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

皮将不存 2017-08-12

按理说超sir.和泉是两种人。超sir.是一路好学生,现在按部就班工作挣钱,我能想象每天晚上他回到他那间合租房,背靠椅子脚搭在电脑前,看两集热播剧打发时间,也许有时会喝两口酒,吃点东西,一边勾勾画画第二天要讲的课。泉上学时候更普通,现在完全颓败,每日在游戏和无关痛痒的各种视频里耗磨日子。

可能大多数人像超sir.,表面看来还算兢兢业业,但如泉的人也不在少数。

给超sir.一个女人,不管怎样,他都会上,完了不拥不抱,继续一个人既不想了解他人也不想被了解……泉对女人仅从身体上已经力不从心,但时时暴露自己心理上的软弱。

按理说他们不一样,为什么我会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一种相同的无力感。生活乏味,人也无趣,大家都像困在一张网里。

我只有了同情,我又何尝不是故步自封呢?

泉说:我比他在乎我们的关系,他不是不在乎我,他是对太多事情都无所谓……我想我们的对话有误会,但我解释不清楚,在泉的眼里我也不过如他,如所有人,庸人一个……而我也很难跟他讲一些别的话。

超sir.不太说话,他喜欢耍小聪明喜欢打俏,但我总觉得他心里都懂,我总忍不住写最矫作的话给他……虽然每次他都忽略内容,只说几句浮在水面的话。

我有点挫败,事实上,但我毫无怨恨,似乎最终大家都是可怜人。

“我现在不是还在你身边吗?”,许多空虚只靠一句话,真的,有时候就可以度过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皮将不存
作者皮将不存
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皮将不存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