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三見

Queen 2017-08-12
她第一次见到他,就被他深深地迷住。
在她看来,他那一抹笑,两颗尖尖的虎牙闪着光,眼睛里盛满星星,是世间最美的景,比太阳还耀眼,天地间只剩下他。
于是,她有些失去理智,不顾他人目光兴奋地向他扑去,激动地问他爱不爱她。他自是一脸惊诧,接着将她推开,略失风度,眼神略有些厌弃,摇头说不。
即使这样被冷漠地拒绝,她依旧无法自拔。因为她知道,从见到他的那一刹那起,她便只为他而活;爱他,胜过所有。
第二次见到他,是一次尴尬的偶遇。
学校组织军训。汇报演出那天,她刚好生理期。急急忙忙奔进厕所,正撩起裙子脱下短裤,他从隔壁走了出来,一身华装。
暗紫色的燕尾服,白色的花边颇有贵族王子的气息;熨衬得笔挺的西裤勾勒出他匀称修长的双腿。他仍是一脸如阳光的笑,整理着衣领,旁若无人。
她一下子呆住了,忘记了自己的窘境,忘记了去弄清为什么他会从旁边出来,忘记了关注自己,忘记了一切;只是傻傻地盯着他,眼珠随着他的身影转动,任由那如沐春风的笑绽放,直到别的同学涌上前将他淹没。
只有短短几十秒,她却觉得过了一辈子。
若真是一辈子,也好。
她第三次见他,在地震。
深夜,百年不遇的大地震,震垮了所有建筑,引发火灾。当所有人第一时间冲出来,她却第一时间寻找他。为此...
她第一次见到他,就被他深深地迷住。
在她看来,他那一抹笑,两颗尖尖的虎牙闪着光,眼睛里盛满星星,是世间最美的景,比太阳还耀眼,天地间只剩下他。
于是,她有些失去理智,不顾他人目光兴奋地向他扑去,激动地问他爱不爱她。他自是一脸惊诧,接着将她推开,略失风度,眼神略有些厌弃,摇头说不。
即使这样被冷漠地拒绝,她依旧无法自拔。因为她知道,从见到他的那一刹那起,她便只为他而活;爱他,胜过所有。
第二次见到他,是一次尴尬的偶遇。
学校组织军训。汇报演出那天,她刚好生理期。急急忙忙奔进厕所,正撩起裙子脱下短裤,他从隔壁走了出来,一身华装。
暗紫色的燕尾服,白色的花边颇有贵族王子的气息;熨衬得笔挺的西裤勾勒出他匀称修长的双腿。他仍是一脸如阳光的笑,整理着衣领,旁若无人。
她一下子呆住了,忘记了自己的窘境,忘记了去弄清为什么他会从旁边出来,忘记了关注自己,忘记了一切;只是傻傻地盯着他,眼珠随着他的身影转动,任由那如沐春风的笑绽放,直到别的同学涌上前将他淹没。
只有短短几十秒,她却觉得过了一辈子。
若真是一辈子,也好。
她第三次见他,在地震。
深夜,百年不遇的大地震,震垮了所有建筑,引发火灾。当所有人第一时间冲出来,她却第一时间寻找他。为此,她不顾安危爬上旗杆,在嚷乱的人群中,用哭喊的目光找到了他。
欣喜万分。
她跳下来跑去拥抱他,在他惊愕又嫌弃的眼神中,问他爱不爱她。同样地,答案是静默的摇头。她问怎样才可以爱她。他说,你死了就可以。她忽然间满足的像个孩子,这意味着她有机会的。
悄然,一块巨大的钢筋石板燃着熊熊烈火砸向地面。她疯了一般撞开他,一下子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将他撞出去五六米远;然后侧身,仰面倒下,拥抱着那团火石。当烈火将她包裹,当众人纷乱他独静,她却笑了,挣扎着伸出一只手,想用指甲在石板上刻些什么。
大火很快被突如其来的雷雨扑灭,钢筋石板被掀开,一道闪电劈下,照亮了所有——只有一具被烧焦的尸体,以及石块上歪歪斜斜模模糊糊依稀看得出的几道很浅很浅的痕迹,它们组成了几个字——我爱你,XX。
本是抱着玩笑心态站在那儿的他,突然间感觉到有一丝心疼。
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将那具惨烈的尸体抱在怀里,垂下头,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我后悔了
——你死了,我不爱你。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Queen
作者Queen
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