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休问定何如

无心的花咲子 2017-08-12

四卷看了足足两天,突然对武侠小说生出了厌恶感,就像酒足饭饱后看到满满当当的食物。有个大叔问我感受如何,我闪过了好几个念头:金庸骂惨了伪君子的可恨可怖,用阴损“辟邪剑谱”给他们加持;这本书终于看不到什么正统的家国大义了,只是儒家父权思想依然好重;令狐冲不见得真潇洒,他哪一步都是被推着走的;我假装看不到书里的zz隐喻;《笑傲江湖》真的脱胎于《广陵散》么。可我只是个普通的女生,就喜欢看软绵绵的儿女情长啊。停顿了一分钟,反问他:你最喜欢书里的哪个女子?他诚实交代:“任盈盈。”这个答案并不意外,我微微一笑,又抛出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是仪琳?”他安静了好一会儿,在我要遗忘这份奇怪的沉默时,他那里飘出一行字:仪琳太纯了,太完美了,遇不到的。 我不做声了。 仪琳是书里我最喜欢的女子,相比于任盈盈的势不可挡(狠),小师妹的终身误(傻),仪琳真是静静地爱着,毫无目的毫无指望得让人心碎(痴)。金庸说过:盈盈惟一重要的只是爱情。这个姑娘非常怕羞腼腆,但在爱情中,她是主动者。令狐冲当情意紧缠在岳灵珊身上之时,是不得自由的。只有到了青纱帐外的大路上,他和盈盈同处大车之中,对岳灵珊的痴情终于消失了,他才得到心灵上的解脱。盈盈的爱情得到圆满,她是心满意足的,令狐冲的自由却又被锁住了。或许,只有在仪琳的片面爱情之中,他的个性才极少受到拘束。 仪琳天真纯净,几乎完全不染世俗,她对令狐冲的爱令人怅然。唯有经历过世事看透世事的人,才会在感情上像仪琳这般无私纯粹,想到这里有点心疼金老爷子。在设计仪琳这样一个人物的时候,老爷子花费的笔墨并不少,如果没有纯真到近乎透明地去爱过一个人,是写不出来仪琳的。 仪琳的爱被人称赞,大概天下男人都希望有这样一段感情:她美丽天真,她视自己为天下最好的英雄,她爱自己爱得死心塌地,她不会与其他的红颜知己争风吃醋——简单地说就是有这样一个人无所求的爱着自己。在仪琳的世界中,令狐冲已经被升华成神了,她竟爱他至不想拥有他。这样的爱太无私、太高尚,难免让人觉得仪琳太委屈。 她与令狐冲的相遇是典型的英雄救美式,从一出场,仪琳身上所发生的故事没有一个像是发生在一个尼姑身上的。先是遇到了田伯光,之后令狐冲从田伯光手下拼死将她救下。他顽劣不堪,嘴上不饶人,仪琳却也深知他只是为了救她;仪琳以为令狐冲死了,伤心不已。那时候,她对他已经是情根深种,连一旁的曲洋和曲非烟都看出来了,仪琳自己倒是懵懵懂懂,可是不由自主的沦陷最可怕。当她知道令狐冲没死的时候,竟然高兴的哭了出来,那时候她身处妓院,十分尴尬,却也忘了这份尴尬,一心一意想着的全是令狐冲。如果这是一本俗套一点的小说,两人之间肯定会产生一段不一样的感情。只可惜在《笑傲江湖》中仪琳不是主角。她当然也可以爱他,但是他却不爱他,偶然心动,也只是像大哥一般的怜爱,他甚至很少想起她。他们之间是有可能冲破世俗的枷锁在一起的,毕竟在同一个故事中有仪琳的父母不戒和尚和尼姑(哑婆婆)的故事。我想只要令狐冲爱她,仪琳一定会为他毫不犹豫地冲出佛门。那将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了。 她和李文秀一样面临着那个永恒的问题:“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什么法子”,但她又和李文秀、郭襄不一样,郭襄至少可以想着如果她先遇到杨过,李文秀可以想着如果她没有把那面狼皮放到阿曼家门前,那么故事会不会不一样,但仪琳没办法想,因为她就在令狐冲身边看着他热恋,看着他失去,看着他倾心,看着他曲谐。她只是局外人,爱上了一个人,日日夜夜想着他,却只是想着他好,念着他与其他女人幸福。 仪琳叹了口气,轻声道:“你不用哄我。我初识得他时,令狐大哥只爱他小师妹一人,爱得要命,心里便只一个小师妹。后来他小师妹对他不起,嫁了别人,他就只爱任大小姐一人,也是爱得要命,心里便只一个任大小姐。” 那么多美好的片段:她抱着重伤的令狐冲逃跑,早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为他偷西瓜,早忘记了戒律;她与他一起看瀑布,一起看彩虹,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她听他讲他与她小师妹的事情,发现他心心念念的全是小师妹,终于哭出来了,却不是委屈,而是心疼他——那时候她泪水未干,面容忽红,娇艳的难以描画,令狐冲有一时的动情:心道,原来,她也生得这般好看,并不比岳灵珊差;在他伤口疼痛难耐的时候,为他背诵经文,自此之后便形成了习惯。她在这一天春心萌动,做了一个她是公主与他成亲的梦,兀自脸红。 这是她与令狐冲相处的最安静也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也可能是一生中最甜蜜的回忆,一辈子咀嚼。她对令狐冲的爱情没有丝毫的掩饰,也因为这种坦白而让人动容。这样一个纯真的女子,她原本应该有爱情。 仪琳幽幽的道:“哑婆婆,我常跟你说,我白天里想着令狐大哥,夜里想着令狐大哥,做梦也总是做着他。我想到他为了救我,全不顾自己性命;想到他受伤之后,我抱了他奔逃;想到他跟我说笑,要我说故事给他听;想到在衡山县那个什么群玉院中,我……我……跟他睡在一张床上,盖了同一条被子。哑婆婆,我明知你听不见,因此跟你说这些话也不害臊。我要是不说,整天憋在心里,可真要发疯了。我跟你说一会话,轻轻叫着令狐大哥的名字,心里就有几天舒服。” 一个人心中爱了什么人,就只想到这个人,朝也想,晚也想,吃饭时候、睡觉时候也想,怎能够又去想第二个人?——仪琳最是单纯,却最是清楚。她不会刻意去追求不可得的东西,因为她知道那样会给令狐冲带来麻烦,她甚至不愿意给他造成一星半点的麻烦。所以,她说再也不见令狐大哥了,希望他跟任盈盈在一起快乐,生个小孩。最后的最后,令狐冲与任盈盈笑傲江湖去了,仪清做了恒山派的掌门,仪琳呢? 她一定隐到令狐冲看不见的地方,估计会一直为令狐冲与任盈盈祈福。她的爱,来的静静,就这样静静存在着。这样的爱太让人心疼了。 (那位大叔应该遇到过他的仪琳,只是,“纵使相逢应不识”,他看不见她。) ——但这真的是爱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无心的花咲子
作者无心的花咲子
9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无心的花咲子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