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

赖赖赖赖姑娘 2017-08-12

天空很亮,很刺眼。天蓝色的空中白云轻轻在飘,我眯起眼睛想快步走到山脚。 我不喜欢这种天空,蓝蓝的,很清澈。如同照妖镜一般,刺的我想直现原形。但我又非常喜欢站在这座山上随着傍晚等待在夜幕的降临,就像期待有恶魔可以降落在地球一样的等待着。 然后我看到了半山中的边缘上坐了一个人,脚悬挂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似乎他底下的不是悬崖,而是平地一样。 我莫名的被他吸引住,停下了急速的脚步,缓缓的向他走去。 我盯着他的侧脸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但就是莫名的被他给吸引住了。 “砰砰砰……”我慢慢的靠近他,心脏也急速的跳动了起来。 我喜欢这种心脏跳动的感觉,紧张,害怕,期待和……好奇。 我紧张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这个男生,而是觉得坐在边缘上的感觉很刺激,前面就是万丈深渊,背后就是重复和无趣。无论别人怎么选,自己都一定是选择万丈深渊的那一个。 而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男生一定也会选择万丈深渊。 我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双脚也像他一样有节奏的晃动着。 我们两人一直都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吃任何东西,没有喝任何一滴水。我从昨天傍晚到现在都没有进食进水,却一点都不觉得饿或者渴。 我有的感觉只有刺激。 我坐在边缘上一直在想,如果我从这跳下去了会怎么样,如果我不小心失足了怎么办,又如果……我没有掉下去该怎么办? 我盯着蓝蓝的天空,看着蓝色渐渐被黑暗吞噬,我的内心竟欢呼起来。 “终于,白天被黑暗吞噬掉了。”我终于开口了两人的第一句话。 他也终于转过头来看着我,直到这时,我才看到了他的真实面貌。 刘海被发胶硬硬的梳了起来,眼睛大大的,却充满了不羁,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起伏,像一个不会有表情的娃娃一样,冷酷,和……美丽。 看的出来他是有精心打扮过的,头上打了发蜡,身穿一身笔直的西装,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和眼睛上的眼妆都表明了他自我打扮过。 他盯着我看了两分钟后,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巴,问:“你渴了吗?” “嗯?”我没听懂他突如其来的一句。 他没再说话,朝我更加的坐进一步,然后伸手揽着我的脖子,把我向前一推,和他的嘴巴重合在了一起。 他的吻没有任何的感情,就只是不停的允吸着我的唾液,舌头也流畅的找到我的舌头,然后不停的允吸。 我并不觉得和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甚至对话没超过三句的人接吻是一件非常恶心的事。相反的,我也揽住他的脖子,和他深深的允吸了起来。 我们的脚下是悬崖,唯一让我们不掉下去的只有那与陆地接触的屁股,只要我们两个一个人失坐,我两都会玩完。 但我们两都非常淡定的允吸着对方的唾液,没有感情,也没有恐惧,好像就真的只是为了解渴一般。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结束了接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离开了那个地方。 (一) 等到吃饱回到家后,我走进卧室,朝着浴缸放了慢慢一浴缸的热水,水的温度比洗澡的常温高两点,又比滚烫低了两点。 我衣服也没有脱,就只是把鞋子脱了之后踏进了浴缸里面,踏进浴缸里的时候,脚上感到了一阵滚烫,火辣辣的烫。 我就像没有感觉似的,把另一只脚也塔了进去,然后把整个人都躺在了热水里面。 浑身都是火辣辣的疼痛,但我却莫名的觉得很开心。 我知道我生病了,一个叫抑郁症的病,而且现在正在发作中。 但我非常喜欢自己犯病的时候,喜欢自己自虐的时候,喜欢在自虐的时候幻想自己死了,然后父母世界都在为自己难受哭泣的时候,这么一想心里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快感。尽管我知道,并不会有多少人因为我的逝世而感到难过。 但生命真正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却还是会有那么的一丝害怕。我喜欢自虐,却又不想那么快结束生命,毕竟自己还有太多的自虐方式没有尝试,太多不一样的感觉还等着自己去挖掘。 我想起了今天在山上遇到的那个男生,我不喜欢那个男生,因为他脸上的表情和自己的太像了,就像获得第一名的孩子不喜欢别人也获得第一名,长得好看的人不喜欢别人也长的好看,自己自虐却不喜欢看到别人也自虐一样。 因为我知道,抑郁症发作的时候,并不好受。 心里像被刀狠狠的刮过一样,浑身都疼的难受,只有用自虐的方式才能让自己减少痛苦,转移痛苦。 卫生间的门猛地被打开了,我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是皓伦哥。 我朝他挤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连忙把浴池的塞子拔掉,希望水可以赶紧流走,不要被他发现任何的端倪。 “皓伦哥,你怎么可以在我洗澡的时候打开卫生间的门呢?” 皓伦哥尴尬的笑了笑,说:“我刚刚在门外叫了你那么久,你都没有反应,所以我才……” 突然他停下了声音,猛地朝浴池走过去,然后伸出手在还没流失完的热水里摸了一下,整个人的脸黑成了一块。 我有些闪躲的不敢看他。 皓伦哥拿出浴巾把我包裹住,然后走到我面前一把把我公主抱了起来,自己坐到了床上,把我放在他的腿上。 他开始脱我的衣服,我有些不好意思,叫了一句;“皓伦哥……” 他笑了笑,摸了摸我已经湿了的头发:“知道不好意思啦?皓伦哥又不是第一次给你换衣服了。乖,皓伦哥只是想检查一下你有没有爱护好自己而已。” 说完就把我的衣服给脱了,然后是裤子、内衣、内裤。直到我整个人光着身子展现在他面前。 他又摸了摸我的头,然后低头在我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真乖。” 他拿出毛巾给我擦拭身体,包括女性的害羞部位。他擦拭的很认真,动作很轻,似乎在擦拭着什么宝物一样。 然后他帮我穿上内裤、内衣、睡衣、睡裤。 我等着他教训我浴缸里那滚烫的热水,可是他只是拿出风筒轻轻的给我吹头发,完全没有提起那件事。 “明天要不要一起去酒吧喝酒?晓然说很久没去了。”把头发吹干后,皓伦哥问我。 “好。”我轻轻的回答他。 “早点睡吧,已经十二点多了。” 我一惊,我竟然在那座山上不吃不喝有二十四个小时了。 “嗯?”皓伦哥看着我没反应,奇怪的叫了一句。 “皓伦哥你亲我一下好不好?不要额头,我说的是亲嘴。像亲爱人的那种亲嘴。” 皓伦哥又笑了。笑容清澈又阳光。“傻丫头,对着妹妹怎么能亲得出爱人的感觉呢?” “那你不要把我当做妹妹,当成你女朋友不就好了吗。”我不死心的看着皓伦哥。 皓伦哥是我第一个喜欢了那么久的男生,是第一次如此强烈喜欢的一个男生。 “傻丫头,快睡觉吧。皓伦哥今天陪你睡。”说完在我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他把我拉到床上躺了起来,然后一只手放在我肩膀下给我当枕头枕,我也毫不客气的整个人抱住了皓伦哥,像个树懒一样的挂在他身上,空气中满满都是皓伦哥身上的薄荷味。 每次都是这样,抑郁症发作的时候只要待在皓伦哥身边就可以忘记忧伤,放弃自杀。 但我深知,如果离开了皓伦哥,自己一定会比现在过得还要惨,比现在还要痛苦。 我抱着皓伦哥在他怀里低声的说了句:“皓伦哥,你选择了待在我身边就不可以再离开我了,如果你敢离开我,我就会让你陪我一起下地狱。真的。” 皓伦哥轻声的笑了,拍了拍我的手臂,意示我快点去睡觉。 (二) 等到皓伦哥睡着之后,我便睁开了眼睛盯着他的脸看。 长长的睫毛弯弯的,睡觉的嘴角都是向上扬的,似乎对皓伦哥来说就不会有让他痛苦的事情。 他的呼吸打在我的额头上,痒痒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跟着他的呼吸也节奏了起来。 皓伦哥吐气我就吸气,皓伦哥吸气我就吐气。我盯着他的嘴唇看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去。 我想让昊伦哥亲自亲吻我,像个恋人一样的接吻。 突然我就想起几个小时前的那个吻,吻里没有任何感情,但两人的唇瓣都一阵炽热,一种遇到知己的那种激动和抵抗。 当我把注意力在转回到皓伦哥身上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皓伦哥上扬的嘴角有些刺眼。 是不是自己死后皓伦哥的嘴角还会挂着那一抹笑容呢?是不是自己死后皓伦哥就可以解放他那紧皱的眉头? 一阵异样的感觉又浮现在了心头,我调解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解开这种感觉。我爬起身,在浴缸里放满了普通的自来水。 天气不冷也不热,洗冷水澡是不会出任何问题的,我关上了门把睡衣脱了下来,整个人泡在了水里面,连脸都一并埋在水里面。 我试图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扔掉想用自杀看看皓伦哥是不是会为我伤心难过一辈子的感觉。但我又知道皓伦哥会难过的,但是我就是想看到他那为我伤心难过的嘴角,却又不舍得看到他那紧皱的眉头。 等到憋不住的时候,我把脸露出水面上,贪婪的呼吸着这美好的空气。 等调解好情绪之后,我开始挤出沐浴露洗澡,然后洗脸换衣服,化妆喷香水。等到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回到床上叫醒皓伦哥。 我又一夜没睡,连着两天我都没有合过眼睡过一分钟,但我感觉自己还是格外的精神,并没有觉得缺睡犯困。 “我再睡十分钟,十分钟之后叫我。”皓伦哥躺在赖床道。 “小甜甜,有没有想你的晓然姐。”大门突然就被打开了,然后一个欢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什么?张皓伦还在赖床?竟然敢让我家宝贝饿着肚子等你,然后你还在这里呼呼大睡?” 说完就吼得一下撩开了张皓伦的被子,惊的皓伦哥赶紧把被子抢过遮住他那每早像太阳公公问好的男性之根。 “不用遮了,依旧没啥看头。”晓然把被子还给昊伦哥,继续说道:“不对啊,你都敢只穿着一个内裤和小甜甜一起睡,却害怕我撩开你被子?你们两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什么秘密。” 我也很好奇的看着皓伦哥,希望自己可以听到什么让自己开心的结果。 “小甜甜能和你一样吗。她是还没发育的小宝宝,你都是一个可以产奶的妇女了,能一样吗。”皓伦哥抓起枕头就扔向晓然。 “去你的,你未来老婆20岁才是可以产奶的妇女。”晓然也不客气的拿枕头砸向昊伦哥。 给你十分钟刷牙洗脸打扮,不然我和小甜甜就先走了。 “别别别,女神大人,我马上就好了。”皓伦哥立马冲进卫生间洗漱。 他可是领教过晓然和小甜那邪恶腹黑的,就不到半个小时,足以让他喝的不省人事,然后她们自己一口酒都未沾。 等我们来到酒吧之后,发现大姨夫和他女朋友琴伦早就已经开杀了,相爱相杀。 大姨夫的名字叫做付达意,本来没有人会那么早发现他的名字调换顺序就是大姨夫的,偏偏在刚开学自我介绍的时候,他自己说了出来。 我现在还记得他用那欠扁的语气自我介绍,他说:“大家好,我叫付达意,换个顺序就是大姨夫,女生一个月的那几天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夫妻折扣,在那几天可以领着大姨妈来和我约会啊,费用自理,先报名先得我啊。”说完还深深鞠了一个躬,气的老师一巴掌狠狠拍在了他的头上。 他捂着受伤的后脑勺补充道:“如果是更年期来大姨妈的就不要找我了,更年期的妇女惹不起。”说完就被老师狠狠踢了一脚。 但还别说,大姨夫确实长得还人模人样的,带着痞子气的帅。相比之下,皓伦哥就显得平平常常了。 我们门刚推开,就听见大姨夫那欠扁的声音:“迟到罚三杯,已经准备好了。皓伦四杯,谁让你身边总有两个美女投怀送抱。” “我去你的,你才对张皓伦投怀送抱,你这就是嫉妒我们和皓伦那么近!”晓然走上前对着大姨夫就是一踹。 大姨夫揉了揉腿,问:“我是嫉妒你们还是嫉妒张皓伦?” 琴伦兴奋的说,“当然是嫉妒晓然和小甜啦。”看这兴奋的模样,应该是亲媳妇没错了。 我笑了笑,走上前就是三杯。 “好咧,暖胃完毕,游戏,准备开始啦!” 包厢内顿时充满了热闹。 中途,我出来上了个厕所,刚走到大厅,我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昨天那个男的。 只见他抱着一个酒吧的兔女郎在大厅的中间跳舞,女生在他怀里摆动着她的屁股,看得我胃里一阵恶心在翻滚。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那个男生的腹部,小弟弟并未出现,看来他还没有恶心到会对一个兔女郎起反应嘛。 抬起头的时候,我发现他竟然盯着我在看,我有些心虚,刚刚那一瞟是不是被他看到了,他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变态? 然后看到他任由怀中的兔女郎乱撩,还是把她给松开了,笔直朝自己走过来。 妈呀,我是不是该转头离开?看这架势,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没有挪动一下,就这么看着他朝自己靠近。 他走到我面前,递了一个名片给我。 我瞥了一眼,没接。 抑郁症俱乐部? 我问他:“什么意思?” “只是想欢迎一下新朋友而已。我们这的抑郁症病者很多,在这里,你就不是一个人在奋斗,或者说。”他靠近我,在我耳边接着说,“不是一个人在堕落……你显然是后者。” 我有些气急败坏,我不喜欢有人将我看的恨透,我没在说话,转身离开。 “韩子甜,二十岁。现读于吉克大学一年级,因从小的家庭暴力,患上了抑郁症,抑郁症通常有两种性格,过度自负或者过度自悲,而你,依旧是后者,那个可怜的自卑者。你们这种人就只会在暗地里偷偷安慰自己,甚至连自杀的勇气也没有,你不敢让身边的朋友知道你有抑郁症,因为你怕他们那怜悯的眼神,怕他们什么都依着你,但事实是,他们已经这么做了,而你们这些自卑的抑郁者却躲在一边安慰自己朋友们什么都不知道,像你们这种人,是败类,连自己都无法承认的败类。” 他的话像一个钉子,狠狠的钉在我那支离破碎的心上,我忍住想要留下来的眼泪,转过身,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因为我是女生并没有还手,这反而更激怒了我,心中的自卑感越发的强烈。 从小就被父亲和同学打到大的我打起人来自然和那些娇滴滴的女生不一样,我握紧着拳头,发挥自己全部的力气朝他脸上打去。至少女生打架爱打脸这一点还是没有变的。 他被我打了两拳也是被激怒了,也不管我是不是女生就朝我打了起来,两人扑打成一团,脸上都挂了彩。 他没使出全力我是知道的。我趁他不注意,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血腥味立即在我嘴内散了开来。 等到我两慢慢平静之后,我去厕所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容貌,让自己看着不像一个哭过的人,我走出酒吧外面,深吸了几口气。 准备转身回酒吧的时候,我突然被两个身影给吸引住了,那么熟悉的身影,不是皓伦哥和晓然吗。 他们怎么在外面? 我正准备走上前,就看到皓伦哥讨好的对晓然笑了笑,然后低头对着晓然就亲了起来。 两人亲的很热情很激烈,我站在一旁,停住了步伐。 我立马躲在不起眼的墙缝里,盯着亲吻的他们,终于没忍住留下了眼泪。 心里顿时出现了被背叛的感觉,明明他们两都知道我是喜欢皓伦哥的,结果他们两个竟然还交往? 他们两走回酒吧的时候,我听到晓然说:“小甜甜那边怎么办,她要是知道我们早就在一起会很生气的,她本来心理就不好,会不会知道了更糟糕?” “我也不知道,我不想伤害小甜,可是我也不想错过你,我会看着时机和小甜说说,我们就是谈恋爱了也不会对她的爱有所减少的。她毕竟还是个小孩,吃个醋过几天就好了。”皓伦哥渐行渐远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边,让我第一次觉得是那么的刺耳和憎恨。 我把手机关了机,漫无目的的离开了酒吧。 我就是要让他们着急的找我,我就是不要他们好过。他们决定守护我的时候,就决定了要和我一起堕地狱,我不会让他们好过,就像他们现在让自己伤心难过了一样。 而最好的方法,便是自己出现了某些意外。 我嘲笑似的笑了笑,拿起刚刚打完架那个混蛋硬是塞给我的那个俱乐部名片,便看到了那几句小字:俱乐部治疗、俱乐部交流、俱乐部结束。 我看着结束那两个字,心里默默觉得一阵刺激和好奇。 我知道,我现在想做的可以在这里实践出来,我也知道,这条路,一去就不复返了。 我笑了笑,朝名片的地址上走去,而我的脑海里,只有那几个字: 俱乐部结束、俱乐部结束、结束…… 等我到了俱乐部门口的时候,我又看到了昨天的那个男生,男生依靠在墙上吸烟,看到我的那一刻,他右边的嘴角上扬了一下。 那是一个邪恶的笑容。 我走到他面前,对他说:“我想先梳洗一下。” 男生点了点头,同意着。 然后他带我走进隔壁的一栋房子里,房内的人不多,但是大家都只是坐在一起,没有人开口聊天,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这种沉静的表情,我在自己的脸上见过很多次。 男生带我穿过一排排的房间,每一个房间的门都紧闭着,我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也不想知道里面有没有人。我总是无法对除自己以外的世界感到有兴趣。 他把我领到最后一个房间里,说:“这是我在俱乐部的休息室,你就在这里打扮一下自己吧。”说完自己便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我在房间内翻了一下,并没有看到有女生的衣服,我走到他隔壁,踹了他一脚:“喂,这里没有女生的衣服,你去帮我弄一件。我需要一件非常好看的衣服,希望你的审美可以达到我的要求。” 说完我也躺在了床上,眼睛直盯着天花板。 我在没见过我要穿的那件衣服前是不会洗澡的,让我穿很丑的衣服,我宁可不洗澡。 等男生把衣服拿给我的时候,我才满意的抓起衣服去洗澡。看来是个贴心的人,内衣内裤都准备好了。 我洗了澡,化上妆,涂个口红,喷上香水,终于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男生看了看我,夸赞道:“不错,很美。” 男生又带我去了另外一个房间,房间里很空旷,没有多余的奢侈品,但我知道,这将会是我死前看到的最后一个房间了。 我和男生一起走进了这一间房子,拿起纸笔,我写下了自己的遗言,字不多,就几句话:“再见,对不起,还有……谢谢。咱们下辈子还是不要相遇了吧。” 写完之后,我坐在凳子上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到底,到最后那一刻还是会害怕。 男生好笑的看着我:“怎么,怕了?” 我没瞪他,而是很平和的点了点头。 大约看我温顺了,男生也缓和了自己的语气,声音很温柔:“别怕,我和你一起呢。” 我抬头看了看他:“你也要自杀?” 他又笑了,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推荐你过来?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很快就会经历这一天的,你的眼神太过忧郁,应该有超过十年的抑郁症了。” 我没再说话,开始乱翻桌子上的“解救丸”。 有很长却又很漂亮的丝巾,估计是用来上吊的、一把在把手上刻着玫瑰的小刀,应该是割脉用的、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安眠药,应该是自制的强力较大用来安眠自己达到死亡规划的、还有一支特别漂亮的蝴蝶图案的针瓶,里面的药水是什么成分就不得而知了、还有一盒两色交接的胶囊,估计也是让人慢慢痛苦到死亡的作用…… 都是一些很常见的自杀工具,却又被设置的外形如此好看,非常符合自己想要美美死去的想法。 男生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抓起胶囊问我:“你是想吃胶囊吗?这是最不痛苦,最容易自杀的方法了。”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这确实是最好和最方便的自杀工具。 我拿了几颗安眠药和胶囊,打算一起吃下去,男生瞟了一眼,收起了我拿多的那几颗,自己也拿了一份,然后把多出来的塞回了药瓶里。 “这些药都是自制的,很贵的好吗,别浪费了。” “要不要咱们吃了药之后再上吊或者跳楼?死法太清闲又觉得没意思。” 男生摇了摇头,说:“死法太丑,不想要。” 然后拿起一瓶矿泉水,把药放在手心里,伴着水喝了下去。 我见状,拿出手机开了机,也夺过他的矿泉水伴着药喝了进去。 我打开手机,无视那些未接来电和短信,打开微信,在皓伦哥的微信聊天界面里,发送了自己的定位后又关了机。 男生看我做完这一次性的遗言后,走到我面前,抓起我的脸蛋就吻了上来。 熟悉的吻法和允吸,我也不甘落后的找到他的舌头深允了起来,如同那天在悬崖边的亲吻一样,没有感情,没有温度,就只是为了允吸而接吻。 我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从来没有和皓伦哥接吻,他的嘴唇这么薄,身上都是薄荷味,允吸起来一定很清凉,就算是自己主动也好,我们之间不应该就这么纯洁。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流了下来。连我们接吻的唾液都变得如此苦涩,我睁眼,看到了男生的脸上也满是泪水,我们的泪水顺着脸颊,流到了自己的嘴巴里,然后渗入了自己的心中。 现在想来,我连男生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我也不打算去问,我又闭上了眼睛,沉浸在接吻的回忆中。 原来接吻是能勾起人这么多的回忆,又可能是临死前,灵魂都会带着自己从那些痛苦的回忆中走一遭,走过之后,才算是解放。 我看到了小小的自己缩在角落里,看到了拿着棍子挥舞的父亲,看到了在无数男人身下哭泣的母亲,看到了站在酒吧门口接吻的皓伦和晓然,也看到了颓废不如的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和男生结束了接吻,我们跌趴在地上,捂着肚子,很是痛苦。 我看到男生已经陷入了沉睡,我艰难的伸出一根手指探在他鼻前,已经没有了呼吸,他趴在地上,捂着肚子,表情却是一副平静和解放,右边的嘴角还是微微上翘着,睡得很帅气安宁。 我顾不上肚子的疼痛,使出全身的力气把他从地上拖起来,放在了床上。我尽量让我们死的那一刻都能是最好看的模样,我用手梳了梳他的头发,我知道,爱美的他这会儿是可以放心的睡了。 我也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躺在了他的身旁,尽管肚子在疼痛,也不弯腰捂肚,我们两都接受不了死前的邋遢,死,我们都要死得好看。 我想,这就是他找我一起离开的原因。 黄泉路上你相陪,知足了。 在闭上眼的那一刻,我看见了两个黑黑的人影,却已无力睁眼。我费力的扯出了一个笑容,安安静静的睡着了。 真好,在这唯一的一刻,我,不再孤单。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赖赖赖赖姑娘
作者赖赖赖赖姑娘
5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赖赖赖赖姑娘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