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你身边的“评价婊”

Revitol 2017-08-12

01

在以前工作的单位里,同事老许是我很不想和他打交道的人,只要你和他有过接触,那之后一旦你不在场,你就成了他的代言人,接着你会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一些你从来没说过的话。

有一天,办公室只剩下我和老许时,他神秘兮兮地和我说,“诶,你觉得玲玲这人怎么样啊?”

“不是很熟悉。”我和她平时交集确实很少。

“那你觉得她是不是和领导走得很近,有什么关系啊?”老许接着问。

我觉得老许着实不厚道,这明显在套我话。

我和同事玲玲也就上下班点头之交,我哪能知道她和谁关系好,和谁不好。

“我不清楚唉!”我回。

老许继续说:“这几天大家都在忙项目,事情都快忙不过来了,她还能请假,看起来很受领导喜欢啊!”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想结束这尴尬的对话:“她不是发烧了没办法嘛,领导体谅是应该的,你也别在意。”

“大家都这么忙,她生病就不用来了?”老许很是不满,“我以前不也是发烧嘛,还不是和大家一起忙!”

“公司从来不重视兢兢业业干活的人,领导只欣赏那种拍马屁的,要不就是和领导有什么特殊关系,我觉得玲玲这个事不简单,你觉得呢?”

听到这里,我觉得我不该再卷入了,我为什么要出言诋毁一个和我不太熟悉的同事呢?还是找个借口闪人吧!

项目忙完,部门召开了总结会,领导发完言后准备散会时问还有没有其他事情,本来只是例行一问,老许抢着发言了。

“我本来不想提的,但现在有些新同事也太不像话了,大家都在为了项目奔波,自己呢,生一点小病就可以请假休息,完全不顾及集体。是谁我就不说了,有些人也清楚。”

老许说了一大堆,论点很明确,要求领导重视老员工(尤其是她)的待遇问题。当然,我明白领导是不会听的。

但令人非常不舒服的是,老许在控诉的同时不断给我使眼色,俨然把我当成了盟友,而我自认是没这能耐的。

老许见我毫无动静,直接转过身看着我说,“有些同事给我反应这个情况,相信大家对这种行为也是重视的,希望大家都能以工作为重。”

领导匆忙结束会议,我也没能找到机会为自己解释。

私底下找了玲玲向她说明情况,不知道她有没有相信,不过从我们后来的相处中大概是没信的吧。

你看,因为老许对旁人的肆意批评,我却莫名成了背锅侠。

很多公司里环境氛围不好,就是因为有这样的“评价婊”在。他们看不惯一切事物,有非常多的负能量要发泄。

但他们又不知道到底喷什么,喜欢以“评价”之名搜集素材,再拿出去大肆加工,之后侮辱诋毁别人。

心理学中有一个名词叫做“验证偏见”,指的是某一群人在解读同一件客观事物时,得出的结论全凭原有喜好。

这类人丝毫听不进不同意见,甚至能把反面事实歪曲成支持自己的论据,接着到处散播,享受被人关注的快感,伤人而不自知。

正如钱钟书所说:两个人在一起,有人就要造谣,正如两根树枝相接近,蜘蛛就要挂网。

02

某网站上经常会出现挂人的问题,比如“如何评价XX”,而下面自然是一群人在怒喷,在扒皮,狠不得把被评价的人大卸八块。

而提问人,往往是匿名人士。他看到这种情景,嘴角微微一笑,飘然而过,继续在网上挂别人。

有位网友说的好,所谓匿名发帖“如何评价XX”的人,这类人承担不起后果,又忍不住要发表自以为是的言论,借着匿名心怀侥幸,想带起一群和他一样想搞事的人,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以达到他们扭曲心态的满足。

他们的心理就是“看到大家骂你,我也就放心了”。

但要看不到也没关系,他们能从别人的一切言论中,找到支持自己观点的地方,从而继续心满意足的传播“你是个败类”。

当有人把“验证偏好”发挥到极致时,便是善良之人的灾难。

山东青岛有这么一件事,一位青岛大姨非常激动加气愤地说,她的朋友在一家蛋糕店买来的蛋糕,她吃了一口后发现不对劲,然后就用水洗蛋糕。

她将肉松蛋糕掰开后放到水中冲洗,最后呈现出泛白拉丝状,由此得出了蛋糕里的肉松是棉花的结论。

为了验证这个结论,她们还把过程拍摄成视频。

这段视频被大量传播,青岛的这家蛋糕店,当晚就被市民们包围了,现场群情激奋,买过没买过的、看热闹的,各路人群拥堵了蛋糕店的大门。

蛋糕店被迫停业,店主被围攻,无奈之下只能报警,最终经过食品监督部门的验证,这件事完全子虚乌有。

造谣的大姨向警方交待,她们是看到了网上“棉花肉松”的视频,便相信门口蛋糕店作假,于是买来蛋糕,并用手机录了视频。

然而,这两位大姨只是被刑拘五日而已。

有时,我真的感觉这个世界是偏袒坏人的,往飞机发动机丢硬币的“撒币老人”,喂同学吃屎的“小畜生”,他们都只遭受了一些轻微的处罚。

既然法律很难惩罚他们,我们就尽量远离他们。

03

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查尔斯、李·罗斯等人通过实验发现,人们在很大程度上被自己的固有思维模式束缚,无法接受新观点。

实验中,参与者同时阅读支持死刑和废除死刑的两种不同观点的文章,一周后,实验人员发现,参与者中变得理性思考的人很少,大部分刻意忽略了与他们观点相左的文章,反而加强了他们对自己原有观点的坚持。

比阶级固化更可怕的东西是“思维固化”,它会让一个人在对待问题上变得盲目,哪怕是谣言也全盘接受,结果就是害人害己。

不得不说,对于其他人的负面评价,人们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因为别人过的好,是一种对自身价值的威胁。

你无论有多么睿智的思维,你也没法阻止你身边的人陷入谣言。

因为“思维固化”是我们每个人的通病,输入我们大脑的信息很多,我们很难对所有信息都辩证思考。

韩寒说:在中国,做个造谣的人是最幸福的,随便就可以让一个省的香蕉全都卖不出去,或可以轻松毁一个人的声誉,到头来却还是被造谣者的错。

这个时代,你只需要七分之一秒的时间就可以把信息传递给全世界,但你要想改变一个人的想法,或许需要一辈子,更何况是一群人。

所以,我真的讨厌那么一种人,他们把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恶毒语言,标榜为犀利。

他们喜欢说“恕我直言”,我真的很好奇,你既然有侮辱别人的勇气,却又为何恳求我们的原谅呢?

“我只想过过嘴瘾,但我不想为我的言语负责”,这是评价婊的本质。

做人当如梅长苏,不以他人得失,衡量自身得失。

若看到人兴风作浪,则当与之对抗到底。

这是一种高洁的孤独,也是一种精神的洁癖。

所谓智者,看破不说破,通世不入世,知人不评人,观心不猜心。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Revitol
作者Revitol
18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Revitol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