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1

As it is‘’ 2017-08-12

游船正在驶向哥特兰岛的路上。

太平洋的风
始终觉得流浪是有理由的,可以为梦想,可以为好奇,也可以为不知命的冲动。茫茫的大海中航行,心中总有一个渴望。
第一次与阿城不期而遇是在台湾, 挥洒的最后的青春和热血, 我们共同用车轮度量着这片土地,迎面吹着太平洋的风。这是一次早有预谋的旅行,响应着“”“海角七号”的响应。 我们被称为铁骑勇士,沉浸在单调有规律的双腿踏板运动,视觉不停被飘过的风景画刺激着,随而转化为记忆碎片。 仍记得当地朴素的民风,一个个可爱的笑脸,漆黑深夜里十字圣光的敬畏和人与自然的奋斗,勇敢和无奈。 那时候,我们还是少年。
我们用15天,1000人民币,还有机体的转动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体验,感动,忍耐,刺激和放空。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真实而又虚幻,充实而又脆弱,坚不可摧而又一触即破。就像忽隐忽现的光彩泡泡,等待着破灭。
我们出生,长大,学习,筑梦,好奇并渴望着认识这个世界。 2012年的台湾交换旅行,我们就像飞出鸟笼的孩子,渴望着看到真实的世界。心中揣着信仰,对自由的渴望。所以一切都那么自然。
放飞之后,如候鸟回溯,一切依旧。有的鸟只能一直的飞,他们叫失足鸟。

叩问
亚细亚大地上,有一条路叫天路,埋葬了很多人的汗水和...

游船正在驶向哥特兰岛的路上。

太平洋的风
始终觉得流浪是有理由的,可以为梦想,可以为好奇,也可以为不知命的冲动。茫茫的大海中航行,心中总有一个渴望。
第一次与阿城不期而遇是在台湾, 挥洒的最后的青春和热血, 我们共同用车轮度量着这片土地,迎面吹着太平洋的风。这是一次早有预谋的旅行,响应着“”“海角七号”的响应。 我们被称为铁骑勇士,沉浸在单调有规律的双腿踏板运动,视觉不停被飘过的风景画刺激着,随而转化为记忆碎片。 仍记得当地朴素的民风,一个个可爱的笑脸,漆黑深夜里十字圣光的敬畏和人与自然的奋斗,勇敢和无奈。 那时候,我们还是少年。
我们用15天,1000人民币,还有机体的转动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体验,感动,忍耐,刺激和放空。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真实而又虚幻,充实而又脆弱,坚不可摧而又一触即破。就像忽隐忽现的光彩泡泡,等待着破灭。
我们出生,长大,学习,筑梦,好奇并渴望着认识这个世界。 2012年的台湾交换旅行,我们就像飞出鸟笼的孩子,渴望着看到真实的世界。心中揣着信仰,对自由的渴望。所以一切都那么自然。
放飞之后,如候鸟回溯,一切依旧。有的鸟只能一直的飞,他们叫失足鸟。

叩问
亚细亚大地上,有一条路叫天路,埋葬了很多人的汗水和欲望,人们希望通过路到达一个寻找信仰的地方。我加入了他们。
人类总是倾向于忘记细节,而记住感受。 依然记得当时心中有种渴望,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我以为在那里会得到一个答案。 那就像我用最后的力气嘶喊,想告诉每一个人,或者自己,我会得到答案。
然而,信仰是别人的。
依然记得在布达拉宫的前面的那个广场,“ 我终于来到着这儿”。 然后又如何呢? 下一步我要去哪儿呢? 心中的空缺,依然需要填补。
羊湖拥错,静静的伫立在那。平等的对待着每一个人。 以之为生的,路过歇脚的,赶趟呐喊的。她都回之以平静的微笑。 仍记得第一次践踏的碧蓝,就像一块玉石,浑然天成。 我觉得,这才是我的信仰,我的敬畏。
我开始厌倦去追寻,然后不得不逃离,我还相信光。

梦想
当你觉得这个词开始刺眼的时候,是什么年龄?
而这个词需要被叩问,敲炼; 它会愈发发光,或者碎去毁灭。
大学是一个对自己过去20年历史重新审问,铸造的时期。 我们在固定的轨道中行驶了20年,看这背后长长的铁路,曲直蜿蜒,一望无际。慢慢的爬到车头,握起了方向盘,鸣了两声笛,似乎在宣誓着主权,掌握着驾驶的方向。然而,在这条铁路上终究驾驶了太长,你拼劲全力,高声呐喊,不顾风雪,避开了所有前辈们选择的安全的道路,你相信那有光。那是你心中的渴望。直到头破血流。
有多少人坚持了这条不知归处的道路?
而又有多少人在固定的道路上行使?
可惜,
我们永远不知道另外一条路上的风景。
只是听到偶尔游客们的述说。

他乡
你走向了远方,身在他乡,最终四海为家,流浪。
你见识了很多风光,很多友人陌客,空气中留下很多笑语,喧闹,然而大多数却是平静无言。
你告诉自己,下一个地方,便是归处。
你就像北冰洋的冰山呐,反射着北极的阳光,轻轻的浮动,然而多少人看到你海平面下巨大的身硕呢?
平静的大海,翻起朵朵浪花,却不知道深海下的暗潮涌动。
你逃逸到阿尔卑斯山的白雪茫茫的山脉,呼吸着白色鸦片。
你告诉自己一路向北,去追寻欧若拉,听,欧若拉是有声音的。
还记得那多瑙河的夜,游船驶过金碧辉煌的皇宫,你沉醉了。
还记得那马德里的夕阳,托着你长长的身影,却是孤身一影。
你用眼睛凝视着,扫过着,一个个历史留下的印记。
你通过一幅幅作品媒介,渴望与艺术家们对话。
你开始欣赏的古典音符之美,告诉自己,那是完美的数学。
然而所有的所有,你才发现,你还没认识自己,这个与你相依为伴25年的伙伴。
你留下了热泪,并告诉他抱歉。

后记
已经7年没写过东西,老友阿城的邀请令我感动,我为他的坚持感到幸运。这篇文章莫不说是为自己而写的。无意雕琢,随感而发。精心挑选了照片。就当是情感的流露,记忆的碎现,仅此而已,一切依旧。
-DP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As it is‘’
作者As it is‘’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