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盘鸡

WORRY 2017-08-12
一天傍晚六点,在家里整理资料,俊才发来信息问去不去钓鱼。他之所以这样问,是之前几天我将买了渔具这件事告诉了他和其他一些朋友,才会有这样一问。跟他见面是在老苏果超市对门的马路边上,我骑着电动三轮车载着他去到运河北岸的一处水草不茂盛的地方,支起鱼竿,钓鱼。
时间过去一会儿,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鱼也没有上钩的迹象,诱饵换了几次,天慢慢暗下来,收竿走人。
在一个叫老狼大盘鸡的馆子坐下,食客很多,点完菜清理手机上的信息,这个时候俊才女友过来了,照面打了招呼。
上一次跟他俩见面,是年后初几的样子,那天很冷,几个朋友在三中打完篮球,没有换衣服,去到一家火锅店。也是在很南的地方,同桌的还有另外一位朋友。说话间,外面下起了大雪,用鹅毛形容一点儿不为过,那时候窗户上沾满了水珠。火锅上面,腾起的热气不断上升,盘子里的菜品陆续往火锅里添加,啤酒果汁喝了很多,停在外面的轿车白了顶,积了厚厚一层雪。
大盘鸡之外,还点了几样经常吃的菜品,同他俩聊了最近发生的事,一些别人最近发生的事,别桌走了几轮,将面条下到大盘鸡的菜汁里头,我给他俩讲了一个故事。
大盘鸡同篮球一样,贯穿我们青春始末,所有欢乐和分别,都在大盘鸡土豆减少的过程中,发生了又结束了。起初...
一天傍晚六点,在家里整理资料,俊才发来信息问去不去钓鱼。他之所以这样问,是之前几天我将买了渔具这件事告诉了他和其他一些朋友,才会有这样一问。跟他见面是在老苏果超市对门的马路边上,我骑着电动三轮车载着他去到运河北岸的一处水草不茂盛的地方,支起鱼竿,钓鱼。
时间过去一会儿,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鱼也没有上钩的迹象,诱饵换了几次,天慢慢暗下来,收竿走人。
在一个叫老狼大盘鸡的馆子坐下,食客很多,点完菜清理手机上的信息,这个时候俊才女友过来了,照面打了招呼。
上一次跟他俩见面,是年后初几的样子,那天很冷,几个朋友在三中打完篮球,没有换衣服,去到一家火锅店。也是在很南的地方,同桌的还有另外一位朋友。说话间,外面下起了大雪,用鹅毛形容一点儿不为过,那时候窗户上沾满了水珠。火锅上面,腾起的热气不断上升,盘子里的菜品陆续往火锅里添加,啤酒果汁喝了很多,停在外面的轿车白了顶,积了厚厚一层雪。
大盘鸡之外,还点了几样经常吃的菜品,同他俩聊了最近发生的事,一些别人最近发生的事,别桌走了几轮,将面条下到大盘鸡的菜汁里头,我给他俩讲了一个故事。
大盘鸡同篮球一样,贯穿我们青春始末,所有欢乐和分别,都在大盘鸡土豆减少的过程中,发生了又结束了。起初选择大盘鸡,跟一个回族朋友有关,后来约定成了俗。这样一个不知道出处的菜,让身边的许多人一次次洗礼,一次次蜕变,也越来越社会了。
饭毕已是九点多,夜色正浓,行人如织。回家的路上,很多人同我一样骑着电动车,没有四下顾望,一直向前。没准儿是吃多了饭,眼里的夜色有些粘稠,像滴在鲜艳草莓上的蜂蜜,浓得化不开。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WORRY
作者WORRY
21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WORRY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