钉伸进放在地上的小药瓶里,把药瓶拉起来,药瓶腾空,钓鱼就算成功,奖品便可收入囊中!

此项目不仅没有违背老于家的祖训,而且赢取奖品的速度远超打牌搓麻,妙哉!于是我爹从我娘刚刚纳好的鞋底子上拆下几圈棉线,又拿出他从老家竹林挖来的,用来对付我和我哥的马鞭子,最后,把药瓶里剩下的两粒去疼片干嚼了之后,终于制作出一套“渔具”。我们一家四口立刻加入到了长达半月之久的军备竞赛中。

很幸运地,我被我爹钦定为重点培养对象。因为我一向运气很好,溇水商场每次搞抽奖,我娘准会把我抓去,然后满载而归。记得我娘每次将购物小票交到我手里的时候,我都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可是当我接过我爹递给我的马鞭子时,我没有体会到这种使命感,只觉得浑身冒虚汗。不是出于肩负重任的压力,而是对马鞭子的恐惧。这就如同把打狗棒捆在狗身上是一个性质,我完全进入不了钓鱼的状态。可喜可贺的是,我的军阀老爹拿出了他最大的耐心和容忍度,对我谆谆教导。逐渐,我克服了对马鞭子的恐惧开始专心钓鱼。终于,我不负众望,突飞猛进。

联欢那天傍晚,我们一家四口换上了新做的棉袄,自信满满地走进了联欢现场。然而令我们全家万万没想到的是,整整一晚,我居然颗粒无收。事后,我爹感情用事,折断了他精心制作的“渔具”,并对我的失败作出了严肃、深刻的总结。末了,我娘说了句公道话:

“不能怨孩子,我看啊,问题出在药瓶上,咱们训练用的是去痛片,联欢会用的是四环素。”

对此,我爹不置可否。

转天,我娘接着纳她的鞋底子;我爹专程回了一趟老家挖马鞭子;我和我哥继续无所事事。从那以后再听不到深夜里轰轰烈烈的搓麻声,此番群体性活动暂时告一段落。

但真正将芙蓉城的团队精神推向巅峰的事件,当练莫属。

彼时,似乎是一夜之间,“”横空出世。一觉醒来,全城的人都在练这种号称强身健体、修身养性、陶冶情操还包治百病的气功。大家拖儿带女,携妻搀爹,在每一个相对开阔的场地上,组成了一个个排山倒海的练功队。他们听着队伍前的卡带机放出的音乐,跟随头排那位道行相对高深一些的功友,挥舞着各自的四肢。

我们家自然不甘落后。我爹一声令下,全家立刻放下各自的业余活动,奔向大练的热潮之中。

在所有这些练功队伍里,知名度最高的,当属我县科技委员会退休老干部“范科长”的队伍。范科长不顾年迈发福,与胖妻强强联手,自制了一红一绿两套气功服,在广场上的大礼堂里办起了大会,声势之浩大堪比大炼钢铁。我们家基本上都去赶这个场子。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得易搜信息网
作者得易搜信息网
5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得易搜信息网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