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1 19:42:52

开膛手菲欧娜 2017-08-12

我的店位于我的城市属于比较繁华的商业街,但是在北美越是这种地方就越多小偷和流浪汉,并且没有警察和保安在这边巡逻。店里时常被偷。真的很烦。装了监控,加了人工似乎也无法阻止这一点,所以我一向警觉性比较高。

今晚员工请假,我一个人在店里。就在刚刚有个衣衫褴褛的白人中年女性把自行车放在店门口,走了进来,一进来就把店里的BB霜试用装往脸上抹了一遍,然后就要往里面走,看我盯着她,她和我说:“我的自行车没有锁,放在你门口了,请你一直看着我的自行车,确保我的自行车不会被偷。” 这句话更是让我心生警觉。我回道 “不好意思,我没法保证你的自行车是否被偷,这不是我的职责范围。” 她瞪了我一眼,就往店里更深处走去,我起身跟着她。她回头看着我,问我,“你是就要这么跟着我么?” 我被吓了一条解释说我不是要跟着你,我是店里的店员,要协助你购物。她又往里走了两步,然后突然转身对我凶到 “我本来是买想你们店里的傻逼东西,但是现在我要走了。FUCK YOU。” 然后就冲了出去推了自行车骑走了。

我心情很差。

我有一个很敬佩的教授,她一直坚持不要因为个体问题歧视群体族群,以及不要用外表和因为短暂的相处就去评判别人。她为了华人女性在加拿大的地位开过小型演讲,也为了原住民女性的利益写过论文,发表过文章。她坚信所有的人类都是平等的。

我知道她很圣母和白左。但是我一直很敬佩她这种精神。

所以我心情就更不好了。我是否让一个没有偷窃想法的人感受到了侮辱?我是否无意中歧视了别人?我平时很怕中东难民来我店里,一个是因为对方很不尊重女性,还有一个是我很怕对方一言不合就砸我的店。当自身利益收到冲突的时候,我教授的想法是否还合适?而我因为这种事情心情不好是不是因为我自己太过圣母心?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开膛手菲欧娜
作者开膛手菲欧娜
67日记 44相册

全部回应 11 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添加回应

开膛手菲欧娜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