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没在霓虹里的那一盏灯

冬日暖阳 2017-08-12

傍晚的空气中,依然充斥着燥热。 酒吧街上,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预示着又一个夜晚的即将来临。 酒吧,已等不及午夜,也等不及某个买醉的人儿。开大了的冷气,从门口飘出来,一张张稚嫩而又老练的年轻男孩儿脸上,挂着成熟的微笑。 “欢迎光临XX酒吧,我们有歌手现场为您演绎,您也可以免费点歌,没有低消。天气炎热,您进来歇歇脚也好.........” 舞台上,无一例外有一个抱吉他的男孩或者女孩,亦或是一群男孩儿女孩儿,或低吟浅唱,或声嘶力竭。 总有一首歌,会忽然让你感觉到久违,即便不愿意驻足在哪一个酒吧,静静坐在后海河堤也好,如果你愿意,没人可以阻挡你倾听音乐的耳朵。 一张小桌子上,整齐摆放着两摞书。 书的封面,是那张网络红图。 之所以说是一张网络红图。是在一些儿童心理学教育和个人成长历程的分享中常常见到,那个孤独的小孩,独自一人站在一棵树上,似在仰望,也似在躲避。 “您好,这是我写的书,如果您喜欢,我会给您签名的。”一个声音悠悠传过来。 是洛洛。那个身患残疾的女孩儿。  她弱弱的,然而却并没有谄媚。 我认真翻看着,最终选择了《把我唱给你听》。 微信二维码,就粘贴在她轮椅一侧那个粘着日光灯的棍子上。 洛洛的右手是残疾的,她需要用左手来签字。 “请帮我打开一下这个袋子,笔在里面。”她说。 女儿连忙帮她拿出记号笔,然后蹲在她身边请她签字。 “谢谢您。”她说。 “谢谢您的签名。”我也连忙说。  某间酒吧里,我打开了《把我唱给你听》。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晃动的灯光里,我没舍得放下。 返程的地铁上,我再次打开了《把我唱给你听》。 书里,除了排版的一点问题外,没有原本我以为会出现的悲惨人生,也没有我以为的苦楚,更没有我以为的语句不通。 洛洛,她原来这么努力地幸福着。 有三两知己,有落脚之地,有爱护自己的叔叔,有许多许多一眼看中就买下的新衣服…… 写书,卖书,到不同的城市,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向前,用自己的力量爱护妈妈,爱护爱自己的每一个人。 临别时,我和洛洛道谢,究竟为什么要道谢? 与我而言,那盏日光灯,远没有酒吧里的霓虹炫目,却是极干净的。 也许,在客流量百万人次的后海,驻足的人,只有几十个而已。 其实,有一个,就够了。 曾经下定决心要实现的那个梦想呢? 我确实是应该感谢洛洛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冬日暖阳
作者冬日暖阳
5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冬日暖阳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