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后者(2)

迷途猫儿 2017-08-12

接下来便是要介绍风流才子了,题目也早已声明,我喜后者。前者后者相差甚远,且听我慢慢道来。

前日偶读两首唐寅的诗,一首是《桃花庵记》,另一首是题在一幅明代的仕女画上,名字倒是不得而知。那首诗的原文:“牡丹庭院又春深,一寸光阴万两金。扶曙起来人不解,只缘难放惜花心”,其实对于唐寅倒未曾有过深究,毕竟了解到的诗文大都源于教材课本,课外也收录一些诗句,大多关于爱情,但其中也没有他的。唯一了解到的也就只有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但影剧大多会把史实艺术化,这样反倒会有些曲解,但若是要影视作品还遵循古时之道,又怎能吸引现代人的眼球,这样一想,岂不是强人所难?电影中唐伯虎追求秋香的情节仍历历在目,且饰演者周星驰也是其中原因,一个好演员觉得最有意义的事应是人们都记住了他的名字和他饰演的角色,只有这样,观众才会潜移默化地认为,周星驰=唐伯虎。但不管怎样,还是能看出唐寅确实是一个风流倜傥的才子,他的《桃花庵歌》里的前四句“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若一个人有这样的情怀,那么他的一生不会孤单,这种感觉难以用言语形容,也深深地明白在今时今日再不会有这样一位桃花仙人手持一壶清酒醉在这开满桃花的桃树下,这让我想起唐代诗人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大概在他醉后梦里想的依然是秋香吧!哈此言乃鄙人随口一说,大可不必在意!

此外,我心中还有一位风流才子,自接触到他的第一首词我就深深爱上了他难以自拔。我说到这想必都已猜到他是哪个朝代的吧?不错,确为宋朝,词在宋朝尤为兴盛,涌现了两种诗派:豪放与婉约。婉约的代表人物有李清照和柳永,这两位我最为熟悉,对于李清照,我有说不完的钦佩;而于柳永,我有道不尽的爱慕,若是他知道千年之后有一女子对他如此痴迷,他应是有些欣喜吧!柳永,他的一生一如很多诗人那样,满腹才学却得不到赏识,终于一首《鹤冲天》“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宋仁宗下令使其安于烟花柳巷填词,但始终坚信这么一句恒古不变的话“上帝为你关掉一扇门,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此言供所有人勉励)”,日夜流连于风月场所和青楼妓女相伴的柳三变并未失意,反而叱咤词坛,有云“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吾常谓:“人和人的感情是相互的,”这句话几乎成为座右铭时刻不离嘴边,虽不如哲理那般精辟,但仔细体会也真是有些道理。正是因为他毫不吝惜笔墨,受到许多青楼女子的青睐,女人是感情的动物,这些歌妓为讨生活把怀抱给了世间男子,但却得不到一丝安慰,这时柳永的出现倒是宽慰了她们的心,这也正使得他们惺惺相惜。

接触到的第一首柳永的诗便是《蝶恋花》,其末尾两句怕是永生难忘。“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虽风流,写的诗却真挚得动人心弦,也不枉世间女子为他沉沦,其中就包括那些身份低贱的歌妓,在柳永死后愿解囊相赠,凑足银两将之安葬。尽管他一生未能及第做官,但死后却能受到如此这般待遇,试问,这历史上又有几人?

风流才子亦多情。谈及《雨霖铃》我想大家亦不会太过陌生,中有两句“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我仿佛看到千年之前就有这么一对恋人在十里长亭依依惜别,执手相看却又奈何不了兰舟催发,依稀记得学习这首词的时候我和一个男生上台饰演,基于羞涩,引得不少笑话,也怪自己不能意会词人的心境,如今晓得那既是离别又怎能掩鼻而笑,不过每当读到这首词,偶尔会低吟浅唱,心中惆怅不已。不管是在千年之前,亦或在千年之后,我们都少不了离别,少不了惜别将要离开的人。

除唐寅和柳永之外,亦有不少才子。张先,晏几道等人。也许他们真的是满腹才学,可怎样却都入不了当朝皇帝老儿的眼,也是因此,他们才有这么一个机会,落得风流之名。尽管他们未能为国家做出贡献,未能施展抱负,但是却给一个朝代留下了一个故事,给所有红颜留下了一段深情。他们是才子,且多情,怎能不让人又怜又爱?

后附《桃花庵歌》及明代仕女画,供君观赏。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迷途猫儿
作者迷途猫儿
1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迷途猫儿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