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看诗经》之《国风·周南·葛覃》

水底沙漠 2017-08-12
葛覃
葛1之覃2兮,施3于中谷4,维5叶萋萋6。黄鸟7于8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9。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10,维叶莫莫11。是刈12是濩13,为絺14为绤15,服16之无斁17。
言18告师氏19,言告言归。薄20污21我私22,薄浣我衣23。害24浣害否25,归宁27父母。
1葛:草名。多年生草本植物,花紫红色,茎可做绳,纤维可织葛布。
2覃:延长,漫延。
3施(yi):蔓延。
5维:语气助词。
6萋萋:茂盛状。
7黄鸟:黄雀。朱子译作黄鹂。究竟是哪一种,不可考。
8于:语助,无实义。网上多处给出以下解释:“于:曰;聿,语助词。”对于曰字我非常不解,《尔雅•释诂》有“于,曰也……”但用在这里明显不合适。于是我猜测会不会是“于:曰聿(即读作聿),语助词”然而我查阅了大量有关“于”字的解释,没有去声的读音,所以这种解释没有凭据。《诗经 大雅 卷阿》中“凤凰于飞,翙翙其羽”的“于飞”与本诗“于飞”是同义,于字的解释也是语助,但有人把“于飞”两字合起来解释为:“飞;偕飞。”这明显是结合前后句义的解释。
9喈喈(jiē)):象声词,鸟鸣声。朱子译为:和声之远闻也。但查阅多处未有此解。
10中谷:即谷中。凡诗经所言“中”字在上者,皆语词(文言虚字)。
11莫莫:同萋萋,茂盛状。
12刈(yì)...<动>
葛覃
葛1之覃2兮,施3于中谷4,维5叶萋萋6。黄鸟7于8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9。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10,维叶莫莫11。是刈12是濩13,为絺14为绤15,服16之无斁17。
言18告师氏19,言告言归。薄20污21我私22,薄浣我衣23。害24浣害否25,归宁27父母。
1葛:草名。多年生草本植物,花紫红色,茎可做绳,纤维可织葛布。
2覃:延长,漫延。
3施(yi):蔓延。
5维:语气助词。
6萋萋:茂盛状。
7黄鸟:黄雀。朱子译作黄鹂。究竟是哪一种,不可考。
8于:语助,无实义。网上多处给出以下解释:“于:曰;聿,语助词。”对于曰字我非常不解,《尔雅•释诂》有“于,曰也……”但用在这里明显不合适。于是我猜测会不会是“于:曰聿(即读作聿),语助词”然而我查阅了大量有关“于”字的解释,没有去声的读音,所以这种解释没有凭据。《诗经 大雅 卷阿》中“凤凰于飞,翙翙其羽”的“于飞”与本诗“于飞”是同义,于字的解释也是语助,但有人把“于飞”两字合起来解释为:“飞;偕飞。”这明显是结合前后句义的解释。
9喈喈(jiē)):象声词,鸟鸣声。朱子译为:和声之远闻也。但查阅多处未有此解。
10中谷:即谷中。凡诗经所言“中”字在上者,皆语词(文言虚字)。
11莫莫:同萋萋,茂盛状。
12刈(yì):斩、割。
13濩(huò):煮。
14絺(chī):精曰絺。即细的葛纤维织的布。
15绤(xì):粗曰绤。即粗的葛纤维织的布。
16服:<动>穿着。不知为什么我查到的诗经注本都不对此字作解,是因为太容易理解么?但“服之”依现代汉语理解很容易误解为吃掉。
17斁(yì):厌恶。
18言:百度百科给出的解释为“一说第一人称一说语助无实义”。我查阅大量有关言的解释,没有一个用以“第一人称”的。言从原义到引伸义皆与人说话有关。因此这一解释难以立足。语助尚能勉强作译。朱子译作“辞也”。辞字亦有多义,在此,如译作言辞则与告重复难以讲通,只能译作告别之义还能讲得通顺。我又查阅了“言告”二字合成词的解释,出处已到元,为“控诉控告”在此显然讲不通,而且在先秦时代是没有一例这样使用的,所以言与告必须分开来解释。
19师氏:女师。类似管家奴隶,一说专司教导之职的贵族女师。程俊英按:师氏,保姆。《仪礼昏礼》郑玄注:“姆,妇人五十无子,出而不复嫁,能以妇道教人者。”闻一多《诗经通义》:姆即师氏。......论其性质,直今佣妇之事而。我认为应该是保姆之义。
20薄:少。稍稍。里功版译作“语助,含勉励之意”。朱子译作“犹少也”。我认为两种解释均可,诗经中多以薄为虚词。
21污:朱子译得很好很贴切:烦撋之以去其污,犹治乱而曰乱也。意思是劳烦(您)揉搓(我的内衣)以去掉(上面的)脏渍,(污字在这里的用法)就像“治乱称之为乱”。
22私:度娘以及里功版译作内衣,朱子译作燕服,即居家服,便服。我认为朱子翻译得更为贴切一些,因为后面有归宁父母,所以主人公应该是要准备两种衣服,一种是礼服,一种是居家服。而且有“私衣”一说,指古代官吏日常的便衣。
23衣:礼服(参见译注22)。
24害(hé):即何。
25否:不。
27宁:使之安,此为探望之意。朱子译为“安也,谓问安也”。有人把归宁连在一起,认为古代民间的礼俗即回娘家。但归宁作此解则是名词后不接宾语,显然不能作此解。且归宁俗礼为夫妻结婚三日后携礼前往女方家里省亲,即现在所说的“回门”。因此我认为在本诗中不能作这种解释,应当分开理解为“归而使之安”。
整诗释义:
我看了很多版本的释义,都是逐字逐句翻译,但是我认为如欲取其大义而兼传神者,一首上世纪八十年代邓丽君的通俗歌曲《回娘家》作译更好,摘其歌词如下:
回娘家
风吹着杨柳嘛唰啦啦啦啦啦
小河里水流这哗啦啦啦啦啦
谁家的媳妇她走得忙又忙呀
原来她要回娘家
身穿大红袄,头戴一枝花
胭脂和香粉她的脸上擦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身上还背着一个胖娃娃呀
咿呀咿得儿喂
一片乌云来,一阵风儿刮
眼看着山边就要把雨下
躲又没处躲,藏又没处藏
豆大的雨点往她身上打呀
咿呀咿得儿喂
淋湿了大红袄,吹落了一枝花
胭脂和花粉变成红泥巴
飞了那只鸡,跑了那只鸭
吓坏了背后的小娃娃呀
咿呀咿得儿喂
哎呀 我怎么去见我的妈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图片来源:太平洋网络摄影部落@╰゛荨咣問影ゞ作品


虽然歌词与诗句相去较远,但新媳思亲之切以及打扮得漂漂亮亮回家见父母的心情可谓如出一辙。
再说一句:最后一句的“害浣害否,归宁父母”是众多译本中分歧最大的,有译作“洗罢心欢畅,早归拜爹娘”(明显是臆译)的,有译作“无论洗还是不洗,回娘家去看父母。”(根据字义推出)的,还有译成“何洗何不洗?(此处不该是问号)早归父母安。”与“哪件不洗哪件洗,洗完回家看爹娘。”的,总之众说纷纭,不一而足。我认为最后一种还能讲得通一些。既然大家都臆译了,我觉得用一首歌词作译反而更传神。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360图书馆@老刘tdrhg作品


瞎看心得:
    朱熹老小子认为这首诗是“后妃所自作,故无赞美之词,然于此诗可以见其已贵而能动,已富而能俭,已长而敬不弛于师傅,已嫁而孝不衰于父母,是皆德之厚而人所难也。小序以为后妃之本,庶几近之。”显然受了儒家礼教思想的左右,犯了形而上的错误。诗中难以看出是后妃所作,且无他据可考(反而“国风”的民歌属性更能驳倒此论),更难确定“已贵而能动,已富而能俭”之义,(“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一句如果将师氏解为保姆,那么后面的可能是让保姆去洗的意思。)因此我认为朱熹有点过了,虽然教育女子当有德是对的。
熊十力评述说:试读葛覃,诸诗,潜心玩味、便见他在日常生活里、自由意志欣悦、和适、勤勉、温柔、敦厚、庄敬日强等等意趣……用不着起什么恐怖。也不须幻想什么填过。我们读二南、可以识得人生的意义与价值。大步走向人生的坦途。
我觉得此语也有言之过甚之嫌,毕竟熊老头彼时正历辛亥革命,国家动荡,有此之慨,颇有利用之处。我的造诣没有这么深,看不出诗中的昭昭日月之蕴,朗朗乾坤之涵,我认为译析古诗还是要从诗作的本义以及诗作的背景着眼,因此,我还是本着把国风看作当时民歌的原则,认为这首诗就是写一个婚后不久的富家少妇回娘家之前的一系列作为以及这一系列作为所反应出的感情与心绪而已。因此,我依然认为以现在通俗歌曲《回娘家》的感情去看待这首诗更贴切,尽管历史亘古,但人对于父母的思念以及尊敬之情从未改变过,周朝如此,20世纪如此,眼下依然如此。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水底沙漠
作者水底沙漠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水底沙漠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