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实秋句子

凌燕 2017-08-12
旧戏里有一个小丑曾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树小墙新画不古,此人必是内务府。”挖苦暴发户,入木三分。

幸灾乐祸是人性的一部分,谁也免不了,纵然不形之于色,内心里总不免要兴起“我多幸运,这灾祸没有发生在我头上”之感。

悲观不是消极。悲观是从坏的一方面来观察一切事物,从坏的一方面着眼的意思。悲观主义者无时不料想事物的恶化,唯其如此,所以他最积极的生活,换言之,最不为虚幻的希望所误引入歧途,最努力的设法来对付这丑恶的现实。

叔本华说,幸福即是痛苦的避免,所谓痛苦是实在的,而幸福则是根本不存在的。痛苦不存在时之状态,无以名之,名之曰幸福。是故人生之目标,不在幸福之追求,而在痛苦之避免。

大珠《顿悟入道要门论》,源律师问:“和尚修道,还用功否?”师曰:“用功。”曰:“如何用功?”师曰:“饥来吃饭,困来即眠。”曰:“一切人总如是,同师用功否?”师曰:“不同。”曰:“何故不同?”师曰:“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须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所以不同也。”律师杜口。

孔子说:“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我总以为劝善规过是友谊之消极的作用。友谊之乐是积极的。只有神仙与野兽才喜欢孤独,人是要朋友的。共享快乐。比共受患难,应该是更正常的友谊中...
旧戏里有一个小丑曾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树小墙新画不古,此人必是内务府。”挖苦暴发户,入木三分。

幸灾乐祸是人性的一部分,谁也免不了,纵然不形之于色,内心里总不免要兴起“我多幸运,这灾祸没有发生在我头上”之感。

悲观不是消极。悲观是从坏的一方面来观察一切事物,从坏的一方面着眼的意思。悲观主义者无时不料想事物的恶化,唯其如此,所以他最积极的生活,换言之,最不为虚幻的希望所误引入歧途,最努力的设法来对付这丑恶的现实。

叔本华说,幸福即是痛苦的避免,所谓痛苦是实在的,而幸福则是根本不存在的。痛苦不存在时之状态,无以名之,名之曰幸福。是故人生之目标,不在幸福之追求,而在痛苦之避免。

大珠《顿悟入道要门论》,源律师问:“和尚修道,还用功否?”师曰:“用功。”曰:“如何用功?”师曰:“饥来吃饭,困来即眠。”曰:“一切人总如是,同师用功否?”师曰:“不同。”曰:“何故不同?”师曰:“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须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所以不同也。”律师杜口。

孔子说:“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我总以为劝善规过是友谊之消极的作用。友谊之乐是积极的。只有神仙与野兽才喜欢孤独,人是要朋友的。共享快乐。比共受患难,应该是更正常的友谊中的趣味。

“称财多寡而节用之,富无金藏,贫不假贷,谓之啬。积多不能分人,而厚自养,谓之吝。不能分人,又不能自养,谓之爱。”这是《晏子春秋》的说法。所谓爱,就是守财奴。是有人好象把孔方兄一个个地穿挂在他的肋骨上,取下一个都是血糊丝拉的。英文俚语,勉强拿出一块钱,叫作“咳出一块钱”,大概也是表示钱是深藏于肺腑,需要用力咳才能跳出来。

人穷则往往自然地有一种抵抗力出现,,是名曰:酸。穷一经酸化,便不复是怕见人的东西。别看我衣履不整,我本来不以衣履见长!人和衣服架子本来是应该有分别的。别看我囊中羞涩,我有所不取;别看我落魄无聊,我有所不为。这样一想,一股浩然之气火辣辣地从丹田升起,腰板自然挺直,胸膛自然凸出,徘徊啸傲,无往不利。穷若没有酸支持着,它不能持久。

所谓闲暇,不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之谓,是免于蚂蚁、蜜蜂般的工作之谓。养尊处优,嬉邀惰慢,那是蚂蚁、蜜蜂之不如,还能算人?劳动是必须的,但劳动不应该是终极的目标。人类最高理想应该是人人有闲暇,于必须的工作之余还能有闲暇去做人,有闲暇去做人的工作,去享受人的生活。人在有闲的时候才最像是一个人。手脚相当闲,头脑才能相应地忙起来。我们并不向往六朝人那样萧然若神仙的样子,我们却企盼人人都能有闲暇去发展他的智慧与才能。

时间即生命。没有人不爱惜他的生命,但很少人珍视他的时间。

人,诚如波斯诗人奥玛.海亚姆所说,来不知从何处来,去不知向何处去,来时并非本愿,去亦未征得同意,稀里糊涂的在世间逗留一段时间。“不知为什么,亦不知来自何方,就来到这世界,像水之不自主的流;而且离了这世界,不知向哪里去,像风在原野,不自主地吹。”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凌燕
作者凌燕
159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凌燕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