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隐于市

兮哒哆 2017-08-12

提前到西门的十分钟里,雨下了起来,师父到的时候,我才看清楚是在东门接我。我把伞匆匆收在车里,目的地是中隐于市。 “今天晚上吃饭的是谁,我要怎么做?”我问师父。 “省局的公子哥,很难搞定的一个人。我约他出来三次了,今天他说下午有空,然后晚上才有机会一起吃饭。你不用对我好,对他好就行了。我都对他很谄媚的。唉。”

很难想象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中隐于市,巷道很深,酒吧、餐馆、烧烤、ktv琳琅满目,“小隐隐于山,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中隐于市确实够闹市的氛围。狂爱海鲜在三楼,楼梯是外置焊接的合金材料。刚落座,传说中的公子哥就到了。 Z老师,白净,自带气场,高傲,像是天鹅爱惜着自己的羽毛。鄙人眼拙,看不出来他的眼镜、手表、伞都意味着什么。但是抽南京九五至尊的人,身价自然不菲吧。

点了菜之后,师父去车里拿酒,Z老师问他什么酒。师父说:“酒还可以。” “五粮液?”剩我和Z老师,他的气场,我一点都不想搅扰。 一会,师父带着酒上来了。52°的五粮液,Z老师说,这一顿饭吃的还没有酒贵。师父给我倒了一点之后,我闻了闻,气味比上次喝的“烈焰”更霸烈,但是入口确实温柔了一些。Z老师不会故意把酒杯虚晃放低,他就是抬手的高度,而其他人只有放低自己的高度这一个选择。 Z老师,2013年转业到省旅游局,之前做了11年正儿八经的大学英语老师。合肥人,爷爷是李姓,甚至在李府族谱上都可以找到名字。到他父亲这辈改姓Z。奶奶是周姓,也是大姓之户。1980年9月生人,高考文科580多分,省第九名,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曾经追求他的千金非富即贵,还有一个的父亲是现在国家军事二把手。大学期间做生意,白酒经销、汽车代理,差点拿到法拉利在中国的第一家代理机会。毕业之后在各大高校做英语老师,做了11年厌烦了,考了中科大的MBA,转业在省局做市场开发部主任。有一个八岁的公子,没有爱人。师父无比羡慕,觉得这简直是最高境界。玩车,在国内也可以开到320码,他车友圈的兄弟拿到了好车,必然先让他试开一下,很多小兄弟开车出事,他都可以压下来的。自己车库里最差的是宝马7系,开过法拉利拉斐尔、911等等。师父很自豪的说起自己的古玩爱好,Z老师问他家里有什么东西。顺便抖出自己家里有汝窑和唐伯虎的真迹。师父惊呼,一件汝窑可以达上千万,就他所知省里应该没有人有汝窑藏品。安徽省博物馆也只有3件唐伯虎真迹。师父不怎么抽烟,开软中华递烟,怎么也撕不开包装,可是对面坐着的人,抽起九五至尊来毫不费力。 两瓶五粮液快结束的时候,师父已经喝多了,站也站不稳,几次起身想撑住身体,都撑在打开的窗户上,扑了空,然后一个趔趄。对着比自己小一个月的Z老师叫着老大和哥,敬酒、倒酒、递烟,狼狈无助。对于一个身上T恤衫3500、短裤5800、雨伞3000的成功人士,师父只能喝酒。Z老师相对于师父更清醒一点,但是这显得更加尴尬。 我突然害怕起这三层楼梯,师父东倒西歪,希望我可以撑住他的身体吧。从窗户外面传来戴荃的《悟空》,Z老师说他最喜欢这一首歌,顺着唱了起来,不得不说真的很好听,而他,就是这样一个悟空吧。说是寒门子弟出身,37岁已经坐拥财富,桀骜,反叛,笑看一切,蔑视权贵,对世事只“呵”一声轻蔑的笑。而师父呢,劝的酒Z老师已经不喝,想带他去唱歌走错进餐馆拉都拉不住,好不容易下了楼梯还要回头找已经在前面的Z老师,师父喝多了。喝多了。 我撑着一百四五十斤的师父,无比心疼。他倒在我身上,像一头伤痕累累的斗兽,我真的好想告诉他,不必这样,不必这样。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兮哒哆
作者兮哒哆
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兮哒哆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