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王八蛋

赖赖赖赖姑娘 2017-08-12

《我的王八蛋》 我记得有这么一本书,书上说,人活一辈子,总会认识那么几个王八蛋:和你说话不耐烦,和你吃饭不理单,和你打电话不分时候,去你家里做客不换鞋,打开冰箱胡乱翻……在别人面前往往是有素质有品位,唯独在你面前没皮没脸。 但在你出事时,第一个出来维护你的,往往是这种王八蛋。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王八蛋,和她认识不到几年,却又似乎认识了一辈子。 (一) 凌晨三点, 大家都在睡梦中的时候, 我还在梦里抓着自己大费周章从别人那里抢过来的鸡腿, 金灿灿,香喷喷。 一口下去,如同吃到了人间美味。 我舔了舔嘴巴,抓起鸡腿, 唇瓣和鸡腿才轻轻吻了一下,还来不及给鸡腿一个深情的舌吻或牙吻, 一个铃声过来,夺走了我献出初吻的机会,也夺走了我那诱人的鸡腿。 我拉起被子盖住头,大声骂了一句:“艹,谁大半夜的打电话来夺我的鸡腿,妈的,不接!” 电话响了几十秒,没人接,对方便挂断了。 连着加班了半个月,除了每天睡觉的六个小时,别的时间我都坐在电脑面前做一名加班狗,铃声一停,我便又睡着了。 很神奇,我刚一睡着就又到了梦境中。 梦,还是刚刚的那个梦, 背景,还是刚刚的那个背景, 手上,握着的还是那个泛着金灿灿光芒的鸡腿! 我眼睛一亮,抓起鸡腿就往嘴里送。 没有想象的肉感,也没有想象的皮酥肉滑。 我奇怪的低下头一看, 唉呀妈呀, 我吃的哪里是鸡腿,我正一手握着一个人的头,一手抓着她的头发往嘴里塞。 手上,嘴上,缠着的都是不健康的黄棕色头发,一大坨,且油腻腻。 像是感受到了我的视线,手上的人头把脸抬了起来: 一副痛苦的模样,额头上浮现了一个深深的川字, 她看着我,用充满痛苦却又软糯糯的声音说: “卧槽,你没事咬我头发干嘛,满嘴都是我的头皮,全是血和油!” 我被吓的猛地睁开了眼。 往周围看,全是黑的睁没睁眼都一样的环境。 而我的手机,还在那里倔强的叫喊着。 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果然是那个杀千刀的王八蛋。 “如果没什么事,你就死定了!”我接起电话,语气低沉且恐怖。 然而手机里的人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一样,笑嘻嘻的对我说: “小姐姐,我在“凌晨不睡觉”这里。我彻底放弃他了,过来陪我喝瓶酒好不好。对了,多带点钱,我没拿钱包。”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一边骂街,一边起床穿衣服,洗脸。 看到杨妍紫的时候,她已经有些醉了,走路有些飘,讲话也有一些飘。 她给我倒了一杯酒,满上,说:“迟到十分钟,罚一杯!” 看她这副为失恋而逞强的模样,也不忍责怪她打扰我的睡眠。 抓起酒杯一口下肚。 烈酒滚滚顺着我的喉咙下肚的时候,我差点没被呛死,刚刚燃起的同情顿时被抹杀掉。走上前掐着她的喉咙喊: “艹,这是白的!” 喉咙和肚子一阵火辣。 她在一旁“咯咯”的笑着,笑着笑着,眼泪也笑了出来。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瞧你,有那么好笑吗,竟还笑出了眼泪。” 她用手背轻轻擦了擦眼泪,咯咯的说:“小姐姐你真搞笑。” 笑着笑着,两人都哭了起来。 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不太记得了,我也不记得我们是怎么跑到小区隔壁的废墟上的,也不记得我们为什么会坐在三楼楼顶的护栏上。 我只记得我坐在上面和妍紫手舞足蹈的聊天,聊到激动的地方,我便站了起身,就高高的站在护栏上大喊着:“杨妍紫,你这个王八蛋!” 她跳下护栏,也学我喊:“小姐姐,你才是王八蛋!” 我又大喊:“你才王八蛋,刚刚那一顿把我全部的家当都花完了,我不管,发工资之前你要养我——” 我字还没说完,可能是我一个上班族让一个失恋的上学族养着有伤天伦,也可能是因为我刚刚说谎,因为我兜里还揣着最后一百,也可能真的是我人品比较衰,一个脚滑,我整个人往后倒,直直的摔了下去。 摔下去的那一刻,我酒顿时就醒了,当时我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 姐还没谈过恋爱呢!不想做个处女鬼啊! 然后我就听到妍紫那惊慌失措的哭叫声:“小姐姐——” 过了几秒,就感觉自己后背和手臂被什么刮到了,有触感,但是没痛感。 那一刻我甚至还在想:还好自己刚刚喝了酒,摔死了也不会觉得痛。 然后我就卡在了一棵树上。 这棵树不大也不小,树枝不粗但或许还能坚持到妍紫过来救命。 我扭头看了看处境,心想:还好我不是脸朝下,不然我绝对就毁容了,死我也要死的美美的。 刚挪动了一下腿,就听见树枝“咔擦”一声,断了。 艹,如果我还活着,我一定要减肥!下次发生同样的事,就卡在树上,怎么动也掉不下去! 随着身体的下滑,我慢慢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右腿被牢牢的抬起挂在空中,脖子上也带着一个颈托,浑身滚烫烫的,头还火辣火辣的疼,内疼外也疼。 我看到妍紫就趴在自己床边睡着了,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睡容,没有受伤,也没有故作开心,微微蹙着的眉头可以看出她睡得很不安稳。 我想看看几点了,伸手在身边摸了摸,手机没摸到,倒是把妍紫弄醒了。 她看到我已经醒了很开心,拿出我的手机递给我,哈哈大笑说:“连老天爷都不愿意收你,你看你多讨人厌。王八蛋。”说完她的眼眶便红了起来,边笑边哭。 我也边笑边哭,因为躺着,眼泪全在眼眶打转,就是留不下来。 眼睛一眨,好歹把眼泪挤了出来。 好险,差一点就要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妍紫说,她跑到楼下的时候我全身是血,后脑勺还不停的出血,地上一片都是血,还好后脑勺的伤口不大,就是血多,不然我就会被医生减掉伤口旁的那些头发治疗。 一想到自己光一坨的后脑勺,我就极其感谢老天爷的救命之恩,没让我付出什么惨痛的代价。 等我可以出院之后,我抓着拐杖和妍紫到小区的时候,感觉到了有些不一样的眼光,正觉得奇怪,一个老奶奶朝我走了过来。 “小姑娘啊,没有什么是想不开的,失恋也好失业也罢,怎么也不能自杀啊!” 老奶奶很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身旁的大叔大妈就你一句我一句的来开导我,就连我的房东都走过来说劝说我,然后答应给我这个月的房租打个七折。 我一听,顿时收起了还在解释的嘴巴,连忙点头附和道: “对对对,我也觉得死不能解决什么,我看开了,以后再也不会想不开了。” 和他们告别的时候,竟然还有一个大妈把自己刚买的水果递到我的手边,说我让她想起了她的女儿,愣是要把水果全部给我,要我好好活着。 然后身边的人也纷纷给我送了各种吃的。 我眼眶一红,纳入囊中,纷纷道谢,在妍紫搀扶下走回了家。 外人无心的一句问候,一个关心,都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坚强,没有谁活的容易,也没有谁会一直苦下去。 到死之前,我们都是一个需要发育的孩子,从未长大,也从未停止生长。 说来好笑, 初次了解到妍紫的爱情, 是她准备自杀。 真正结束这段恋情, 是在我“跳楼自杀”的那一刻。 (二) 认识妍紫的那一天,我被老板批评了一顿,下班后心情郁闷的我跑到了自己小区的楼顶,打算放声高歌几首,发泄自己,也顺便用我那洪亮的歌声骚扰,哦不,是免费送给同一栋楼的邻居们。 刚打开天台大门的那一刻,一阵妖风袭脸,一种莫名异样的感觉浮现在心头。 似乎有人在注视她! 我猛地一个回头,却发现背后空无一人。 长嘘一口气,转过头准备踏进天台,腿抬到一半,突然娇躯一阵,菊花一紧,刚平静下来的心脏像看到心上人一样“砰砰砰”激烈地跳动了起来。 渣的,天台内有人! 一个看着十七八岁的少女正用满脸泪水的脸庞看着自己,眼里满满的都是惊吓和惊喜。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用带着惊喜却又痛苦的表情看着我,我只知道自己想高歌一曲的兴致可能就要泡汤了。 这么一想,我就收回了还挂在空中的脚蹄子,准备转身离开。 没办法,先到先得,我总不能在她的注视下站在一个角落里高歌一曲吧,唱的好听还能当做炫耀,问题是唱的不好听的我就是自找尬来受了。 突然,我想起了什么。 脚蹄子在收回来转身又伸出了的那一刻,又挂在了半空中。 此刻我正定格一个高难度却又滑稽的动作中:右脚微微上提,身体微微后仰,脖子反扭到尽头,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也一直盯着那个女生眨也不眨一下。 她高高的站在天台护栏的上方,带着满脸泪水的脸庞正说明了她现在的心情很糟糕,所处的位置,身上所带来的感觉都带给了我一种不妙的感觉! 她想跳楼自杀! 我顿时没了方寸,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是离开装作没看到呢,还是该留下来劝她不要想不开呢? 我用极其滑稽的样子陷入了思考中,直到这位女生“噗呲”的笑出声后,我才回过了神。 不对啊,要自杀的人还会笑的出来吗?难道她不是想自杀,只是有疯子般的一个想法,站在这个变态的地方一览众山小? 我还在思考着,这时,女生开了口。 “那个,你保持这个姿势不累吗?” 声音软糯糯的,像一阵清风般的清脆,虽然是问的一个问号,但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没打算隐藏的低笑。 “本来想自杀的,现在被你这滑稽的姿势一弄,顿时没了兴致。” 我一听,乐了。 自杀还要看兴致?她以为自己是在玩过家家? 但我也很庆幸,不难为自己保持那么久这个姿势,用滑稽般的麻痹拯救了一个正处在花季雨季的少女。 我在思考自己该说些什么,少女站在那个位置上一动也不动,问:“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想了想说,“我没酒,也不会安慰人。” “没事,你不用安慰也不用酒,就算你不是个人也没关系。” “那好吧,虽然我没酒没安慰,但我有时间,用故事伴风,让忧愁在故事结尾的那一刻,都随风去了吧。” 我扭了扭麻痹的全身,往平时唱歌时候的地盘走去。 “还挺会安慰人的啊。”少女低声喃了喃,弯着腰从护栏上跳了下来,走到我的身旁,擦也不擦就直接坐了下来。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盯着前方,等她缕清思路一一诉说。 “我昨天晚上破处了。”她说。 我心一惊,转头看着她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吐出了两个字,“强奸?” 女生摇了摇头,说:“破我处的是我男朋友。” 我再次一惊,又问“你多大?” “刚满18。” 我无奈的耸耸肩,看她:“我21了,连啵都没打过,男生的手都没牵过。” 这时女生用略带同情的眼神看着我,拍拍我的肩膀表示安慰,然后慢慢的说:“13岁我的初恋就没了,14岁初吻没了,15岁被男生摸过胸,16岁我就摸过男生的小弟弟,昨天我才破处……” 我突然想转身离开。 女生给我竖起来大拇指,说“大姐,你真为你父母省心。” 我气急败坏的站起身准备离开,女生立马抱住我的腿说,“好吧,我不嫌弃你还是个老处女。” 我气急败坏的白了她一眼,说,“我说的不是这个,你再叫我大姐试试看!” 女生呵呵的笑了,说:“大姐,你真搞笑,好可爱噢。” 我瞪了她一眼。 你竟然还敢说? 女生也学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说:“好吧,我叫你小姐姐成不成?” 我点头满意的坐回了位置,意示她继续说。 “他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男生,我喜欢了他两年……” 话还没说完,我插嘴道:“两年?那你的初恋是谁,初吻呢?摸你胸的和被你摸蛋的都不是你这个男朋友?” 18岁的小朋友都有几个男朋友,21的我竟然初恋还在,这让我情何以堪! “初恋是我同桌,初吻给的是当时喜欢我的一个学长,摸我胸的是我第二个男朋友,我青梅竹马和第二个男朋友都被我摸过蛋,我还帮我第二个男朋友撸了几下,点燃他的火就跑了呢……”她的语气中有一丝的炫耀。 炫耀你妹啊! 我低头伸出手指默默数了一下,同桌,学长,第二个男朋友,青梅竹马,还有一个现任。 得,敢情她身边围着的都是男生,从小和女生玩的我活该没有男朋友,没被掰弯我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要不是初恋的时候太小,不懂事,那他的蛋也不可能会逃得出我的手掌心!”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我手捂着头,一脸痛苦的说“请跳过这一段,继续说你自杀的原因吧。” 我连男生手都没握过,拒绝讨论这个问题。 (三) 要讲清妍紫的故事,那就必须得从联谊晚会上说起了。 大学的生活轻松自由,不像高中三年有班主任的陪同和看所。大学四年完全是靠自学和主动。刚从苦逼的高中生活熬出头,来到大学的他们自然解放天性,没有顾虑和忧愁,在高中怕谈恋爱影响学习,在大学不谈恋爱就等于没有读过大学。所以联谊是大学里常有的事。 妍紫刚经历了第二次的恋爱结束后,开始物色她的第三个男朋友。 校园恋爱是最单纯,也是最不入心的,似乎自己很喜欢很喜欢自己的男朋友,但是又能轻易在分手后的第二天思考下一个男朋友不能有现任的哪些不行的性格,然后在哭死哭活的失恋中迅速找到下一个恋人。 一切似乎都那么顺理成章,理所当然。 爱入心扉的爱情少之又少,这就是所谓的校园恋爱是很难有美好结果的原因,似乎自己好像非常爱这个人,但又能非常迅速的忘掉这个人。 妍紫和男生的认识就是从联谊晚会上认识的。 十对十的联谊,成的只有他这一对。 或许对妍紫来说,成的只有他们这一对,可对于男生来说,可能他们这一对一直都没成。只是妍紫的自作多情罢了。 妍紫在入座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自己对面的男生,带着白白的鸭舌帽,眼睛不大却充满调侃,嘴角对着她扬起了一个坏坏的笑容,就这一个笑容,让妍紫在整个联谊现场都失了魂。 男生不是联谊中最帅的一个男生,却是里面最会泡妞的,情商智商最高的一个男生。 或许是验证了那一句古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妍紫对他简直是一见钟情,再见倾情,刻刻“激情”。 妍紫在背后去调查男生选修的课程,然后把他的那一份课程粘贴复制到自己的课程表中。 妍紫右边侧脸好看,所以她每次都故意挑选男生前面左边的方向坐下,然后转头和他打个招呼。 妍紫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女生,她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主动追击,会慢慢的靠近,然后将其拿下。 她追人的第一步便是要让喜欢的男生认识她,她可不愿意来一个没有结局的暗恋。 她鼓起勇气走到男生前座侧的位置,然后装作不经意的碰见:“哎,你不是6月10号在韩国店联谊的那个男生吗?我当时好像就坐你对面来着……” 然后他们就慢慢熟悉了起来,男生和他的同桌换了一个位置,坐到了妍紫的后面,上课无聊时就拿笔戳戳妍紫的后背,那笔头去勾妍紫内衣的吊带,时常引得妍紫一阵娇骂。 很可爱的一个表情,于是男生越发放肆,从用笔头勾变成了用手去解她的内衣带。他当然不会真的去解,但是他就喜欢这么去挑逗她,看她气急败坏的表情。 毕竟也是一个女生,妍紫再怎么豪放在喜欢的人面前也会害羞,但她从来不会觉得男生的这个动作很变态,如果是别的男生,妍紫可能早就踹他小弟弟了,但对方是男生,妍紫便下不了手。 她知道不反抗的自己会给人一种很骚的感觉,但她又无法狠下心去骂他,只能是用撒娇式的娇骂让他停止这个行为。结果当然是惹起男生近一步的调侃。 或许是男生看出了她的心思,对她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暧昧,妍紫虽知道他是一个爱乱撩妹的人,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不要掉进他设置的圈套。 这种暧昧持续了两个多月,突然有一天停下来了,不在对她暧昧,微信也不在和妍紫聊天,也不解妍紫的内衣了,对妍紫还是语言调侃,却也只是调侃几句而已。身边的男生变成了一个很漂亮的女生,胳膊也成了那个女生的个人物。 妍紫对男生说恭喜恭喜,找到一个难么漂亮的女朋友…… 然后一节课心思都不在讲台上,竖着耳朵听着身后的打情骂俏。 妍紫开始变得有些沉默寡言,时常带着耳机发呆,一发呆就是一上午,直到男生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她的眼中才有了色彩和光泽。 妍紫长得也很漂亮,是那种清纯的漂亮,身边追求者也不少,她试过忘记和接受别的男生,但这一切都无法让她忘记男生,从而更加思念男生。 她时常在晚上想着男生的臂弯,是多么的憨厚和有劲,他的嘴唇那么薄,一定很会接吻,他的嘴唇一定非常软,如果冻一般,清爽诱人。他的眼睛很会放电,盯着五秒都会让妍紫感到脸红心跳加速。 她经常看到女生和男生从旅馆走出了,盯着他们背影的妍紫眼中失去了光泽,耳上的耳机并没有遮住女生那低声的大骂:……你刚刚怎么可以这样,你好坏哦。 妍紫也曾订下他们翻滚过的房间一个晚上,坐在凳子上幻想着男生和她在床上缠绵的样子,脸红成了一片。 她不敢躺在床上,床上有男生和女生的味道,虽然旅店已经换过单被套,但妍紫感觉还是能从中嗅到男生身上的气息。 很香很诱人。 (四) 然后,妍紫就听到了男生和女生分手的消息 女生出的柜,对象是男生最好的朋友。 听到这一个消息的时候,妍紫立马起身去找男生。 男生一定很伤心,我要去安慰他,我不想看到他伤心难过的样子,说不定自己还能乘虚而入。 这么一想,妍紫便奔跑了起来。 她知道男生心情不好会去哪里透气,也知道男生不喜欢和别人说这事,因为面子上会hold不住。 所以妍紫没有和男生说起这件事,就只是在一旁逗男生笑。 男生被妍紫逗的恢复了一点情绪,也像以往一样去挑逗妍紫,解她的内衣扣。 解着解着,他们两亲了起来。 很长的一个舌吻。 两具肉体,紧紧相拥。 男生很会接吻,长长湿湿的舌头很灵活的找到妍紫的舌头,相互缠绵,咄咄逼人。像是要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出来,而妍紫正是那个接招人。 吻着吻着,妍紫的内衣扣被解掉了。 很流利的手法,能看出来是一个很有经验的解内衣高手。五个手指,稍微一个转动,内衣扣就开了。 男生把手放到了妍紫胸前最柔软的地方一阵轻柔,大约吻了快半个小时,男生才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看着脸已红成一片的妍紫,他调侃道:“看似没料,实际手感超凡啊。” 然后,他们交往了起来。 至少妍紫认为他们是已经交往了的。 她开始为了男生学做饭,每天早起一个小时在宿舍翻腾做饭,就为了男生的一句夸赞。 她花光所有的钱去买了两套很漂亮的内衣内裤,时常躺在床上幻想男生脱下自己的衣服看到这美丽的内衣和它所包裹的饱满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形,会不会对她更加的爱不释手? 但交往了快两个月,男生就是没有带妍紫出去开过房,最大的亲热就是摸她的胸,时常惹的她一把火,但是从不负责灭火。 妍紫从来也不要求什么,不管男生做什么,她都认可。 她已经把男生爱到骨子里头,任由他糟蹋。 终于有一次,凌晨十二点多。 妍紫已经在睡梦中,一个电话打过来,是男生打来的。 男生说:你在哪?今晚一起睡吧? 妍紫顿时睡意全无:好,你在哪? 旅馆还是那个旅馆,房间还是那个房间。 床上,还是男生和女生的味道。 妍紫知道,男生心里喜欢的还是女生,而她,只是一个备胎,随叫随到的一个备胎,没有尊严,没有被爱戴。 缠绵时,男生停下来喘着气很吃惊的问:……怎么,你还是第一次? 初夜很痛, 妍紫留下了眼泪,不知道是被疼的还是激动的。 终于,她还是把最完整的自己送给了他。 毫无保留,全盘托付。 早上起来的时候,男生已经不再身边了,身边空空如也,连他躺下的被窝都已经冷却了,冰冷的被窝很清楚的告诉妍紫,男生离开的已经有段时间了。 一定是有急事,又知道今天自己会腰酸背痛的,所以不忍心叫醒她,想让她多睡会。 看,桌上还有他买的早餐。 皮蛋瘦肉粥和两个包子,一个鸡蛋。 全是自己不爱吃的。 噢,没关系,交往两个多月,是自己从没告诉过他自己的爱好。 只要是他买的她都爱吃。 退房的时候,妍紫看到了男生的前女友和她的新男友从自己隔壁的房间走了出来,她和他们的房间仅用一墙分开。 原来昨晚听到的娇喘声是他们传来的。 原来男生来的时候太急了,连房租都没交。 旅馆不便宜,花光了妍紫身上所有的钱。女生挽着新男友走过的时候,妍紫正和在和旅馆的老板砍价。 很丢人,但自己身上的钱不够,连公交都坐不了了。 走路回到宿舍的时候,她已经累得不行了,腰酸背痛腿软的让妍紫很想哭。 她突然很想一览众山小,于是走到了堂姐家的楼顶,站在护栏上面,试想着自己从这跳下去男生会不会觉得伤心难过。 想着想着,眼泪完全控制不住,脑海里全部只有一个念头—— 自己跳下去了,男生会伤心吗? 然后,有一个笨的和猪一样的老处女开了楼顶的门,用滑稽又纠结的眼神看着她,然后她们聊了起来。 故事听完了,我拍了拍屁股上的灰站了起来,自动忽略她最后一句话,扭头看着这个可怜的少女:“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要不要去我家坐坐?我给你煲个鸡汤补补。省了大半月才买的鸡,你喝一碗补补就够了。” 于是我喝了一碗鸡汤几块肉,剩下的全被她吃光喝完了。 她坐在沙发上休息,我抓着碗不停的刷着。 说好的只喝一碗呢? 我正在“乒乒乓乓”的洗碗, 妍紫突然问了一句:“你是打算在楼顶唱歌的吗?” 我有些害羞的回答:“是啊。” 她突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颤抖的说:“原来那个鸭子唱是你啊,我终于真相了。” ...... 我站在一旁完全尬掉。 把一个身心都在受伤的人赶走应该不犯法吧?要不把她放回楼顶上助她一臂之力好了。 (五) 初夜之后,男生很少约妍紫一起过夜,他们和普通的情侣没什么区别,只是互相都不提爱这个字眼。 妍紫每次躺在男生臂弯下的时候都会问:“你喜欢我吗?” 男生每次的回答都是:“喜欢。” 那你爱我吗?妍紫没敢问,也不敢听他的回答。 他们两的爱情中,妍紫没有什么要求,什么都依着男生。 比如在校不说话,出门不签手,接吻看男生,以及,床上不带套。 妍紫一切都依着他了。 我有些看不下去,但是又不好劝解。谁没为爱情做过错事呢,一切都只是因为太爱了。 爱情没有对错,错的只是他不爱你罢了。 妍紫每天都对着老天爷祈祷,神啊,请让男生爱上我,娶我好不好,我愿意用我一生所有的运气去换他的一个爱,行吗? 不行,老天爷回复说。 妍紫不服气,她相信努力会有回报,所以她努力的去爱他,对他好。 可是妍紫不知道,当你越是对一个人好的时候,他越会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必须如此。 她把自己弄得像个家庭主妇一样,每天都在思考着为男生做什么,每天都为男生洗衣打扫卫生,直到有一天,妍紫看到了男生重新和女生站在一起,一路上有说有笑, 不是为女生买奶茶就是喂女生吃薯片,不是搂着女生的肩膀,就是把脸递过去,嘟嘴要亲亲。这些表情动作,都是和妍紫在一起时所没有的。 看到男生和女生踏进那熟悉的旅馆时,妍紫站在门口留下了眼泪。 自己似乎就是一个过客,所有人的一个过客,未曾停留着。 妍紫躲在外面,拿起手机给正在交钱的男生打了个电话。 “喂,有事?” “没有……”妍紫抿着嘴不再说话。 过了一分钟,男生才开口说道:“没事我就挂了。” “……我们分手吧。”妍紫的眼眶猛地红了起来。 “……”男生沉默了一会,说:“好”。 当天晚上,妍紫就把她的王八蛋我叫出来一起喝酒,我两都喝高了,可从楼上摔下来的竟然是我这个初恋都还在的人。 从那以后,妍紫就像一个被风卷起的塑料袋, 不停的飘摇在这个世界,不知道自己会停在哪里立足。 妍紫暂时住在了我家来照顾我,每天给我做的饭菜不是咸了就是没有放盐,咸的我把盐藏了起来,到了吃饭才把盐拿出来,撒一勺,拌几下开吃。 随着我的脚伤慢慢的恢复,她也渐渐变得奇怪起来。 时常吃饭吃着吃着笑了起来,洗澡洗着洗着也笑了起来,甚至睡觉的时候都会在睡梦中笑起来,吓得我省吃省喝存钱准备带她去看精神科。 不对啊,明明失恋的不是我,可为什么倒霉的却是我? 笑着笑着,妍紫慢慢的恢复了起来。 晚上的时候,妍紫又一次把我从睡梦中叫醒,让我陪她一起看一部韩剧。 剧不长,十集,十个小时。连着一起看,不允许睡觉。 剧情很悲伤,也很感人,从天黑看到了天亮,我和妍紫看着看着都哭了,不知道是感动的还是困的。 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睡意朦胧时,我在心里暗暗发誓,等会儿妍紫再吵醒我,我说啥都要给她一拳! 最后妍紫没有叫醒我,和我一起歪歪扭扭的睡着了,电脑的的灯还亮着,照在我们身上,在周围的一片漆黑中,像光明一样照亮了我们,虽然我们已经睡着了。 在梦里,我梦到自己遭遇了地震,自己被压在一块岩石下,岩石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腿上,很痛,让我动弹不得。 身旁的救护员很多,可无论我怎么呼救,就是没人注意到自己,然后自己就一直被一块很重很重的石头压着。 醒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妍紫压在我的腿上睡了一个晚上,我受伤的腿就这么给她做了一个晚上的枕头+抱枕,当场发炎,伤势变得更发严重。 但好在,我的伤势变得严重,她的伤势已经开始慢慢的恢复着。 很多伤口不能言说,只能自己舔舐着自己的伤口,让它自己复合。 很多难过也不能言传,每天不断地后悔和煎熬,每一天都像世界末日一样。 我是一个王八蛋,她也是一个王八蛋,我们互舔着对方的伤口,带着“嗒嗒嗒嗒”的拐杖声沿着小路向前走着,没有人知道我们要去哪里,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 但好在,我们都活着,不是吗? 磕磕撞撞,弯弯曲曲,却能连成一副美丽的山水画。 人生匆匆数十载,活到几时才明白? 而今笑问君何在,不过只是个天涯。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赖赖赖赖姑娘
作者赖赖赖赖姑娘
5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赖赖赖赖姑娘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